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聚麀妻】(03) 【作者:潜龙】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三回:秘道寻春

  小蓁儿伸出细嫩的柔荑,轻轻地握住石应秋的手:「大少爷对人家好,我自是高兴,但有些事情,确实令小蓁儿为大少爷担心!」

  「哦!是什么?」

  石应秋怔怔瞧着她。

  「小蓁儿是担心……担心大少爷毕竟是个有血有肉的人,当你看见老爷和小姐相依相偎,缠绵恩爱,自然很不好受,亦难免会心怀忌恨……」

  石应秋未待她说完,摇头一笑道:「你确也忒多虑了,一个是我爹,一个是我喜欢的女人,纵使有一点点儿委屈,我亦不致埋天怨地,生起怨怼之心,莫要多想!」

  「是这样就好!」

  小蓁儿搓摸男人的手背,接着道:「话虽如此,难道你看见我家小姐和老爷亲热,就不会产生任何反应,这个不大可能吧。」

  石应秋道:「反应当然有,但并非是你所想一样。」

  「那么……你会有什么反应?」

  小蓁儿侧起螓首,盯着他问道。

  石应秋给她问得呆住:「我……我一时间也想不出来,可能会……」

  小蓁儿看见他那尴尬模样,心下即时雪亮,微微笑道:「如果我没有猜错,你敢情是和我一样,一看见这等辟淫的事情,就会萌生情欲之念,对不对?」
  一句说话,正好说中石应秋的死穴,立时让他脸红身热,却又不懂泼说打谎:「确是……是有一点点……」

  每当石应秋想到父亲和罗玥瑶的暧昧关系,体内自自然然会生出团团难耐的欲火。

  正因如此,他也不知为此自渎了多少次!「果然是这样!」

  小蓁儿含笑道:「但凡世上的人情,惟男女色欲最紧,实在难怪大少爷!打从今天开始,你要是心里憋得难过,想宣泄欲火,大可在小蓁儿身上发泄。前时,小姐与我说得很清楚,她将我送予给你,便是要我尽心服侍大少爷,小蓁儿的身子,从今天开始,已经……已经是大少爷的了。」

  石应秋听得心头发热,他扪心自问,小蓁儿的姿容粉貌,确与罗玥瑶不遑多让,在在都能勾起男人的遐思,的是个难得一见的美人儿!只因他天生质朴木讷,不善言辞,蓦然听见小蓁儿的说话,一时不知所对,只瞧着眼前那张如仙的粉脸,涩呐起来:「这个,这……」

  小蓁儿忽地垂着小脸,讪不搭的道:「小蓁儿虽然已是大少爷的女人,但有一事我必须和你说,倘若老爷需要……要人家上榻服侍他,恐怕我……我亦难以拒绝,这方面……希望大少爷能够理解,要体谅人家才好,可以么?」

  石应秋实在不知如何回答,一下子又愣住了!小蓁儿见他由始至终垂首搨翼,一副萎靡不振的样子,还道石应秋对自己生嫌,心头倏地一酸,泪水登时盈眶欲淌:「瞧来大少爷是嫌弃小蓁儿了!在你心中,相信只有我家小姐,却没有小蓁儿存在!莫非……莫非因为我是下人,且是败柳残花之身,所以……」

  石应秋见她那副泫然欲泣的表情,不由发慌起来,连忙道:「不……我绝对没这个意思,你千万不可误会。像你这样漂亮可爱的人儿,我又怎会嫌弃,你万不要胡思乱想!」

  小蓁儿得到他讚美,如同吃了宽心丸儿,心头甜丝丝的,即时破涕为笑,身子一软,整个人倒在石应秋怀中。

  「你……」

  石应秋措手不及,不知如何应付,却又不好将她推开,只得将她轻轻抱在胸前。

  小蓁儿将身子缩了一缩,把娇躯紧贴着他,侧过螓首瞧着男人的俊脸,越看石应秋,越叫她芳心悸动,暗想:「好一个俊秀脱逸的男人,假若能够成为他第一个女人,真是不虚此生矣!」

