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为什么我身边都是奇奇怪怪的女生】(47-51)【作者:247353079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四十七章

  「嘻嘻,小崎崎~ 明明是你把我们喊过来的,怎么这么晚才过来呢?」坐在部室的椅子上的真莱,看着姗姗来迟的崎人,带着好奇的语气问道,随后就像是想到什么似,双手合掌一拍,如同恍然大悟一般说道,「我明白了,小崎崎你一定是迷路了吧?!」

  「鬼才会迷路啊!」对方那充满挪揄的话语,让崎人忍不住下意识的吐槽,要知道中间关于深雪的小插曲就已经让他足够感到头大了,现在又被对方这样取笑,如果不是碍于对方的身份,他可真想对待有子那样对待真莱。

  看到崎人的模样,真莱又是一副神经大条的笑了几声,随后才开口问道:「小崎崎,那么你今天中午喊我们过来是有什么事情吗?难道说只是半天没见面,就想我们了,如果真的是这样我会害羞的呢~ 嘻嘻~ 」

  强压下想要用拳头钻对方太阳穴的冲动,崎人没好气的说动啊:「放心吧,绝对不会有这样的可能性。而且真莱前辈我可是真的要恨死你了,要知道昨天下午在你离开之后,我就被鬼怪袭击了,差点就把命交代在那里了!」说到这里的时候,崎人的情绪也不由上来,如果不是因为真莱前辈用灵力把他引导成这所谓的灵虐体质的话,他也不可能会遇到那么大的危险,现在即使是回想起那时候的场景,就有点心有余悸啊!

  只是让崎人没有想到的是,在听到他的话语之后,坐在椅子上的真莱的双眼猛然收缩起来,脸上原先那随意的表情消失的无影无踪,完全可以说是迅速的冲到他的身边,一边伸出手来回抚摸着他的身上,一边带着异常焦急慌张的语气说动啊:「小崎崎!你没事吧!你没有受伤吧!你身体没有问题吧!」

  看着真莱那发自内心,没有一丝一毫作假的关心和慌乱的模样,让崎人愣在原地,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等到对方那挂着担心神色的脸蛋几乎要和自己贴到一起的时候,他才回过神来,下意识的拉开和对方之间的距离,有些不自在的说道:「真莱前辈,我没事,因为被袭击的地点就在青山神社的附近,所以被相叶遥江同学所救,没有受到任何伤害。」看到真莱这样的模样,原本崎人心中准备向对方发难发泄的话语也完全说不出口,也因此让他的表情变得这么古怪。
  在听到崎人的回答之后,真莱才像是放心下来,用手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带着笑容轻声的充满感激的声音,如同喃喃自语道:「真的是太好了……」

  这样的笑容相比起真莱平时那种专门戏弄人时候所露出的表情完全不一样,在这份笑容之中包含着纯粹着欣喜和感激的神色,再加上对方这幅完全如同女生一样的打扮,不知不觉让崎人有些看呆起来。

  「咕嘿嘿~ 黑川学长和部长的气氛变得真是不错!而且刚才部长双手在黑川学长身上随意抚摸的场景实在是太棒了,那充满爱欲交缠的触摸,我一定要好好的在脑海之中保存一辈子!咕嘿嘿~ 」可惜很快这幅意境就被不和谐的声音打破,原本站在旁边的有子,正脸颊泛红,双手合拳,捧在胸前,带着一副陶醉的模样说道,那不和谐的声音正是从她的嘴中不断流出。

  在意识到自己竟然会对作为男生的真莱前辈的笑容看待,崎人心中的羞耻可想而知,所以为了掩饰这份感情,他不由用力的钻动着有子的脑袋,带着生气和急促的声音说道:「我现在就要你对刚才的景象完全失忆!」

