您的位置:首页  »  弱女子的悲歌



前言: 

  七年前发生于R国T县的超级重大刑案,不断的被追踪报导。整个故事中,让 小弟最感到疑惑与不解的是:明明是被绑匪性侵害与胁迫的被害人,为什么会 被法官判了三年八个月徒刑,必须与在逃亡过程中坏了无数弱女子名节的绑匪 ,一同入狱受罪? 

  难道这就是:弱女子的悲歌? 

  小弟未曾踏足R国T县,与该案相关人员自然是一个也不认识;而且小弟从来 不相信新闻报导的真实部分会多过于错报、误导、虚假的部分。 

  所以小弟要向你诉说的这个故事,应该是百分之百不真实的...... 

  ********************************************************************* 

  【初夜  无助】 

  游文妤拖着疲惫的身心回到家中。 

  虽然她是从大学毕业才几个月的职场新鲜人,但贸易公司单调的文书作业, 游文妤应付起来还是游刃有余。害她身心俱疲的是那个色咪咪的肥猪老板。 

  刚到公司时,终究是刚出校门,没有一点社会经验,看不出肥猪老板的本性 ,还一直保持学生本色,从不隐藏自己的青春活力;也不知是游文妤甜美的外貌 还是青春洋溢的热情引起了肥猪老板的垂涎三尺,一个月前找个藉口就把她的座 位调到自己座位前面。 

  整天被肥猪老板从背后贼眼兮兮的盯着,让游文妤现在上班都穿的很保守。 可岛国炎夏摄氏二十七、八度的天气,难道她能穿着大外套去上班吗?更糟糕的 是今天中午出去吃饭,要回办公室时碰到了午后雷阵雨,全身被淋的湿淋淋;特 别是裙子下湿透了的丝袜穿在身上真是不舒服极了,终于忍不住到卫生间将丝袜 脱下。 

  坐在座位上,脚丫子放在还不断滴出水来的皮鞋里,好像是泡在水池里,实 在是挺难受的,只好偷偷的把脚从湿透了的鞋子里抽出来。 

  本以为藏在桌下不会被注意到,可没想到还是被肥猪老板发现了,不断故意 让笔掉到游文妤的桌下,然后趴到她的脚边来检,不但趁机伸出碱猪手摸她的小 腿,最后甚至用嘴亲了她的脚背。 

  更气人的是:当她难过的躲到厕所里偷哭的时候,居然听到老板娘拉着几个 女同事也进了洗手间,并像她们哭诉游文妤在勾引她的老公,而且所有同事都群 情激愤的付和着老板娘,只有李安妮学姊娓婉的努力为她开脱。 

  游文妤甩了甩头,企图将这些办公室里不愉快的事甩到脑后。 

  游文妤的住处是公寓顶楼加盖的违建,虽然太阳早已下山,但是被恶毒的阳 光照射了一整天的阁楼,一开门就涌出一股热气,游文妤连皮包都来不及放下就 赶快将屋里所有窗户打开,连门也让它敞开着。 

  之所以会租这种冬冷夏热的房子,是为了节省房租,否则在T市凭一个社会 新鲜人的工资,得不吃不喝才租的起像这样可以独立进出、带有厨房与卫浴的八 、九十平方米套房。 

  整片公寓屋顶,就只这么一间违建的阁楼,与游文妤为邻的只有破烂的水塔 与管线间。对喜好清静的游文妤来说,到也不嫌它荒凉孤寂,反而挺享受这个自 由自在的环境。 

  游文妤踢掉了今天下午为自己惹祸的皮鞋,赤脚走近电视,扭开开关。 

  ‘...白案主嫌陈劲性又再犯案,昨天晚间在林森北路一栋大楼内强暴一 名黄姓女子得逞,由于该女子在过程中强烈反抗,因此除了被陈匪性侵害之外, 脸部也被陈匪残忍的划伤,几近毁容...’ 

  ‘没人性。’游文妤忍不住对着电视大骂。 

  ‘小姐,说话秀气一点,才会有人疼喔。’ 

  游文妤没想到屋外居然会有人,不禁吓了一跳。但等看清楚出现在门口的男 人的脸孔,游文妤已经吓的快尿裤子了。 

  ‘有看到电视在报吗?自己乖乖把衣服脱了,不要害我今天晚上又要抱着一 个脸上雕花的女人睡觉。’那个男人晃着手中的蓝波刀,将手里的大帆布提袋往 地上一丢,大刺刺的就往沙发上一坐。 

  游文妤脑袋瓜乱的无法思考,满脑子都是这一个多月电视里,关于眼前这个 男人是多么的凶残的报导。 

  ‘长的满可爱的吗,嗯,脚丫也很性感。’ 

  游文妤一直认为小脚丫子是女人的私处,是不该被别人看到的,所以她不论 在什么场合一直把她的脚保护的很好。一向只穿球鞋或包鞋,从来不穿会露出脚 趾的凉鞋,可今天却被两个男人给看光光了。 

  ‘让我看看看你的奶子。’ 

  ‘不要...’游文妤紧张的双手环胸紧抱,‘求求你不要伤害我...’ 