  石应秋垂下头来,正好和小蓁儿目光相接,彼此四目相觑,鼻里闻着她的体香,馝馞诱人,让人心醉,不禁手上加力,将怀中美人抱得更紧。

  小蓁儿见他再无任何举动,不免有点儿失落!她心里清楚,若要得到这个坐怀不乱的呆小子,必须採取主动,方可成事,当下放低身段,柔声向他道:「亲我!人家想你亲我……」

  石应秋何曾想过会发生这等事,一颗心立时勃腾乱跳,仍没待他转念,小蓁儿的玉手已圈上他脖子,两片嫣红的香脣,徐徐贴到他嘴前。

  「小蓁儿……」

  石应秋才一发声,嘴巴已被一股香泽堵塞住,一根灵活的丁香旋即钻入他口腔。

  但见二人亲吻片刻,小蓁儿援援抽离,唇紧贴唇的与男人道:「大少爷,今晚……今晚就要了小蓁儿好么?」

  石应秋仍来不及发话,发觉小蓁儿已牵住自己的大手,放在饱满的酥胸上。
  「你!小蓁儿……」

  石应秋向来坐不窥堂,行事端正守礼,何曾碰过女子的身体,此刻触摸着一对好物,浑身立即发热发烫,侷促不安。

  「人家想做你的女人,除非大少爷不想要小蓁儿……」

  石应秋愣道:「不是的……我不是这个意思,但我从没做过这种事,只怕丢人现眼,无法令你满意,会……会给你笑话!」

  小蓁儿嫣然轻笑,柔声道:「我和老爷曾经弄过数次,经验虽有点不足,但也能洞悉一二,只要你不嫌人家出生微贱,就交给小蓁儿好了,我会悉心服侍大少爷。」

  石应秋一下子缄口无言,只觉手上之物软绵绵、胀鼓鼓,虽然隔着衣衫,但如此美好的崭新感觉,他还能清楚感受到,暗忖:「真没想到,小蓁儿才是十六七岁的人儿,却有一对大奶子,假若玥瑶也和她一样,拥有一对这样丰盈可人的宝贝,真个是……」

  当石应秋想到此处,再不敢多想下去,暗自叹了一声:「便是又如何,玥瑶的身子还不是给我老爹一人独享,我多想作甚!」

  「大少爷……」

  小蓁儿给他摸得淫思潮涌,小嘴发出轻细的呻吟,娇喘道:「真没……没想到你如此懂得疼人,摸得人家好生舒服……」

  石应秋双手抓住一对乳房,五指徐缓搓握,弄得正欢,骤然听见小蓁儿的说话,马上回神过来,才晓得自己一时忘形,连忙缩回手掌:「对……对不起,我实在大大不该……」

  小蓁儿见他呆得可爱,忍不住「噗哧」一笑:「难怪小姐时常说,她说大少爷是个朴实头……」

  边说边伸手到他胯处,岂知玉手一摸,一对美眸登时睁得又圆又大,惊讶起来:「大……大少爷,你那里怎会变得如此粗壮巨大……」

  石应秋给她拿住要害,不由满脸通红:「我……我……」

  小蓁儿如获至宝,整个人都雀跃起来:「它实在粗大得厉害,快给我看看!」
  一话未讫,便即动手解开石应秋的腰带。

  石应秋吃惊不小,用手把紧裤子,不让她扯脱:「小蓁儿不要,不要……」
  小蓁儿怎肯罢手,几番拉扯,看见依然无效,索性把心一横,掀开男人的裤头,小手勐地伸进裤裆里。

  「啊!」

  石应秋喊得一声,整根阳具已落入小美人手中。

                ◇◇◇

  罗玥瑶看着石应秋走出房间,呆坐一会,卸去身上龙凤霞帔,只留贴身薄衣,将手伸进亵衣里,松开抹胸的带子,把衣里的抹胸扯了出来,心想:「应秋和小蓁儿现在不知怎样,今晚二人同衾共枕,相信会玉成好事,唯独我……孤形只影空相向,枕边无人慰沉忧。若然闾郎在此会多好!」

