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看著小舅子肏他姐
我坐在沙發上,看著小舅子肏他姐,他姐挨著我坐在沙發上。兩腿向兩邊叉開,我小舅子把兩根手指插進他姐的屄裡,快速的抽插著。

  他姐臉上表情很複雜。

  姐弟倆眼睛對視著,好一會兒,我小舅子邊用手指插他姐的屄邊問他姐說:「好受嗎,姐。」

  他姐說:「好受。」

  這時他姐把目光收回來看著她弟弟的雞巴說:「你的雞巴都硬成那樣了,來肏姐吧。」

  他姐說完,我小舅子把手指從他姐屄裡抽出來。

  他姐翻身跪在沙發上,我小舅子從後面把雞巴插進他姐的屄裡………

  我坐在他姐身邊,靜靜地看著小舅子肏他姐。

  姐弟倆肏了半個多鐘頭,我小舅子側過臉問我說:「姐夫,我肏完你肏不肏了。」

  我說:「不肏了!」

  小舅子接著說:「你不肏了,我就多肏一會兒。」

  我說:「你肏吧。」

  這時聽她姐說道:「差不多就射了吧,我有點扛不住了!」

  我今年五十多歲了,老婆比我小兩歲,雖然平時保養的不錯,但畢竟是個老女人,屄裡淫水不多了。

  我小舅子雞巴出奇的大,比我的雞巴又粗又長,再加上長得人高馬大,肏起來很勇猛。

  剛才我瞄了一眼他姐,臉上除了有那種被肏的好受的難以掩飾的快感外,還略帶一絲疲憊和痛苦,呻吟聲也越來越大。

  其實我的雞巴早就硬了,我說不肏了是我實在不忍心。

  結婚到現在,我第一次看到老婆被肏成這樣。平時做愛我肏的再怎麼狠,也沒看到她有過這樣的表情,沒聽到過她這樣大的呻吟聲。

  聽他姐這樣說,我小舅子還肏的更來勁了,他姐屁股蛋子上的肉隨著他的抽插撞擊不斷地抖動著,兩個已經下垂的奶子前後擺動著。

  「好弟弟……快射吧……姐姐……受不了了……」

  終於,在姐姐一陣陣大聲的呻吟聲中他射精了。

  他如願的從自己姐姐屄裡拔出雞巴,用衛生紙擦了擦後穿好褲子,又幫他姐姐擦乾淨屄裡流出來的精液,在對面沙發上坐下說:「姐、姐夫,我明天上午辦完事,下午就坐火車回去了,就不再過來了!」

  他姐接著說:「別忘了把我給媽買的東西帶回去。」

  他嗯了一聲就回自己房間去了。一切都是那麼自然,似乎剛才什麼都沒發生過。

  我小舅子離開客廳後,我和老婆回到臥室上床躺下。老婆好像還沉浸在剛才的激戰中,還沒醒過神兒來。

  我看看掛在牆上的石英鐘,已經十點多了。

  「累了吧,困麼?」我問她。

  「不困,有點累。」她說。

  「如果昨晚你不告訴我你們家的那些事,我無論如何也接受不了你們今晚的舉動。」我說。

  「你坐在那看著受得了嗎?」她問。

  「我說了你別生氣。」我說。

  接著,我告訴她我在網上偷看過亂倫小說,還看過家庭亂倫視頻,視頻大多是外國的,每次看時都會覺得不道德,可又覺得很刺激,有一種莫名的衝動和扭曲的快感。聽了你和你們家的亂倫史,當時心裡有種說不出來滋味,很亂,是……興奮,還是期待,還是什麼,說不準。後來倒是有一種想看看你們是怎麼亂倫的念頭。當看到你弟弟把又粗又長的雞巴插進你屄裡時,和看小說視頻完全不一樣,我真的熱血沸騰了。之所以你弟弟肏完我沒接著上你,真是出於老夫老妻心疼所致。

  我的一番表白老婆很感動,並沒怪我背著她偷看淫穢小說和視頻。

  說到這,不得不介紹一下我老婆家。

  我老婆叫何秀雲。她家一共姊妹仨,我老婆是老大。老二是弟弟叫何洪剛,老三是妹妹叫何秀月。

  我岳父在一家國企工作,是個小科長;岳母在事業單位上班,是某科室的副科長。我們兩家開始一直住在一個大院裡,是鄰居。大院裡的人都很羡慕她們家。

  說起她家的亂倫,還得從我老婆何秀雲和他弟弟何洪剛開始說。

  文革期間姐弟倆上山下鄉去了農村,返城後沒有合適工作,就在一起開了一個小店賣影碟,在當時這還算是熱門生意。後來發現正版影碟不好賣,就偷偷通過關係進了幾張黃碟,好賣!賺錢!於是膽子越來越大。

  兩個人賣黃碟就開始看黃碟,越看越上癮。

  一次晚上姐弟倆在店裡擋好窗簾偷看黃碟,鏡頭裡正是姐弟倆在肏屄,兩個年輕人實在是欲火難耐,何洪剛終於衝破了道德底線,把雞巴從褲襠裡掏出來。

  姐姐看到弟弟那又粗又長又硬的大雞巴呆住了,臉漲得通紅。

  我老婆說她當時暈暈乎乎,都不知道弟弟是怎樣把雞巴插進她屄裡的。

  當下身一陣刺痛襲來,她才有些清醒。清醒過來的她,並沒有感到羞恥,應有的少女亂倫恥辱感被第一次讓男人肏的快感所替代,她主動迎合著,不斷扭動屁股,還不時發出幾聲淫蕩的呻吟……真人版亂倫肏屄發出的啪啪響聲、呻吟聲,和電視裡傳出肏屄的響聲,匯成了一組亂人心性的淫蕩交響曲,在店鋪狹小的空間裡回蕩著,猛烈刺激著姐弟倆敏感的性神經,她弟弟很快射精了。