  「痛痛痛!黑川学长!这个时候对于你最重要的是眼前的部长,你可不能辜负部长对你的一片心意,回应对方的爱情,并且拥抱……啊啊啊!痛痛痛!」即使是被崎人钻动着太阳穴,有子还贼心不死的想要继续劝说着对方,这也造成了她只能发出更加响亮的痛呼声来。

  在同时,真莱也从刚才的状态之中反应过来,听着有子的话语,回想起刚才自己一定是露出了非常慌忙的表现来,所以脸上的笑容稍微有些不自然起来,像是带上了淡淡的红霞,但是很快的就在他的脸上隐去,没有让正在日常斗嘴的两人发现。

  所以现在的真莱轻笑了一声说道:「嘻嘻~ 既然是小崎崎没有发生什么事情就是最好的事情,不然的话我们部门缺少一人的话,很难继续存在下去,那时候再去二年级找一位学生可是非常的麻烦呢~ 」

  「我的价值就只有这样嘛!」崎人忍不住的大声的吐槽道,不过吐槽归吐槽,他倒是没有对对方的话语感到多么生气,毕竟刚才对方那种关心的模样绝对不是骗人的,或者说真莱前辈正是这样一个人,才会让自己在不断被捉弄下还能继续留在这个部门之中最为重要的原因吧。

  「嘻嘻~ 小崎崎你的存在可是占据了这个部门的三分之一哦~ 」

  「本来就是三个人吧!」

  半开玩笑的说了一声之后,真莱随后稍微带着点认真的表情说道:「不过小崎崎,昨天你遇到的究竟是什么鬼怪?」

  听到对方谈起正事,崎人也放开了有子,无视对方抱怨的话语,在脑海之中稍微组织了一下语句之后,开口说道:「昨天袭击我的准确的来说并非是单纯的鬼怪,而是都市传说之中的无头骑手,穿着暴走族的风衣,没有脑袋,骑着机车,并且拿着手链,就在你们离开后不久突然袭击了站在站牌处的我,如果不是及时逃到青山神社的话,说不定我就会被对方用铁链造成肉酱了吧。」说到这里的时候,他也一阵后怕,那时候的他可是完全凭借着生死之间所爆发出来的肾上腺素,才能勉强不被对方追上,逃到青山神社,等到了遥江的出场,只要自己在那时候稍微慢一拍的话,不是被铁链砸到,就是被对方的机车给撞到,不管是哪个结果,对于自己来说都是足以让自己丧命的事情。

  「都市传说吗……明明我们城市之中的灵力应该不足以产生这类妖怪才对。」真莱难得露出了沉思的表情,微微皱着眉头,对着崎人述说的事情感到疑惑不已。
  「灵力?虽然经常听真莱前辈你说我们的城市灵力浓厚程度低,但是都市传说不是也是类似信仰的力量一样的存在,只要有一定人在恐惧这件事情就会产生的吗?」崎人不由疑惑的开口问道。

  听到崎人的话语,真莱有些讶异的看了他一眼,随后像是明白了什么一样说道:「这应该是相叶学妹告诉你的吧。对方所说的话语并没有错,都市传说的形成就是借助于人们心中对这事物的恐惧,并且在一定范围内传播出来,就会实际的具现出来,就像是人们祈求神明所产生的信仰之力一样,只不过一个为恶,一个为善。只是有一点,我想相叶学妹还不清楚,那就是她以前所在的城市基本上属于灵力丰富的城市,而都市传说的能力形成,除却人们的恐惧心理的话,也需要灵力的支撑,只不过相比起一般妖怪所需的灵力要少很多,只不过我们城市的情况可完全不一样,在五年前……那时候我们神社所侍奉的神明将城市之中的绝大部分灵力抽掉出来,并且以结界的形式,将外界的灵力隔绝开来,所以在城市之中很少会出现强大的妖怪,而这份灵力一般也难以维持这种拥有强大攻击性的都市传说存在。」

