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骚货大表姐
要说大学,其实大部分时间都是玩过去的,性福的大四总是过得很快,不经感叹,时间很瘦指缝太宽。估计大四,差不多在两个姐姐身上射了30次左右吧。毕业了,由于工作关系,自己离开了读书的这个城市,回了老家,和大部分毕业生一样,迷茫的工作着,只是新鲜上班是个什么样的生活,每天起床,上班,下班。枯燥乏味,由于对生活的期望,存了点钱,亲戚那借了一部分,就开始创业。

  相信大部分第一次创业的都是需要一个好的合作伙伴,幸好是我大学认识的一个好朋友,也算是个大美女,我,大美女,大表姐,三个人成立了一个装修公司。因为大表姐以前是做建材的,所以对装修还是懂,基本上也就是说是大表姐带着我们两个慢慢开始领人生第一个事业。差不多半年,公司开始走上了轨道,业务开始稳定了下来。当然,既然是说我的两个骚逼姐姐,肯定我创业的地方自然是大学这个城市。刚开始说回x市创业的时候,我那两个姐姐还是很高兴的,都说缘分未尽,不准走,现在想想,应该是精尽人亡才能离开吧。

  由于大学就考了驾照,一般跑业务我都开车,免的坐公交,方便些,当然,去吃奶也方便,十几分钟就能到学校。公司自己合伙的,每个月也差不多有5000到10000的工资,做人要知恩图报,姐姐奶头都让我吸黑了,我没有事也当然请她们吃饭看电影。而且随着互联网越来越兴起,两个骚货也开始学会了打扮,经常淘宝买些以前大学时没有看到她们穿的有女人味的衣服,当然,为了满足我,情趣套装,吊带丝袜,黑丝,亮丝,开裆的紫色丝袜,各种颜色,每次操她们的时候她们都自己知道该怎么穿。那时自己租了个套一的精装修的房子,所以很方便,因为都是有感情的,所以我也很放心的把钥匙给了她们,有空就过来给我洗洗衣服,做饭,为什么那信任,你要知道,大学毕业的时候,两个骚货,每人给了我2000,叫我说找工作需要用到,情意重是能感受到的,女人,一方面你真把放心上了,而且又能操舒服,其实女人对你是百依百顺的。

  有天周末,没什么事,就约了她们,当然,因为小卖部变成了大超市,请了服务员,她们也偶尔能抽空出去了。开着车到了楼下,两个骚货居然一人穿了个旗袍,而且是那种改良款的,买的时候也没有给我说过,应该算是一种惊喜吧,知道我一般叫出来,难免是要满足下我的,而且她们也很渴望满足我。小骚货是那种青花瓷款式的旗袍,大骚货是包臀的蓝色旗袍。说实话,一起到一个西餐厅的时候,周围的人都要多看我们几眼,可能有的说,这逼男的牛逼,一下叫了两个鸡,因为两个姐姐太有女人味了,旗袍高跟,相信是男的都想从后面抱着插进去。这个西餐厅没有什么包间的,但有个帘子可以拉上,外面是看不见里面的,当然,吃饭我选了个最里面也是有原因的,大家都懂的。随便点了牛排,沙拉,一些小吃。平时我都是叫小骚货,大骚货,也没有叫表姐什么的。

  {两个骚逼,今天穿这么骚,你们没有发觉,刚进餐厅的时候,那多人看我吗,估计都在想,我晚上是不是干的很爽}平时我们3个一起的时候从来都是口无遮拦,想怎么说就怎么说。

  {是啊,今天就是来取精的,刚才我都看到前台几个男的一直看中我,估计很想操我,哈哈}大骚货说{表姐都被你开发出来了,现在有时晚上都在说,摸不到你的鸡吧都感觉要失眠的,告诉你个秘密,表姐今天里面穿的是丁字裤}小骚货说{是不是哦,反正钥匙你们都有,觉的方便以后都可以睡我那的,幸好房间里床是两米的,应该没问题,过来,我检查下里面是不是丁字裤}我说{等下}大骚货说

  只见大骚骚,把帘子拉上,把高跟鞋脱了,妈的,居然直接把丁字裤脱了放在了桌子上,把我吓的{逼痒了是不,快把丁字裤拿下去,等下服务员上菜看见怎么办}我说{表姐那么急干嘛,我都没有急}小骚货说

  {是,你就装吧,你不急,你内裤都没有穿,我看你不是逼痒了,是应该开始流水了吧}表姐说我日,看来两个都应该被我调教的算是淫兽了。当然平时看着端庄知性,在我面前就是淫荡的代名词。

  {这么热,我不想穿内裤啊,而且内裤洗了还没有干的,不穿方便些}小骚货{方便?妈逼,什么方便啊 ,方便操逼是不}我说{算了,我装不下去了,老公,逼逼痒了,你要负责止痒啊}小骚货{等下,吃了饭再说}我说

