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救了妈妈?害了妈妈!】(下)【作者:erciyuan】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下)

  妈妈挺着孕肚,穿上肉色的长筒丝袜,红色的旗袍,却没穿任何内衣,踩着十厘米的高跟鞋,她偷偷的塞给经理一叠钱,经理又在妈妈耳边耳语了几句,妈妈为难的点了点头,经理兴奋揉着妈妈的大奶子说「你不要反悔哦!」

  「嗯……人家不敢反悔的。」

  「知道你不敢反悔,但你一定回后悔答应我,哈哈哈!」经理把妈妈从后门放了出去。我也趁经理不注意跑了出去。

  妈妈走到了附近的街上站在那里,很快一个老头开始对妈妈动手动脚后把妈妈和妈妈谈起了价格,妈妈的嫖客居然是我们家小区看大门的老张。

  「老板娘啊,怀着孕还出来做妓女卖屄啊?」

  「人家急需要用钱啦。」妈妈害羞的低着头回答到。

  「你要钱做什么?去做人工流产把你肚子里的孽种打掉么?不用去诊所,我可以把你免费肏流产的。」

  「人家肚子里是人家老公的孩子啦?人家出来卖只是还高利贷而已。」
  「多少钱?」

  「100块钱,我的屄随您肏,我的奶子任您玩。」

  「太贵了吧,你都生过小孩了,屄应该都松了吧?说实话,要不是看在你以前对我还不错的份上,我还不会照顾你生意呢!你看人家都是五十块钱。」说着他指着附近一个又老又丑的失足妇女,以前我们家有些什么用旧东西总会送给张伯伯。

  「张哥,人家虽然生过儿子并且前不就被人轮奸的松了,但人家的屄刚做过阴道紧缩术,可紧了,肏起来可舒服了。而且人家是半个小时内随您怎么肏. 」
  「但是你的阴道虽然紧但也不嫩了吧?她妈的,以前总用你们家用旧的东西,没想到今天能肏你老公用过的屄。」

  「人家的阴道非常嫩的。」

  「为啥会非常嫩?」

  「人家的阴道一直都被男人们虐待到伤痕累累,阴道的所有地方都重新长出来过,所以特别新特别嫩。」

  「是么?」

  「嗯!」

  「那你说说他们怎么虐待你的阴道的?」

  「他们有的人是用脚踢人家的屄踢到痉挛,有的是用鞭子抽人家的屄抽到痉挛,还有的用很烫的东西烫人家阴道烫到痉挛。」听到妈妈的屄平时是怎么被男人们玩弄和虐待的,老张一脸的不可思议和激动。

  「他们把你的屄搞伤了肏起来不就没意思了。」

  「不是的,我被搞痉挛的屄肏起来非常的爽,而且他们说把我阴道搞伤后再肏,屄里的伤口刮着鸡巴,肏起来也特别舒服。」

  「还是算了吧,你怀着孕,到时候你拍被肏流产肯定肏的不爽,算了。」
  「张哥,人家虽然怀孕,但我的屄你可以随便肏……」

  「我多给你10块,你的屄我随便虐也可以么?」

  「10块是不是太少了点,能多给点么?」

  「25块不能再多了」

  妈妈这时没有说话,只是美目含着泪,微微点了点头。

  「但先说好要说,如果我把你肏流产了,我不但不负责,而且嫖资我也不付了。」

  「嗯!」

  然后张伯伯就将妈妈带进了一个小巷子,当我想走进暗巷时,一个大叔拦住了我,是扫大街的老宋,老宋是妈妈饭店街道上的保洁员,妈妈一直对他很好,没有因为他只是个扫马路的就看不起他,每天中午还免费给他中饭吃夏天还送他各种饮料……

  「小妹妹,这么小就出来卖屄啊?肏你一次多少钱啊?」

  「我不是,我只想进巷子里……」

  「原来你喜欢在巷子里被肏啊?」说着他也把我拖进了巷子。

  「啊啊啊!」妈妈双手抓着一个水管,将自己的身体摆成方便人肏的角度,刚刚的老头正抓着妈妈的头发肏干着妈妈,原来妈妈在这里就开始卖淫。

  「哈哈哈,你老公以前老把他用过的东西送我用,结果今天让我肏了他的老婆还让我狠狠虐待,下次让你老公把你送到我的传达室给我肏给我虐待!」
  「呜呜呜!不要,不要让我老公知道我出来做妓女,呜呜呜!」