  真莱的话语让崎人露出了有些惊讶的神色,开口说道:「抽调灵力?这样的事情,神明也能够做到吗?既然如此的话,为什么其他城市的神明不作出这样的行为,这样不是可以完全的让妖魔虚弱化吗?」

  崎人的话语没有出乎真莱的意料,摇了摇脑袋说道:「小崎崎,你还是想的太简单了。你要知道的是,不仅仅是妖怪,作为灵能者的我们以及神明都需要灵力的维持,在抽调走灵力之后,我们作战能力也会降低,可以说是完全双刃剑的存在,虽然说灵力可以在平时的时候补充,但是在战斗的时候周围空气之中的灵力很难补充身体里面的消耗,造成供不应求的状况,一旦发生,绝对是致命性的要素,所以我在平时准备那么多早先就充好灵力的灵符也和这个原因有关。」
  「是这样吗?」崎人若有所思的点了点脑袋说道,不过听到对方最后所说的话语之后,有些怀疑的看着他说道:「真莱前辈,难道不是因为自己的灵力比较低有关吗?」

  「哈哈……」真莱一边打着哈哈一边转过脑袋,逃避对方的话语,左顾右盼的说道,「小崎崎,不要在意这些无关紧要的细节了。」

  对于此,崎人只能无奈的拍了拍脑袋,自己的真莱前辈可是真心不靠谱啊!
               第四十八章

  在讨论完昨天的都市传说的事情之后,崎人在稍作下停顿之后,继续开口认真的说道:「对了,真莱前辈,我已经知道是谁对我下的诅咒了?」

  崎人的话语让真莱的脸上露出奇怪的表情,带着好奇的语气说道:「咦,小崎崎你怎么知道了?难道说你也会判别灵力的存在,还是说是相叶学妹亲口承认了是她下的诅咒吗?」

  听到真莱的话语,崎人像是想起了什么似,脸上的表情不由先阴沉了下去:「真莱前辈,如果不是你说,我可是差点忘记一件最重要的事情了。」

  对于崎人现在脸色变化,真莱像是有些没有想到,歪了歪脑袋,带着更加疑惑奇怪的表情问道:「小崎崎,你指的是什么重要的事情?」

  虽然说真莱现在的表情显得比较可爱,但是崎人却没有心思去注意这些事情,阴沉着脸蛋说道:「真莱前辈,你为什么没有将我的灵虐体质这件事情告诉我呢!」
  「啊!」似乎是没有想到崎人会说出这个词语来,真莱的表情显得异常惊讶起来,随即转变成慌张的神色,有些结结巴巴的指着他发问道:「小崎崎,你是怎么知道的?!」

  「当然是相叶同学告诉我的,真莱前辈,你这次别想着打岔,快给我老老实实回答我的问题!」崎人带着认真又有些严肃的话语问道,这可是关乎自己身体的事情,他必须要认真的知道关于自己详细的信息,不然真的是怎么死都不知道。
  在听到崎人的回答之后,真莱反而像是松了一口气一样,挥了挥双手,笑着说道:「小崎崎,其实我没有直接告诉你是为了你好哦~ 你看如果你知道自己的真实体质的话,可是更容易去在一起这些小问题,万一在以后引怪的时候走神那就是非常严重的问题了!」

  「你倒是不要将我定位于这种引怪MT的价值啊!」真莱这直白的话语,让崎人真的忍不住大声的吐槽起来。

  真莱似乎是不想要在这个话题上面继续说下去,连忙转移话题轻笑着说道:「对了,小崎崎你还是赶紧告诉我究竟是谁对你下的诅咒,这样的话我也可以帮你消除后患哦!」就像是为了证明自己话语的可信性一样,真莱一边说着一边右手握拳在胸前做了个加油的姿势,像是在证明着自己非常厉害一样。