  罗玥瑶仰卧在榻,百感俱来,思绪乱成一片,混混沌沌间,不觉进入梦乡。
  待她睡得朦胧恍惚之际,忽觉身子被人拥抱着,罗玥瑶一惊之下,立即清醒起来,美目一睁,已被一个男人掩住嘴巴,旋即听见那人低声道:「莫要害怕,是我……」

  罗玥瑶惊魂未定,听后回过神来,看清楚男人的样貌,终于放松下来,不依道:「你……你怎会突然到这里来,人家都给你吓坏了……」

  原来此人正是石闾,他和爱妻马绍完事后,心里始终不忘罗玥瑶,镇夜里辗转难寐,趁着妻子睡得正酣,悄悄熘出韵景轩,摸到菊月台,从暗门走进罗玥瑶的新房。

  石闾进得房间,看见红烛未灭,室间犹如白昼般通亮,只有罗玥瑶独自一人睡在床榻,心头大石立即放了下来,暗忖:「秋儿果然是个志诚君子,端的与别不同。」

  走近床榻,眼见罗玥瑶双眸紧闭,睡韵殊艳,不由看得兴旺情浓,匆匆褪去身上的衣衫,精光赤条的爬上床榻,一把掀开美人的被子,眼前旋即大亮,却见美人一身白绸亵衣,薄如蝉翼,一对丰乳依稀可见,两颗艳蕾怒凸而起,诱人之极!此情此景,当真是佛爷都要起凡心,更何况是石闾,赶忙趴到美人身上,大手握住一个硕大挺拔的乳房,正欲凑头亲吻,忽见罗玥瑶突然醒转,生怕惊动旁人,只得出言阻止。

  罗玥瑶看见是石闾,心头一阵欣喜,玉臂立即圈住男人的脖子,悄声道:「人家还道你今晚不会来,不知不觉睡着了,你会怪玥瑶吗?」

  石闾不住手的把玩着美乳,嘴里道:「原来你一夜在等我,要知如此,我该早些过来见你。」

  「嗯!今晚是玥瑶新婚之夜,当然要新郎来疼,难道不是么。」

  罗玥瑶给他揉弄着乳房,微感兴动,忍不住轻轻呻吟起来,她不但没有阻止男人的狎亵,反而将他脑袋拉近脸前,轻轻亲吻着他,在他唇前颤声道:「闾郎,你弄得人家……人家很难受,快要受不住了……」

  石闾低笑道:「你怎地这般敏感,每次我把玩这对奶子,你就马上生出反应。但话说回来,你这对宝贝确实太吸引人了,既圆浑又丰满,而且滑如凝脂,实在叫我难以放手。」

  罗玥瑶喘声道:「我知闾郎……喜欢玥瑶的身子,你爱怎样玩,人家都会依你,但不要太用力,捏得玥瑶有点痛!」

  石闾听见,连忙放轻手脚,笑道:「来吧,你也来模模我,你不是很喜欢我这根大傢伙么,现在就整根交给你,给我再弄硬一点,把你肏个痛快!」

  「嗯!你说得这么露骨,好难听呢!况且,人家又没说给你……给你那个!」
  罗玥瑶嘴里说话,但玉手已移到他身下,一握之下,发觉大屌已硬挺如铁,且烫手过人,心中一阵狂喜,当下五指圈紧淫屌,徐徐前后撸动:「它好硬,还胀得这么大,闾郎敢情憋得很辛苦了。」

  「看见你这个美人儿,当然憋得辛苦,巴不得立即干入你身体,好好享受一番,更要你为我生个小宝宝,给应秋添个小兄弟,你愿意吗?」

  罗玥瑶脸上一红,轻声道:「你可不要忘记,我才是应秋的妻子,便是要生孩子,也该是为应秋生娃儿才对,人家才不要呢。」

  石闾板起脸面,佯作生气道:「我就偏要你为我生娃娃!你要清楚明白,莫说是生孩子这个大事情,应秋便是想佔有你身子都不可以,你是我的女人,我也是你唯一的男人,给我好好记住?」