  「你老公不知道你出来做妓女?」

  「啊啊啊!他不知道的,他每天都很忙而且和我分房睡。」

  「分房睡?」

  「嗯,我怀孕后我老公有次差点没忍住想和我做爱,所以后面他就自觉不和我睡了。」

  「所以你怀孕后你没和你老公做过?」

  「没有,他怕和我做爱对胎儿不好,所以坚决不肯和我做。」

  「哈哈哈,自己珍惜不不忍心碰的妻子在别人却被其他男人任意轮奸虐待,哈哈哈。」

  「呜呜呜,你肏人家虐待人家就好了,为什么要提我老公,呜呜呜,人家还是爱着人家老公的,呜呜呜。」

  「哦,原来是张芳芳老板娘啊?你运气挺不错的啊,居然让你先肏了。」
  「你也不差啊,这么漂亮这么嫩的小女孩让你肏,再说妓女而已么,等我肏完了再给你肏. 」

  「哈哈哈,好,平时老板娘对我那么好,但那是没钱没法照顾老板娘饭店的生意,现在老板娘出来做妓女肯定要照顾下生意咯。」

  「哈哈哈,既然有缘一起嫖娼,我给你看个刺激的。贱货平常那些嫖客会用什么方法虐待你来助性啊?」

  「啊啊啊,客人们最喜欢虐待我的方法有两个,一个就是踢我的屄直到痉挛,一个是抽我的屄直到痉挛。」

  「那种更好玩?」

  「那就要看您的爱好了,有些嫖客喜欢狠狠踢我的屄,让我发出凄惨的淫叫和哭声用来助性,因为用脚踢我阴道我会痉挛的很厉害,而且会受比较重伤,所以再肏我被踢痉挛踢伤的屄的时候,也可以听到我凄惨的哭叫声。只不过我被踢伤的屄会比较松,肏起来也许没那么爽。」

  「那抽你的屄呢?」

  「啊啊啊,其实抽我屄的时候我的哭叫声也挺惨的而且痉挛的也很厉害,而且抽完我的屄后,我的屄还是很紧的而且屄口会被抽的肿起来,肏起会比平时还紧。但是因为很难抽到我阴道深处,所以伤口都集中在我的屄口,而且我阴道受的伤也会轻点。」妈妈为了取悦嫖客,居然这么详细的告诉他怎么虐待自己的屄会让他更爽。

  正在肏我的嫖客宋伯伯听到妈妈说出如此下贱的话,他的鸡巴在我体内变的更硬了。

  「你对你性虐待很熟悉啊?」

  「人家做肉便,做妓女也有好几个月了,开始的时候他们肏我。肏到射精鸡巴软了,都会把绑起来虐待,在虐待我的时候,他们的鸡巴会又会硬起来,然后他们就会轮奸我被虐待过的我。到了后来虐待我就变成了必备项目,而且他们也越来越变态,手段也一次比一次残忍。我肚子越来越大,他们却对我越来越残忍,真不知道以后怎么办……」

  「我管你呢,不过看来的确要趁现在玩你,要不然就没得玩了。去摆好姿势。」张伯伯边说边抚摸妈妈的肚子。

  妈妈爬到路边突出的台子上,妈妈踩着高跟鞋蹲在台子上,双手扒开自己自己的阴道,尽量让自己阴道里粉红色的嫩肉露出来。老宋解下了自己的皮带并且拿出手机开始拍摄。

  「我先抽你的屄吧,不想这么快把你屄踢烂了,我还是喜欢肏紧的屄。」
  「不要拍人家啦!」

  「留个纪念啦!多给你五块钱。」

  「嗯,那你别把视频到处乱发哦!」说着妈妈接过了钱。

  「啪!」张伯伯没有说话,只是抬手开始抽打妈妈。

  「啊!呜呜呜!啊!」老宋的皮带无情的抽在妈妈的屄上,每抽一下,妈妈都不由自主的重重的跪在水泥台子上。

  妈妈被老宋抽的哭的梨花带雨的,但她每次刚开始哭新的一皮带就又抽她她屄上,让妈妈停止哭泣惨叫起来。

  有的时候老宋抽的不准,会抽到妈妈的丝袜美腿上,最后妈妈的腿上的丝袜都被抽烂了,膝盖也被撞的红彤彤的,阴道口更是步满伤痕。妈妈哭的早就哽咽起来了,终于妈妈的屄被抽的痉挛起来。