  {老公,我也痒,怎么办}大骚货

  {痒你妈逼,你们今天吃药了是不}我

  {反正就是痒}大骚货

  大骚逼一边说痒,一边把脱了高跟鞋的叫伸到了我这边,因为穿的宽松的短裤,大骚货用脚的大拇指和食指隔着我裤子摩擦我鸡吧{老公,你裤子怎么了,感觉有个包}大骚货

  {包你妈逼,我,}我

  话说到一半,服务员过来了,先生你好,你的菲力7成熟。我尴尬的,因为表姐的腿还放我裤裆上的,也不知道服务员看到没有。

  {好了,老实点,等把菜上完了再说}我

  先生,菜都上齐了,请慢用

  我把帘子拉上,因为坐的是最后一个位置,看看旁边挨着的位置,没有人,这下放心了,为什么放心呢,因为我知道接下来到底要发生些什么{快吃,吃了我们到时看电影去}我

  {不想吃牛排,我想吃鸡吧,老公,你流水了}大骚货的确,我是流水了,裤子明显感觉湿了

  {老公,我来了}大骚货

  {表姐又要开始了}小骚货淫笑着说

  只见大骚货掀开了座子上的桌布,他妈的,居然蹲了下去,慢慢我感觉两个手放在了我大腿上,嘴隔着我裤子在吹气。

  {老公,弟弟热了,要放他出来散散热才行,不然要热伤风}大骚货这他妈什么逻辑道理啊

  只见大骚货用手把我裤子往下拉,因为穿的是宽松的休闲运动短裤,我当然也懂,配合着,屁股抬了起来,骚逼好只见把裤子给我脱到了脚下。

  骚逼没有用手握住我鸡吧,而是挑逗我,用舌头悄悄的碰了下又离开,在龟头旁边舌头舔了一下然后用脸再我鸡吧上摩擦,完全可以想象桌子下面这个女人现在是什么样的表情,应该是淫荡到了极致。鸡吧在这种情况下,当然直接就已经硬了起来,而且往外面,龟头都开始流水了。我被挑逗的心里发痒。

  {妈逼的,能不能直接含进去}我

  {当然能,老公说怎么就怎么}大骚货

  {嘴给老子张开}我

  表姐把嘴张的圆圆的,舌头在我龟头上打圈,我实在受不了了,直接把桌布掀开,两只手捧着表姐的脸,一脸淫荡{嘴张大点}我

  表姐嘴张的大大的,我直接抱着头就放在鸡吧上面,当然位置是对准了的,整个鸡吧都被温暖的嘴包裹着,抱着表姐的头,表姐也懂我的想法,开始乖乖的含着鸡吧上下套弄着,不时还留着口水在鸡吧上,那画面感,简直就是操他妈逼的画面。

  每次含着鸡吧往下的时候,我都会用手使劲的往里面按,完全把嘴当逼用妈,完全感觉到了鸡吧都快插到了喉咙。

  我一边爽着,小骚货还一边把牛排切成小块喂我{老公,要及时补充点能量,不然我等下怎么办}小骚货我操,看来今天够我折腾下了

  {老公,你再往下面点,把屁股抬起来}表姐

  我知道,表姐这是要进攻我了

  我把两只脚放在了座位上,就一个m样子,肛门正对着表姐,表姐含着鸡吧,然后舌头慢慢的往肛门移动,当舌头到肛门的时候,舌头尖尖像操逼一样,来回顶我的肛门,然后突然表姐a了一声,整个嘴张开放在我肛门上,舌头在疯狂的摩擦着我的肛门{啊,啊,我操, 你妈逼的,太爽了,就这样,把老公舔舒服,小母狗}我爽的逼爆啊表姐一边进攻我的肛门,一边一只手握着我的鸡吧给我套弄着,兄弟们,我不是精钢狼,怎么忍的住啊,没有一会儿{不行,骚逼,我感觉我忍不住了}我

  {不要忍,老公你想射就射吧,都射给我}表姐

  {快点,把鸡吧给我含住,射给你个骚逼}我

  表姐急忙从肛门转移了阵地,嘴包裹我的鸡吧,舌头在我龟头上快速的打着,手还套弄着{啊,啊, 我靠你妈,}我尽量让声音小点,怕别个听见,

  交货了,是的,你们没有听错,是交货了,可能前后就10几分钟,你要知道那种又怕别个看到,下面爽的逼爆的心里。

  射了一大坨,感觉没有射干净,鸡吧抖动了几下,当然,表姐都懂的,嘴一直含着的,而且你们都应该懂的,没有吐出来,直接吃了下去,因为她都习惯了,射完后还用舌头又舔了一边,把鸡吧上的腥味给我清理干净了。

  {老公,爽不爽}小骚货

  {老公只感觉你们的九阴真经差不多到第四层了}我{为什么才第四层啊,上次不是说已经第九层了吗}表姐{是啊,上次都说我们第九层了,要换玉女心经修炼的了}小骚货{哦,好嘛,我说错了,我意思是玉女心经已经第四层了,哈哈}我{老公累了,来,多吃点牛排,嘿嘿}小骚货

  {嘿个毛哦,知道等下你要练功的 ,早晚被你们两个练成木乃伊}我{老公这话说的,我和表姐要同步进步啊,表姐刚才练功了,我总不能偷懒吧}小骚货,


  【完】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全球华人服务,受北美法律保护。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