  罗玥瑶微微一笑:「人家知道了,看你生气成这个样子!玥瑶是你的女人,我整个人都是你的。好了,好了,你不是要我生娃儿吗,你现在还等什么,快点弄进来播种吧。」

  「女子十八变,真没说错。」

  石闾边说,一边动手脱去她的亵衣,不用多少功夫,一具雪白细腻的完美玉躯,旋即俏生生的落入男人眼帘,但见该大的大,该小的小,衬上罗玥瑶的花容月貌,着实引人入胜,真个叫人愈看愈爱:「你真的很美,看见玥瑶你这副好身子,委实令我担心,万一应秋忍受不住,到时如何是好!」

  「你大可以安心。」

  罗玥瑶一手搂住他头颈,一手握住男人的巨屌,贪婪地套弄把玩,说道:「玥瑶会守好门户,不会让应秋有机可寻,况且你这个长男质朴憨直,便是我一丝不挂,张开双腿去诱惑他,恐怕他亦会做个坐怀不乱的柳下惠。」

  说罢,握紧手上的阳具,把个龟头对正阴户,不住磨来蹭去,以此抚慰已然暴起的淫火。

  石闾点头一笑:「话虽如此,但也难令人息怀。」

  罗玥瑶道:「不要多想傻事了,人家已受不住,弄进来好吗?」

  「瞧来你比之我还要猴急。」

  石闾一笑:「既然这样,你就爬到我身上来,首先来个『倒插蜡烛』,意思意思。」

  石闾的喜好,罗玥瑶向知甚详,知道石闾最欣赏是自己的美貌,还有这身完美无瑕的身体,便即颔首一笑:「你这个人就是爱看人家的羞态!」

  罗玥瑶深爱着石闾,莫说这个小小要求,纵使再淫荡的姿态,她都甘愿一一为他奉上。

  石闾仰在床榻,让罗玥瑶趴在他身上,一个浑身赤裸的大美人,纤悉无遗的落在他眼前。

  罗玥瑶把个好身子压盖着他,胸贴胸的,在他脸上亲一下,轻声道:「闾郎,你知道玥瑶有多喜欢你,人家打后会好好侍奉你,尽我所能让你满足。」

  接着檀口微张,将香舌送入男人口中。

  二人唇齿相交,石闾甘之若饴,两根舌头立时卷缠在一块,直亲得天地不知,男人的一对大手,肆无忌惮落在美人的香背,抚摸个不停。

  这个亲吻足足半盏茶功夫,二人方依依不舍地离开,深情对望着,却见罗玥瑶低声道:「一会儿不要弄得太大声,应秋和小蓁儿在外面,免得他们听见。」
  石闾一笑,心中领会,问道:「难道你已把小蓁儿给了秋儿。」

  罗玥瑶轻点螓首:「你不高兴吗?如果你不喜欢,我现在就去唤她回来。」
  石闾道:「不是,小蓁儿毕竟是你的人,我怎会旁加说话。况且他们早就木已成舟,你这样做,岂不是中途来个棒打鸳鸯。再说,其实你做得很对,打后有个女人在秋儿身旁,免得他向你动歪脑筋,也算是好事一桩。」

  罗玥瑶微笑道:「玥瑶正是这样想。」

  话落,罗玥瑶将身体缓缓向下移,香唇吻过他脖子,沿着胸口再往下,直来到石闾的胯间,只见一条男筋硬蹶蹶的放在眼前,粗长硕大,青筋盘缠。

  罗玥瑶看见这根好物,二话不说,挽起巨屌,把在手上撸动数回,接着丁香微吐,舔弄龟头。

  「嗳……」

  石闾长长呼了一声:「真舒爽,你的功夫果然大有进展,当可和俏儿一比高下……」

  罗玥瑶知道『俏儿』是他正妻的小名,心里有些醋妒,不由起了争胜之心,张开嘴巴,把个龟头全纳入口中,继而手口并用,急撸疾舔,务求石闾心满意足。
  只见罗玥瑶舔吻有顷,体内的欲火徐徐开始凝聚,想起嘴里的大肉屌,已不知多少次在自己体内奔驰,每每总会弄得精水匝地,高潮迭起,是何等让人炽情亢奋。