  「啊啊啊啊!」嫖客又将妈妈按在台子上强奸了起来。这一次因为妈妈阴道被抽伤的原因,妈妈的每次肏时的淫叫都特别凄惨。

  我一边被嫖客按着肏一边看妈妈被性虐待,我的心也在滴血,一边被肏一边哭泣着。

  「你妈还不是为了你,你也要努力啊。」

  「这个人妻孕妇肏起来的确很爽,25块钱的附加性虐待服务也的确不错。」嫖客根本不管妈妈的哭叫,全力肏着妈妈被他抽的受伤的屄。

  「我肏,把你虐成这样只多收25块?」

  「嗯,但是只有今天有这个价格。」

  「啊啊啊!」

  「嗯啊啊啊!」嫖客伯伯们终于在我们体内射入了精液。

  宋伯伯在我体内发泄后将我扔在了地上,然后扔了一些纸钞钱在我身上,妈妈更是惨不可言,眼睛里满是泪水,眼睛都哭红了,屄口被抽的鲜红,嘴唇却发白。

  宋伯伯走到妈妈身边轻蔑的看着妈妈,「贱货,别装死,我来照顾你生意了。」妈妈听到后赶紧忍着剧痛起身,妈妈把嫖资塞进随身小包里,又将眼眶中的眼泪擦去又从包里拿出了口红涂上,又补了补妆,妈妈又脱下早被弄烂的丝袜又从包里拿出了新的长筒丝袜穿在了腿上。

  「您想怎么样玩人家啊?」

  「你还重新打扮?」

  「嗯,人家是妓女么,您是客人,人家当然要用最美的一面来招待客人。」妈妈忍着痛强挤出了笑容。「请问您想要怎么虐待我?」

  老宋看看自己的脚又看了看妈妈的已经受伤的屄,妈妈的双腿虽然不由自主的颤抖着,但她仍然自觉的把屄抬到适合老宋踢的高度。

  妈妈刚才已经被虐待的很惨,妈妈要是再被这样虐待肯定受不了的,肯定会被肏流产甚至被肏死的。

  「伯伯们,你要玩性虐待您也可以虐待我。我也有性虐待这项服务。」我跪在他脚边希望他可以放过妈妈。「而且我的性虐待服务价格更便宜只要多加十块。你们踢我吧。」

  「您踢人家吧!但人家真的很需要钱,人家虽然不能再便宜了但可以……」妈妈在老宋耳边说着什么,宋伯伯不可思议的睁大眼睛。

  「好,成交。老板娘,我可是看在你以前对我不错的份子上我才照顾你生意的哦?」虽然我不知道妈妈答应了他什么,但我从妈妈的眼神里似乎看出了些许后悔。

  「伯伯,妈……她答应您的条件,我也可以答应您。」

  「没事,我来照顾你生意。」老张色咪咪对我说道。

  「不,人家是想给……」

  「妓女还能挑嫖客的么?」说着抓起我的头发将我脱到妈妈身边。

  「嗯嗯嗯!」老宋把脚在妈妈的屄口摩擦着。

  「我马上就要踢你的屄了,万一把你踢死就不好了,来你有什么遗言要说么么?」老宋用手机对着妈妈开始摄像。

  「呜呜呜!其实人家前几天刚做过阴道紧缩手术这是人家阴道做过紧缩术后第一次被虐待的这么狠,医生说他在做手术的时候把人家的屄缝的特别小特别紧,弹性也会很好。」妈妈含着泪边介绍自己的屄边将自己已经受伤的屄掰开。
  「啊啊啊啊啊!」嫖客宋伯伯狠狠的踢着妈妈的屄,巷子里回荡着妈妈惨叫声。