  ‘乖乖听话,就没事。会不会见血,全看你的表现啰。’ 

  ‘求你放过我...我还是...我还是...我还没有...经验... ’ 

  陈劲性用像是在观察自己餐盘中的食物一般的眼光,在游文妤的身上游走。 审视眼前这个娇小瘦弱,天真活泼似乎还带点稚气的小女孩。虽然没有人肉市场 里那些女人的凸胸丰臀,展现的却是更吸引男人想一亲芳泽的娇嫩柔美、均匀细 致的体态。没有风尘女子浓妆艳抹与勾魂的眼神,而是更能触动男人心弦,清纯 惹人怜爱的脸庞。 

  连很少有与男人相处经验的游文妤,都可以感到眼前这个男人双眼释放着淫 邪的光芒,已经一副就要扑上来的样子。 

  ‘没想到 T 市还有这么美的处女。不过这样的话,今天就非见血不可了; 就看你是要哪里见血了。’ 

  越说陈劲性越心急难耐,猛然站起身来,走到游文妤面前。伸出手来抓住游 文妤的头发,再退回沙发上坐下,连带的把她拉到自己双腿间。 

  ‘噢 ...痛...’游文妤被拉的跪倒在地板上,头皮更被扯的发痛。 

  ‘求你放过我!除了...这个...这个...,我什么都答应你。’ 

  ‘什么这个那个的,除了干你,我什么都不要你的。’陈劲性边说边开始解 自己上衣的扣子,跟着就解开裤带,掏出粗大的肉棒。 

  ‘不...不要啊...’游文妤看到陈劲性的动作,已经吓的脸色发白, 几乎要晕了过去。 

  ‘怎么?这样就吓到了吗?’陈劲性得意的大笑。 

  游文妤紧张的紧闭双眼。 

  但是当陈劲性用肉棒的前端轻划她白嫩的脸颊时,游文妤还是可以猜出:碰 到自己脸颊是如同铁棒般耸立的刚硬肉棒,而且它还散发着一股臭味,让游文妤 忍不住别过头去躲闪,并哭道:‘不...不要啊...’ 

  陈劲性没里她,反而用力将她推倒在地上,并将身子压在她不断挣扎着的身 体上。 

  ‘不要这样...饶了我吧...’游文妤拿出全身的力量想推开陈劲性朝 着她压下来的身躯;但是一个手无缚{小姐}之力的弱女子怎么会是这个杀人魔王的对 手呢? 

  陈劲性的双手还游刃有余的来到游文妤隆起的胸部,轻松的就将她上身的白 衬衫撕开。 

  ‘别这样...求求你...放过我吧...’游文妤仍试图拼命挣扎,可 上身已完全被陈劲性紧压着,根本推不开他。 

  而且游文妤的及膝窄裙也紧接着就被陈劲性一把撩起,让整个大腿都露了出 来。 

  ‘皮肤很光滑呢。’陈劲性一边捏着游文妤的大腿一边兴奋的说。 

  皮肤很光滑?是男友每次跟自己亲密接触后标准的甜言蜜语,游文妤没想到 这个绑匪居然说了同样的话。 

  ‘啊...放开我...’ 

  游文妤拼命的扭动身体向上蠕动,想挣脱他的魔掌,没想到非但没有发挥效 果,反而还为陈劲性制造了方便,让他顺着她的蠕动,用力拉开了薄纱内衣,并 在拉扯间扭开了她的乳罩。 

  陈劲性顺手拉下乳罩,让游文妤秀气的乳房毫无保留的展现在自己的眼前。 

  望着游文妤小巧但雪白、坚挺的乳房,陈劲性愉快的用双手抓住那对象尖笋 的乳房。那种独特的外绵内硬的触感让陈劲性艰难的咽了口口水:‘跟那些妓女 的奶子的确是有些不同啊,原来没被人摸过的奶子是这样的感觉,可惜小了些。 ’ 

  游文妤没想到陈劲居然拿自己跟妓女比,听到他这粗俗的言语,为游文妤惊 恐不安的思绪渗入一丝愤怒的情绪,不禁想起自己男友抚摸她宝贵的胸部时是多 么的珍惜,而每次为了要让她答应玩这种亲密的游戏,得经过她多少的刁难;没 想到随随便便就被眼前这个坏蛋给侵犯了,而且还一点也不珍惜。



美国十次啦 唐人社导航 美国十次啦香港入口 色开心五月天 开心五月天最新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