  她愈是想,愈感难以忍耐,连忙吐出阳物,直起身子,跨开玉腿瞧着男人道:「人家受不了,想要……」

  石闾含笑而视,却不发一言,罗玥瑶也不待他答话,挽着手上长长的巨棒,将龟头贴紧花穴,撸动几回,娇躯徐缓落下,一颗巨龟登时挤开娇嫩的花唇,整根巨屌慢慢被小屄吞没。

  「嗯……」

  一股强烈的胀塞感,瞬间蔓延至全身,她清晰地感到阳具的威力。

  几个起落,已令罗玥瑶芳心颤动,神魂荡漾,难以自持,只能吐出细细娇柔的呻吟!一股自豪感从石闾心里冒起,想到罗玥瑶长于书香宦门之家,自幼饱读诗书,更难得她有副蕙心兰质。

  慕名而来的求亲者,真个是门庭若市。

  幸运的是,这个平素高贵冷艳的大美人,偏偏会和自己对上眼,不禁愈想愈来劲,当即挺起下身,奋勇往上直捣,粗壮硕大的巨棒,不停地在美人体内出入,迳捣得啪啪有声,记记尽根。

  尽管罗玥瑶仍是娇花嫩蕊,却胜在年轻,加之刻下淫欲盈溢,虽遇上这根冲天巨炮,仍能勉强支撑得住!饶是如此,膣内的激荡着实不轻,况且她天生敏感,膣腔窄小过人,往往挨得百来下,即会萌生泄意,这回给石闾连环重击,又如何忍得!「哦!闾郎,人家快要……快要去了……」

  石闾充耳不闻,继续使力狠插,一对眼睛盯着满面红霞的罗玥瑶,看见她那娇羞难耐的俏脸,心中不免大讚起来:「真真是个尤物,能够拥有这样绝色的美人儿,确是男人的莫大福气……」

  「唔!人家真的不行了……不能……再弄了……」

  罗玥瑶掩紧嘴巴,一对美眸半开半闭,不住求饶道:「你且停,停……停,真的要去……」

  岂料话语甫毕,一个激灵横空而至,瞬间散佈全身,立时精水疾涌,终于攀上悦乐的高峰!罗玥瑶再无气力支撑身体,身子一软,整个人趴到石闾身上,娇躯仍抽搐个不停。

  石闾拥抱着美人,不忍再加蹂躏,缓过勐烈的抽送,只是轻柔地在小屄出入,笑问道:「是否因为屋里多了两个人,所以你今天来得特别快?」

  罗玥瑶喘嘘嘘地道:「人家……不知道……」

  石闾一笑:「你这个人就是脸皮薄,总不肯将心底话说出来。现在你我既成夫妻,还有什么话不能说。好吧,打从今天开始,我要将你改头换脸,要你学会怎样讨好为夫。」

  罗玥瑶道:「人家己经任你摆佈,你要人家怎样做,玥瑶都一一依你,难道还不满意?」

  「但我认为仍不足够。」

  石闾摇头道:「你这种流和心性,正正是我不想看见。你我已是夫妻,在床榻上恩爱,就该抛开一切矜持,放开心怀尽情享受鱼水之欢。从今以后,我要你懂得如何作主动,不仅如此,还要你露出淫荡的一面,不时对我说些淫言猥语,以增兴致。」

  「人家才不要!」

  罗玥瑶不依道:「羞人答答的,身为女子怎可能做出这种事,况且我也不懂。」
  「正因为你不懂才要学。」

  石闾道:「一个平素斯文端雅的女子,若能在自己男人跟前尽显淫态,却表示你对这个男人有多重视,是多么深爱着这个男人,你明白吗?」

  罗玥瑶摇头道:「玥瑶不想明白,而且知道自己做不来……」

  然而,二人这趟恩爱缠绵,却不知道早已落入石应秋和小蓁儿眼中。

               【待续】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