  「啊啊啊啊!」我也发出了惨叫声,不过我是跪趴着让老宋踢我的下体的,知道亲身经历才了解到妈妈被虐待时的痛苦。

  「我们换个踢?」

  「好!」

  「啊啊啊!」

  「嗯,还是人妻孕妇的屄踢起来舒服。」

  「对!」

  「你们踢我的吧,求求你们了。」我只想帮妈妈承担些痛苦。

  「啊!啊!啊!」两个男人突然不耐烦的对我下体猛烈的踢着,他们直到把我踢的半死无法活动才停脚。

  「妈的,贱货,都说了不喜欢踢你,还在那啰嗦的没玩,你玩喜欢被踢一会踢死你。」

  「你们别生气,你们喜欢踢人家的屄,人家得屄随你们踢。」

  「老板娘,你想想你以前是多清纯,多高傲。我记得一个食客摸了你一下屁股就被你送到派出所,他出好几万你都不肯私了呢。」

  这时妈妈的眼神变的黯然起来,我知道妈妈觉得不是因为下贱才堕落成这样,只是她太想救我了。

  「您别说了,人家现在只是个妓女,为了钱人家什么都可以做。」

  老宋不怀好意的告诉着老张什么,我听不到老宋说的话,只能听到老张不停的说,「这么刺激」「肯定会流产的吧!」「」然后他们就面对面相隔三米站着。
  「啊啊啊!」老张重重踢在妈妈的屄上,把妈妈踢了足足有两米多远,妈妈虽然阴道很疼但她不敢怠慢赶紧把调整好高度把自己的屄又送到了老宋的脚边。
  「你要多用点力啊!像我这样。」

  「啊啊啊啊!」这次妈妈被踢的有三米多远。就这样他们把妈妈的屄当足球一样踢来踢去,而我只能一旁也无能为力的看着。

  「啊!」在巷子里妈妈的凄惨的淫叫和哭泣声此起彼伏。

  「人家,啊啊啊,人家的屄抽筋了,可以肏了。」

  然而两个嫖客却没有停下的意思,仍然把妈妈踢来踢去,直到后来妈妈得屄痉挛到脚完全无法踢进屄里他们才停止。

  「还是有点紧啊。」张大爷边肏边说。

  「您只要啊啊啊!掌握我阴道抽搐的规律,等我阴道舒张的时候肏进来,额啊!在下次舒张的时候拔出去。」

  「真的!我的鸡巴在她屄里被她阴道一抽一抽的按摩的好爽。」

  老张肏着妈妈,老宋只好在我身上发泄。

  「下面该下一个服务了。」

  「对了,她刚才答还应你怎么虐她了?」

  「你看到就可以了。」

  妈妈颤巍巍的从包里拿出了刚才破掉的那双丝袜。

  「嗯,啊啊啊!」妈妈把丝袜塞进了自己的屄里,塞到一半后,老宋扫大街用的簸箕上有一根木棒。妈妈双腿颤抖着走到木棒上,将自己的屄对准木棒蹲了下去!丝袜和木棒慢慢消失在妈妈屄内。

  「小文,你看看你妈妈为了救你多努力。」张伯伯的话如同晴天霹雳。
  「张伯伯原来你也早知道……」

  「当然,很多人都听说张芳芳的儿子把自己打扮成女的让变态轮奸自己,看来是真的。」

  「张伯伯你千万别让妈妈知道,她会受不了的。」

  「那你就闭嘴看你妈的表演就好。」

  一些淫水精液混着鲜血慢慢从妈妈的屄里顺着插着妈妈阴道的木棒里流出来。
  「宋哥,张哥木棒抵着人家子宫口了,请……人家……」

  「好了,这这可是你刚才主动和我说,要不然我也不会不去嫖人家小姑娘。人家价格可比你便宜。」

  「嗯!请……」妈妈闭上眼睛自暴自弃的说道。

  「睁眼盯着自己的屄看!」

  宋伯伯和张伯伯走到妈妈的两侧,「一,二,三!」

  「啊啊啊!子宫!」宋伯伯和张伯伯居然同时踢妈妈的脚,让妈妈的双脚离地,身体的重心木棒的。「两位……大哥,人家已经把丝袜塞满人家的屄了,人家的子宫口也被丝袜你们现在肏人家一定不会觉得松了。」

