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赎罪母!无双恋曲



第一章  要让你落入地狱,妈妈!!

  “啊……好疼……好难过……”

  在空旷的房间里回荡着女人痛苦的呻吟。

  年纪大约四十岁的女人双手被捆起后用绳子吊起来,绳子的高度被故意调整到脚尖踮起来以后刚好勉强挨得到地面的位置。

  丰满成熟的身体一丝不挂,赤裸裸地暴露在空气里,巨大的乳房像白色的桃子一样挂在胸前,两腿之间光秃秃的,可以清楚看到肥厚充血的阴唇,从蜜壶里渗出散发着强烈气味的蜜汁,顺着双腿流到地上。

  几个男人站在女人的周围玩弄她的身体,女人无力的低垂着头,因为保持着这样的姿势被男人凌辱的时间已经长达四个小时,强烈的冲击使得女人身心都感到疲惫,早已失去了反抗的意愿。

  女人是在傍晚时候被抓到的。

  穿着能够完全体现丰满身材的红色旗袍,和经过精心修饰的妖冶面容,风韵犹存的面容然已经上了年纪,却还是散发着媚态,能够让人产生淫荡的联想。

  刚刚和几个朋友打完麻将,走在回家的路上,脑海里还在兴奋地回想刚才的麻将牌局。

  完全不知道自己的命运即将发生翻天覆地的改变。

  在经过停在路旁的一辆汽车时,车门打开,有一只手从车厢里伸出,抓住了毫无防备的女人的手,把她拖了进去。

  汽车很快就飞驰而去,街道上一切如常,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但是从这时起女人已经落入了永远不能逃离的色情地狱,而地狱的主宰,就是现在坐在自己面前的沙发上的男人。

  在男人面前的地上跪着一个身材曼妙、气质高贵的中年美妇,两只纤纤玉手握住男人的肉棍,专心致志地作着口交 ,不时从性感的双唇间发出“啧”“啧”

  的声音。

  男人一边享受着周到的口交 服务,一边下命令要站在旁边的手下尽情的折磨被绑架的女人。

  可怜的女人受到残忍的折磨,不断被人激起强烈的性感,但是总是不能痛痛快快地得到发泄,而且还要接受各种性虐待,不管女人如何的哭泣哀求,坐在沙发上的男人都无动于衷。

  这个男人冷酷无情,有一种霸王的气质。

  拥有强健的体魄和英俊的外表,戴着名贵的手表和戒指,可以说是一个非常出色的男人,但是身上散发出我行我素、冷酷霸道的气息。

  虽然男人一只手轻轻抚摸着面前美妇的头发,很悠闲的样子,然而眼睛里射出可怕的光芒,那是死一样冰冷的光。

  女人不知道这个自己从来没有见过的可怕男人,为什么会用这样激烈的手段来对付自己。

  “求求你们,放了我吧!我给你们钱。”

  已经无法忍受的女人再一次哭着叫道。虽然是忧伤的表情,但是身体却像是和精神分离似的用力扭动,贪婪地吞下男人雄壮的性器。造成这种状况的原因是因为女人被注射了强力春药。

  不顾女人的哀求,两个身材魁梧的男人开始用他们那有着惊人长度和硬度的巨大肉棒再次向女人发出猛烈的攻击。

  站在前面的男人握住女人的一条丰腴大腿,和着自己肉棒的攻势发力向前推动,因为是被吊起来,所以根本无法掌握平衡地在空中摇晃,男人每一次凶猛的进攻都会把身体顶得飘起来,然后再荡回来时,就是接受全身重量那样强大的力量的插入。

  何况还有另一个男人站在身后,做着同样的事情,只不过插入的是肛门。

  这样迅速而猛烈的刺激,每一次的插入都象是要把子宫刺穿,肉体的碰撞发出响亮的“啪”、“啪”声。

  女人另一条腿拼命地垂向地面,雪白的脚掌绷得直直的,试图通过脚尖和地面的摩擦减轻撞击的力量,但是无济于事。

  身体的快感和手腕的疼痛混合产生的强烈感觉使得女人身体剧烈的颤抖,发出凄惨的叫声,两个巨大的乳房随着身体抖动,摇荡出眩目的波浪。

  与此同时,坐在沙发上的男人也凶狠地进入身下美妇的身体。

  没有多久,女人再一次尖叫着抽搐身体,大量的淫水顺着垂下的大腿流到地面——那里的地面早就被源源不断的淫水浸湿了,男人们没有停止插入,不过,过于疲倦的女人身体已经没有办法做出令人激动的回应。