  讓她意外的是她弟弟竟然把精射到了她的屄裡。事後兩人都很害怕,直到她再次來了大姨媽才放心。

  有了第一次就再也忘不了那種滋味,時不時就在小店或趁著家裡沒人幹一次。

  有一次兩人在衛生間正肏著,母親回來了,慌亂之中讓母親看出了破綻。

  一不作二不休,於是姐弟倆商量好把母親也拉下水。

  打那以後,我老婆說她經常把影碟帶到家裡看,還有意把聲音放大讓她媽聽到。

  有一天,只有娘倆在家吃飯,她媽問她說:「你這幾天放的什麼東西那麼大聲?」

  「好聽麼?」她問。

  她媽沒出聲。

  她接著說:「我今兒帶回的影碟可好看了,你看不看?」

  她媽說:「有那麼好看嗎!」

  「好不好看,你看看就知道了。」她說。

  晚上吃完飯,她爸和她弟弟都沒在家,她把她媽領到她的房間,打開機子開始放碟。

  看著看著她發現她媽的呼吸節奏有些變快,臉上有了紅潤。

  放完了影碟關了機器她問她媽說:「好看嗎?」

  「什麼亂七八糟的。」

  她媽嘴上這麼說,可我老婆還是從她的臉上看出了興奮,滿足,留戀。

  第二天她又帶回一張影碟,吃完晚飯問她媽看不看了,她媽假惺惺問還有嗎?她接著就領著她媽到她房間又看一次。

  幾天以後,她到店裡告訴她弟弟時機成熟了,說她這幾天帶回去的影碟都是亂倫的,她媽看了非但不反感而且看得很投入。隨後她告訴她弟弟,找機會把她媽拿下。

  時間一天天過去。這段時間她仍然不斷往家裡帶影碟和她媽倆看,也時而帶一些其他類型的黃碟,比如男同女同人妖等給她媽換換口味,她媽也都很樂意看。

  有一天她在店裡接到她媽的電話,讓她下午下班帶著弟弟回家吃餃子,放下電話姐弟倆互相看了一眼,臉上露出了神秘的笑容。

  回家吃完餃子天就黑了。她媽在廚房洗碗,他倆在客廳放影碟看。放的是一部國外的家庭亂論片,中文字幕。她媽洗完碗回到客廳,她倆把她媽讓到沙發中間坐下。

  看了一會兒,電視螢幕上出現兩個男的肏一個中年婦女的畫面,字幕顯示年紀大的那個男的是中年婦女的丈夫,年輕的是中年婦女的兒子,那個年輕的趴在中年婦女身上屁股前後聳動著,肏的正來勁,很顯然是兒子肏他媽。她丈夫站在一旁拉著老婆的一隻手看著………

  看到這她弟弟突然伸手抱在了他媽說:「媽,我實在忍不住了!」

  「你想幹什麼,別胡來!」她媽呵斥道。

  嘴上這樣說,兩隻手卻一動未動,沒有任何反抗的動作。

  她弟弟十分粗魯的脫去了她媽的裙子和褲衩,把他媽撅著屁股按在茶几上,她媽半推半就。當兒子把雞巴狠狠插進她屄裡,快速抽插起來,就再也看不到她副科長的那份矜持。

  她開始呻吟,開始配合著晃動屁股,甚至開始說粗話……肏我……使勁……兒子的雞巴好大……比你爸的大………

  亂倫持續了很長時間,他肏完他媽又當著他媽的面肏了他姐。從此以後娘三個就迷戀上了亂倫。

  有一次娘仨剛玩兒完亂倫,我老婆就問她媽說:「我爸怎麼這麼長時間沒回家。」

  「你爸在外面風慣了,幾天不回家是常事。」想想又補充說:「你是不是又在打你爸的主意?你爸早就對你有那種意思了,我看的出來。」

  我老婆聽完一愣說:「真的?」

  她媽沒在吱聲。

  果然,幾天後她媽打電話把她爸叫回來,玩兒了一次四人家庭亂倫。

  這個家庭裡,只有何秀月是清白的,得益于做母親剩餘的最後一點良知,是她很嚴肅的阻止了大女兒,讓自己親妹妹參加亂倫活動的想法。

  因為我的特殊身份和在她眼裡我古板的性格,她一直沒敢告訴我她們家的那些事。

  十年前因我的工作調動離開了那座城市,來到現在這座城市居住。兩座城市相距甚遠,搬來十多年她只回去兩趟,她弟弟洪剛也是第一次來裡。

  知道了她們家以前的那些事,有了開篇的那一幕就不足為奇了。

  只是當我得知自己老婆是她們家庭亂倫的「始作俑者罪魁禍首」時,心裡好是鬱悶,早知如此,我憋了這些年的欲望就應該早點發洩出去。好在老婆答應我下次她弟弟來,讓我當著洪剛面先肏她,這也算是對我的一種「獎勵」吧。


  【完】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全球华人服务,受北美法律保护。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