  张伯伯把木棒从妈妈屄内抽出来,把自己的鸡巴插了进去。

  「啊啊啊!」

  我不敢想象妈妈现在会堕落成这样,扫大街的和看大门的花这么点钱,就能让妈妈作贱自己作到这种程度,这让我想起了狱警对我说的话,「你妈在外面比在监狱里得要惨一万倍。」我现在相信了他的话,我知道妈妈非常想给爸爸把肚子里的孩子生下来,她这样让嫖客折磨自己她不担心自己会被肏流产么?

  「你让我们这样虐待你后再这样肏你,不会把你肏流产吧?」虽然张伯伯这样顺但他肏妈妈的力度却越来越大。

  「啊啊啊啊!人家是妓女,您现在是嫖客,您花了钱就得让您尽兴。啊啊啊!人家肯定也担心被肏流产啦,这毕竟是我老公得亲生骨肉,她和我儿子是我现在过下去唯一动力。但从我被雄哥他们轮奸开始,每时每刻都在担心会不会被肏流产。啊啊啊!」

  「老板娘你知道么?你以前在我心目中就女神一样,给我们这些扫马路的提供免费午餐和饮料。我们那时候经常偷拍你照片和视频然后晚上打飞机。没想到我今天不但能肏到你还能和你玩性虐待。」

  「啊啊啊,对你们来说是只玩性虐待而已,啊啊啊,对于我来说你们每次玩弄都可是对我极大的摧残。啊啊啊!」

  「好啦!我们又不是没给你钱,老子花钱了你就得让老子爽。」

  「嗯!你能把我介绍给那些同事么,他们曾经女神沦为妓女让他们肏的话,他们应该挺兴奋的吧!」

  「丑话说在前面,他们可是群变态的禽兽。」

  「啊啊啊!人家现在是妓女,啊啊啊!给钱不就是让你们玩的么?啊啊啊!」
  「贱货,亏我以前还把你当女神!老子把你肏流产,把你肏死!」张伯伯似乎真想把妈妈把肏流产一样疯狂的肏着妈妈,最后将鸡巴死死抵着妈妈子宫口的射出了大量的精液。

  「那我给你拍个宣传视频给我那些扫大街的同事看看。」

  「我也要拍给我朋友们看。」

  「好的!」妈妈自觉的跪在地上,妈妈想擦掉眼泪,但她想了想又停手了,让眼泪挂在眼眶上。

  「我们开始录了。」

  「人家叫张芳芳,以前是莲花阁的老板娘,现在是一个下贱的人妻孕妇妓女,人家的价格公道,而且人家还提供性虐待服务,你们看人家的阴道甚至子宫口刚刚就被狠狠的虐待过,把人家的阴道虐待到抽筋再肏的话会非常爽。您要觉得我我的屄不够紧得话,可以像现在一样把丝袜塞到人家屄里再肏. 」说着妈妈打开自己的双腿,有一段丝袜从妈妈的屄里露出来像挂在屄上的一样,「不过一定要把丝袜塞进人家子宫口里固定住,这样在肏人家的时候丝袜就不会老掉出来了。你们看……啊啊啊!」妈妈轻轻拽着从屄里露出的丝袜自慰,「啊啊啊!」最终妈妈又一次达到了高潮,淫水从屄里喷涌而出淋湿了丝袜和地面。

  「完美,老板娘你说哪个妓女能比你还下贱的,他们看了视频一定会来照顾你生意的。」

  「谢谢你,你们多介绍点人来嫖我,我以后给你们打折。」老宋拿出水壶开始喝水,妈妈看着老宋喝着水,妈妈此时也是口干舌燥。

  「宋哥能给我喝点水么?刚才又被你被虐待又被你们肏,喷了好多淫水,现在口好干。」老「你想喝水?」

  「嗯!求求你给我喝一口吧!」

  「老板娘你想喝我肯定会给你喝的,你以前对我那么好,天天给我饮料喝。」
  「谢谢!」妈妈跪在地上,把脖子想狗一样伸着,老宋拿着水壶往妈妈嘴里倒,但最后只有一滴水。

  「老板娘对不起哦,原来我喝完了。」

  「没事,没事。」

  「不过我还有水你喝么?不过可能有点味道。」宋伯伯不怀好意的说着。
  「我喝,我喝。」

  「看来你真的很渴。」宋伯伯边说边说边两腿岔开拉开了裤子拉链,做出了准备小便的样子!