  看到这样的情景,一个身材高大魁梧的金发女人从角落里走出来,手里拿着装满药水的注射器。

  “不……不要……饶……饶了我……”女人哭泣着躲避,这已经是第三次注射这种不知名的药水,每一次注入这种药水后,身体就会产生强烈的性欲,但药性过后身体就会疲倦疼痛得像要裂开一样,那种滋味太难受了。

  “嗯。”这时坐在沙发上的男人哼了一声,放下那个已经达到高潮的美妇,站起来走到受到折磨的女人身边,用手捧起那沉甸甸的乳房。

  “很痛苦吧!这是混合了强烈性药的海洛因,注射了以后就再也离不开它,如果停用的话,就会感到比死更难受的痛苦。”

  听到这句话女人猛地抬起了头,惊恐地看着男人,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恐惧。

  天啊,被注射了会使人上瘾的春药,从此以后再也不能离开这种药物的控制了。为什么会这样?

  “你以后就要在我这里做为男人服务的性奴隶了,像你这样的老女人,如果不认真工作是赚不到钱的,那样的话,也就不可能有这种药给你用了。”男人接着说出更加可怕的事情。

  一切都完了,竟然成为需要毒品才能生存的瘾君子,而且要通过提供性服务才能得到毒品,这样的悲惨生活,为什么会落到我的头上?深深感到绝望的女人发出激动的吼声:“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你们要钱我给你们,为什么还要做出这样残忍的事情呢?”

  男人冷冷地看着她,“你的钱,都是你那个拍A片 的女儿给你的吧?你为了自己有钱花,所以逼着女儿去拍A片 。”

  “你……你怎么知道我女儿的事情?”

  “把亲生的女儿推进地狱,像你这样的人,根本就不配称之为母亲,我这个人,最恨的就是像你这种无耻的母亲,所以我惩罚你,让你也成为比女儿更下贱的人。”

  “这是我自己的事情,为什么要你来管,你为什么这样做。”

  “因为,我要惩罚这世界上所有有罪的——母亲。”男人冷笑着,说出令女人惊愕的回答。

  就在女人惊讶的时候,拿着注射器的女人把针筒尖端刺入女人身体,把里面的药物注射到女人体内。

  “你是谁?”在沉迷于新勃发的情欲之前的最后清醒时刻,女人突然想到这个问题。

  “鬼恨!”男人微笑着说出两个字。

  鬼恨!!!

  女人绝望地瞪大了眼睛。落到鬼恨的手里,真的是一切都完了。

  沉浸在无法与命运抗衡的绝望情绪中的女人,认命般地扭动身躯,没多久,雪白的皮肤又开始泛起妖艳的红色,女人摇晃着近乎瘫痪的身体,配合男人的攻击。

  ***     ***     ***裸体的两个人躺在床上,刚才那个和鬼恨在一起的那个美妇看着正在玩弄自己乳蕾的鬼恨。

  “鬼爷,你的母亲找到了。”

  “真的吗?”

  鬼恨的眼前,又一次浮现出一个年轻的女人和一个小小的孩子的身影。

  “小明,妈妈对不起你啊!因为妈妈要结婚,妈妈不能让别人知道妈妈有你这个儿子,所以只有把你送给别人了。”

  “妈妈!!”幼小的男童看着远去的母亲,大声地哭泣。

  鬼恨的手,狠狠地捏着身下女人那粒坚硬的乳蕾,仿佛那是自己妈妈的乳头一样,女人的身体疼得抖动,脸上却露出满足的笑容。

  “她现在在哪里?”

  “她在一家中学里面当国文老师,十年前老公已经死了,有一个十五岁的儿子。”

  “我要惩罚她,让她生不如死。凡我所经历的,都要她去承受。”

  ***     ***     ***齐肩的秀发下甜美的面容,雪白的皮肤闪烁着珍珠般的光泽,依然高高耸起的乳房和修长的双腿。这是淑惠在换早上上班所穿的衣服时从穿衣镜里看到的自己。具有完美曲线的丰满身体是如此富有成熟的魅力,完全不像是已经四十岁的欧巴桑。

  已经是到了俗谓如狼似虎的年纪,对异性也比以前敏感,偶尔用手触弄一下敏感的部位,热力就从小腹升起。

  (现在的我,就像已经熟透了的果子,如果再没有人采摘,就只有默默落到土里腐烂了。)然而却并没有任何和男人交往的打算。主要的原因是对十年前死去的丈夫过于失望,按照父母的安排嫁给了一个富家子弟,谁知道是那种吃喝嫖赌什么都来的男人,根本不能作为依靠终生的对象,败光了家产以后在就在酒精中死去。