  妈妈恐惧的抬头用哀求的眼神看着宋伯伯摇了了摇了头。

  「人家不渴了,人家真的不渴了!」

  「啪!啪!啪!啪!」宋伯伯无情的抽打着脸。

  「贱货!你以为自己真的是妓女?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就是一个肉便器而已。」
  「呜呜呜!人家不是那种肉便器啦!不是啦!呜呜呜!」

  「不是?妓女会让人那样虐待?你就是个公共厕所肉便器!我给你两毛钱让我上厕所!」

  说着他把两毛钱摔在了妈妈脸上。

  妈妈惨兮兮的看着宋伯伯,「最便宜的公共厕所也要5毛钱……」

  「贱货!」宋伯伯又掏出3毛钱甩在妈妈脸上落在地上,妈妈赶紧寻找掉地上的钱。

  「还有一毛钱,怎么找不到了?」妈妈跪在地上怎么到找不到剩下的钱。
  「好了,先别找了。我憋不住了。」宋伯伯做出了男人小便的动作掏出了鸡巴。妈妈跪着走到宋伯伯的鸡巴前,抬起头张来嘴。「如果有一滴落到地上,可是要罚你款的。」

  「呲呲呲!」宋伯伯就像平常小便一样,将尿尿在了妈妈嘴里,妈妈不停的吞咽着嘴里的尿,没有一滴漏出来的。

  「哈哈哈哈哈!你就是天生的肉便器!哈哈哈哈!」宋伯伯一边在妈妈嘴里小便一边狂笑,最后由衷的感叹着。

  妈妈听着宋伯伯对他的侮辱,两行清泪从妈妈眼里说着妈妈的脸流下,滴在地上。

  「咳咳!」妈妈被呛的连连咳嗽。

  又有五毛钱被扔到妈妈脸上,妈妈呆呆的看着五毛钱,又一次抬起头张来了嘴。

  大叔在我体内发泄完了,将我扔在了地上,然后扔了几十块钱在我的身上。
  我和妈妈恢复了会又回到街边开始卖屄,当我和妈妈站在街边等着嫖客的时候,男人们只要出50块钱就能把我带到巷子里肏一次,而妈妈是51块钱肏一次,因为妈妈屄里塞着丝袜肏起来很新鲜感。

  「老板娘又出来卖屄啊?这是啥啊?丝袜?」有一个农民工走到妈妈面前和妈妈说道。

  「嗯,人家是妓女不卖屄卖什么啊。有个嫖客让我把丝袜塞屄里肏我,听肏过我的那些嫖客说肏起来非常爽。」

  「好啊,我和我工友们说有个人妻孕妇妓女非常下贱,怎么性虐待都可以价格还不贵。」

  「谢谢你帮人家拉客。」

  「你的工友们呢?」

  「他们在工棚等着呢!」

  「让我去工地上卖?」这时妈妈脸上露出万分惊恐的表情,妈妈被男人被虐待都没露出这样的表情。

  「怎么了?」

  「人家上次去工地上卖,后来被他们搞的几乎……」

  「你无论被怎么虐待不都正常么?放心啦,这回又不是上次的工地,我和他们说过了他们不会刻意把你搞流产的。」

  「好吧!不过你一定不要让他们太过分了。」

  「我有分寸的。」

  「叔叔,我是今天新来的妓女,我叫雯雯,我虽然刚做妓女,但人家」屄「很嫩的,而且你们想对我都可以。」我知道工地上的民工很多,如果就妈妈一个去卖淫的话,也许妈妈会被肏的很惨的,是所以我要陪着妈妈「是么?」民工说着把手伸到我的裙子里。

  「嗯!」

  「你是旁边这个骚货的儿子吧?」民工在我耳边轻轻说道。

  「你怎么知道……」

  「我怎么知道不重要,正好我们工地上有几个变态狂喜欢你这个调调。不过丑话说在前头,被他们玩过后可都很惨的。」

  「我能受的了。」

  「你就和你妈一样贱,唉,可惜你不是真的女儿身,否则一定更好玩。」
  妈妈和我跟着民工走了,我们和民工走到了一处的工地。

  「老板娘,又来卖淫啊,你居然还没被肏流产啊?」

  「嗯,我今天偷偷跑出来的,只能卖一会,你们也千万别像上次一样喊那么多人轮奸我了。」

  「我们有分寸,你这种无论怎么肏怎么虐待都没有流产的孕妇妓女到哪找啊?」
  「人家也不是怎么肏也不会流产啦!」

  「哦?那你教我们怎么把你肏流产啊!」

  「今天你的屄怎么卖啊?」

  「人家听你们的。」

  「那就这个价钱吧!」

  「是不是太低了点?」

  「你可以薄利多销啊,这些农民工都没什么钱的。」

  「哦,但时间可别太久了,我偷跑出来的。」

  「居然还有卖屄的妓女让嫖客开价的?」

  「妈的,什么孕妇妓女,就是个孕妇肉便器。她作肉便器作习惯了,偷偷出来作妓女根本不知道怎么卖。」

  「你到时候肏她的时候记得用最大的力气狠狠的肏就行了。」

  「你好像挺恨她的么?」

  「妈的,老子第一次肏她的时候一块钱随便肏随便玩,现在要这么贵!」这个农民工狠狠的说着。

  妈妈和民工头子谈好了价格,妈妈熟练的趴在桌子上。

  「她的屄里塞着丝袜!」

  「你屄刚刚被虐待过?」

  「嗯,刚才……」妈妈一五一十的把嫖客怎么虐待她的说了出来,农民工听着妈妈描述刚刚的嫖客怎么虐待她的都兴奋的开始打起了飞机。

  「你今天带了多少双丝袜,人家屄里一双肉丝,腿上一双肉丝,包里还有两双肉丝,一双黑丝,一双白丝,不过我的黑丝白丝都比较厚。」

  「这么少啊?不知道够不够玩的,下次出来做妓女卖屄的时候,记得多带出来。」

  「你们怎么都喜欢玩丝袜啊,而且你还要那么多。」

  「看到你屄里塞着丝袜,所以想到几个新玩法。」

  「好的,人家下次多带几双丝袜,您对颜色厚度有要求么?」

  「颜色么?肉丝白丝黑丝都要有,除了肉丝可以有稍微薄点的外,其他都要厚的,粗糙的,光滑的都要有。还有买些高级的丝袜,别买那些便宜的。」
  「哦!」

  「别聊天了,我们的鸡巴都要爆了。」

  「一个妓女而已,我们付钱,就得随我们肏随我们怎么玩!」

  「是的,你们先把她轮奸一边后我再给你们看的精彩的,再让你们轮奸她,你们就懂了。」

  「啊啊啊!子宫口!」工头边说边把塞到妈妈子宫口的丝袜拉了出来,工头把妈妈妈妈屄里的丝袜拉了出来放在一边,丝袜上满是精液,淫水和鲜血的痕迹。
  工头掏出了肮脏的大鸡巴狠狠肏进妈妈的屄里,开始剧烈的抽插着。

  「你的屄被虐待的那么惨,怎么比以前的要紧那么多?」

  「人家做了阴道紧缩术,现在人家阴道特别紧。」

  「我肏,你为什么做这个手术。」

  「前段时间,我被轮奸的时候,他们肏我屄的的时候玩的太嗨了,把我的屄肏烂了,嗯,被玩的太松了的话再做妓女或者肉便器的时候,会让客人肏的不爽,所以他们让我做这个手术,这样我的屄紧一点才好用来赚钱。」