  现在淑惠身边的,也都是一些垂涎于她美色的登徒子。

  正是出于这种考虑,才能够强行压抑住体内熊熊燃烧的火焰。(即使烂掉,也好过被不珍惜自己的人玩弄。)每当不可避免地感到寂寞的时候,淑惠都会这样想。

  (要找就要找到一个真心爱自己的男人,不然就干脆不找,再不能犯以前的错误了。)这时大门传来“嗒”的一响,是儿子志伟回来了。

  十五岁的志伟春天时候因为品行不端被所在学校开除,就再也没有上学,成了整天游手好闲的不良少年。

  淑惠迅速穿好衣服——是一套式样保守的职业女装,走出卧室,立刻看到神情疲倦的志伟,眼睛里满是红丝,依然穿着昨天的衣服。

  现在是早上八点,志伟显然是在外面玩了一个通宵。

  “你干什么去了,为什么这个时候才回来?像你这个样子,怎么能够在社会上生存?学也不上,一天到晚鬼混……”

  淑惠大声地斥责儿子,但是志伟就像是不怕开水烫的死猪皮,对妈妈的责骂无动于衷。基本上,淑惠对这个儿子出了说几句之外无计可施,由于以前做过有悖母亲职责的事情,对儿子倍加溺爱,结果造成如今的局面。

  志伟自顾自地在房间里走动,当他看到妈妈准备出门时,走过来抓住妈妈的手袋。

  “我没有钱了,拿点钱给我。”

  “什么,又没钱了?前天才给了你三千元……”

  志伟抢过妈妈的手袋,从里面掏出钱包。

  不但没有工作的想法,而且频繁的伸手向妈妈要钱,把自己的妈妈当作是摇钱树,用这种方式取得金钱以后就到外面去鬼混。

  志伟就是这种可恶的人,和死去的丈夫一样,说是未来的人渣也不过分。

  “你干什么……”

  “反正你就只有我一个儿子,这些钱迟早也是我的。”志伟凶狠地说。

  志伟拿了钱以后飞快地离去,很快就不见踪影,看来他就是为了向老妈要钱才回来的。无所适从的淑惠靠在墙上开始一个人哭泣。

  “我怎么会有这样的儿子?”

  这时想到了志伟临走时的话。

  (反正你就只有我一个儿子……)(要是……要是小明……小明还活着……就好了。)晶莹的泪水就像是珍珠,从忧伤的大眼睛里一滴滴滴落到地上。

  ***     ***     ***“色鬼,不要脸,下流胚子。”

  从公车上下来,淑惠暗暗的骂。

  这都是因为刚才在公车上,碰巧和一向对自己抱有不轨想法的陆主任站在一起,结果这个陆主任乘着人多挤在一起的时候对自己毛手毛脚。

  陆主任是个四十几岁的大胖子,不但是地中海式的秃头,而且中部崛起肥大的肚腩,是那种最让淑惠厌恶的,虽然自己有私家车也一定乘坐公车上下班,以便对乘客进行骚扰的中年好色男人。但是这个人恰恰就是淑惠所在学校的教务主任,一直对淑惠有性的要求。

  开始还只是隔着裙子磨蹭屁股,接着是用整只手掌抚摸,后来干脆把手指伸进了裙子去抚摸三角短裤。

  其实,刚才从一开始淑惠就已经察觉到对方的意图,可是因为强烈的羞耻,最重要的是害怕激怒对方导致更为严重的后果——如果得罪了像陆主任这样在学校里有权有势的人物,恐怕工作都会不保吧。

  (如果得罪了这些人不得了呢!我一个寡妇,又没有可依靠的男人,儿子又是个不争气的家伙,还是不要生事得好。)陆主任当然也知道淑惠的顾虑,所以才肆无忌惮地上下其手,淑惠只有默默地躲避陆主任的攻击,可是到处都是人,根本是避无可避。但是更让淑惠害怕的是自己竟然对这种猥亵有了反应,从陆主任得意的眼光中,可以看出他也察觉到了淑惠身体的变化。

  幸好就在陆主任得寸进尺地想用另一只手去抚摸淑惠丰满的双峰时,公车到站了。淑惠逃难似地跑下车,一边在自己心里暗骂,一边感到难过。

  “要是有一个自己的男人在身边就好了,要是有男人的话,这个陆主任也会因为有所顾忌而不敢这样胡来吧。”心里不由自主地这么想。

  这时淑惠听到有人在喊自己。



美国十次啦 唐人社导航 美国十次啦香港入口 色开心五月天 开心五月天最新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