  「妈的,贱货,你被肏流产就是活该!不过你居然有钱做这种手术。」
  「我借高利贷做的,求你了,啊啊啊,别把人家肏流产了,你答应过人家的,啊啊啊!」

  没有人回复妈妈的话,农民工们一个个将钱给工头后就开始肏妈妈的屄,妈妈按他们的要求把自己的肉体摆成各种姿势让们肏,妈妈虽然表现的特别下贱淫荡,但当看到农民工把妈妈按在破旧的桌子上轮奸的时候,眼泪不停在眼眶里打着转的时候,我知道妈妈做的一切都是身不由己都是为了救我。

  一个民工托起妈妈的丝袜脚,然后用赃鸡巴在妈妈的脚和高跟鞋间抽插,另一个民工也如法炮制的肏着妈妈的脚。

  有个农民工实在等不及了,他掏出大鸡巴肏进了妈妈的屁眼里。

  「啊啊啊!啊啊啊!疼啊!不要肏人家那里!!」妈妈凄惨的叫声回荡在工地上。没有民工肏妈妈的嘴,也许他们喜欢听妈妈的淫叫吧。

  「你的屄肏起来好爽!不愧是做过阴道紧缩术的孕妇。」

  「啊啊啊!谢谢,啊啊啊,夸奖,人家是妓女,妓女就得想办法让嫖客肏的爽,啊啊啊!您反正您付了钱了,您只管自己爽就行了,一点都不用理会我。」
  「真是个贱货,活该会有那样的下场。」

  「那种下场?」

  「等会你就知道了。」

  听说民工的对话,他们似乎马上要对妈妈做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但我现在也无能为力,因为我也被几个大叔按在一张破桌子上轮奸着。

  他们轮奸完妈妈一轮后,妈妈脱下了满是淫水和精液的丝袜又穿上新的丝袜后将穿过的丝袜递给了工头。

  「你们干嘛拿绳子绑着人家,人家就算被你们虐待也不会反抗的啦,没必要绑着人家手啦!啊啊啊,人家手腕好疼。」

  「再紧点。」

  「已经最紧了,在紧就把她手拉断了?」

  「没事。」

  「打死结不要活结。」

  「你们到底要做什么呀?」妈妈似乎感觉他们不单是性虐待她这么简单,声音里带恐惧。

  他们根本不管妈妈的只管把妈妈绑好,「你们别玩太久了,在过两个小时我就要回饭店上班了。晚上有个重要客人。」

  「这么心急回去做肉便器?」妈妈听到肉便器三个字眼神又暗淡下来没有说话。

  「我们不会把时间延长的,那再多给你100块钱。」

  「谢谢老板,谢谢老板。虽然不清楚你们要对人家做什么,但你们是怕我一会害怕的挣扎吧?」

  「对!」

  「那你们为什么不把人家腿绑起来啊?」

  「我们还没想好怎么绑你的腿。」

  「人家最近发现人家有个特殊的技能,能让你们虐待我虐的更爽……」一张50块钱被扔到妈妈面前。

  「人家发现我特别送容易被弄脱臼,只要我和别人一起用劲,就能把我搞脱臼,你们虐待。」

  「啊啊啊!人家腿脱臼啦!」民工把妈妈腿拉脱臼后,将妈妈的腿掰到脑后把妈妈对折起来后又将妈妈的腿死死的绑了起来。

  「好啦,现在人家被你们绑的绝对没法挣扎了,你们就告诉人家你们要怎么虐待我啦!」

  工头走到妈妈边上对妈妈耳语起来,「不要,人家不要,求求你们,人家不玩了,人家把所有钱还给你们就当给你们白肏了,而且人家再给你们免费轮奸一遍。你们别这样玩我!」妈妈不知道听到了什么,一边尽力挣扎一边哀求到。
  「定金你都收了还想反悔?迟了。」

  「但人家真的受不了的。」

  「来来来,我们来开个赌局,老板娘被虐待后肏完母子平安的赔率是一赔五,老板娘被搞死得赔率是一赔二,老板娘就搞流产的赔率是一赔一,来下注吧。」
  很多人都把钱下在了,第2选项和第3选项里,有个民工像赌妈妈母子平安,但他工友和他说了几句话,他却加注下在了赌第3选项里。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