  崎人直接无视了对方现在这种变相卖萌的行为,对于对方的实力他心里多多少少也有了基本概念,不过因为诅咒的事情还是让他心里不安,所以最后还是开口回答道:「对我下诅咒的人,正是昨天我们忽视了没有去检查的我的青梅竹马吉冈穗,在昨天晚上……和对方聊天的过程之中,她不小心说漏嘴,才让我知道真相,而告诉她这个方法的是被她称为九条前辈的人,具体的情况我没有问出来,不知道真莱前辈你知不知道这个所谓的九条前辈是谁?」

  「九条前辈……」真莱略微一沉思,很快的就带着激动的情绪,双手合掌,开口说道,「根据我的了解的话,叫做九条前辈并且是灵能者的人,应该只有占卜社社长九条彩香一人!」

    =====================================================

  「真莱前辈,我们直接进去没关系吗?对方同样是灵能者,而且还会教授普通人下诅咒的方法,我们不应该先做好完全准备才最好吗?」站在占卜社的社团面前,崎人小心翼翼的看着四周之后,带着担忧的语气说道。

  毕竟这几天的经历可是让他不得不对任何有关灵能的事情都提起万分警惕。
  「没关系没关系,小崎崎你不用担心,彩香酱和我可是熟识,她可不是什么坏女生,我想之前的事情说不定之间存在些误会,现在当面询问一下就可以了。」真莱挥了挥双手满不在意的说道。

  「真莱前辈……」对于真莱这幅随时随刻都神经大条的模样,崎人不由感到有些头痛起来。

  看着崎人这样的模样,真莱倒是也明白他在担忧些什么,毕竟在一开始他可是被对方间接下了诅咒,光是自己的话语应该无法让他安心下来。对于此,真莱很快的从裙摆的兜内掏出一样东西,塞到崎人的手里,笑着说道:「既然小崎崎你这么担心,那么这件东西就送给你,我想应该能够让你安心下来。」

  手心中的东西不大,甚至可以说没有多少的重量,不过在看到这样的物品的时候,崎人还是忍不住露出了惊讶的表情:「真莱前辈,你将这件东西给我,你自己不用吗?」

  原来交在崎人手心之中的,正是当初他看过的符咒,但是也有些许不同的地方,不过他也没有在意,凭借着他特殊的身份,还是能够感觉到符咒之中充满的了白色的灵力,并非是消耗过一次的符咒。这作为真莱对付鬼怪的武器,现在却说要送给他,崎人既然会露出惊讶的表情来。

  不过真莱倒是满不在意的笑着说道:「这样的符咒,我身上还有不少,而且我应该在一开始就将符咒给予你的,万一再遇到什么危险的事情,起码能够有保命的能力。」说道最后的时候,真莱的眼神波动了一下,但很快就回复了平静。
  既然真莱都这么说了,崎人自然不会去拒绝,谁会闲自己命长,能够增加自己生存的几率有一点是一点。只是在想到自己这样的体质是真莱一手造成的,他的心里也难以对对方升起什么感激的心情。

  在看到崎人收下自己的符咒之后,真莱也准备推开眼前的房门,旁边却突然传来一阵让人耳皮发麻的声音:「咕嘿嘿……黑川学长收下了部长的定情信物……咕嘿嘿……」

  「你这个腐烂生物给我稍微看一下场合啊!」崎人没好气的给旁边的有子来了一拳,在看到对方抱着脑袋蹲下去痛呼的时候,带着奇怪的语气说道,「说起来你什么时候跟过来的?我一路上都没有发现你呢?」

  「对啊,香川学妹你是什么时候出现的,我都一直没有注意呢?」真莱也露出了非常惊讶的神情来。

  「唔!黑川学长!部长!你们怎么能够这样子!我一直都在你们的身边啊!Hentai!腹黑!抖s!」得知了两人都无视了自己存在的事实之后,有子不由的发出了一声悲鸣声。

  看到对方这样的模样,真莱轻笑着似乎是想要继续说些什么,不过这个时候身后原本紧闭的房门一下子打开,门口出现一位看上去比较成熟的女生。当然,她的模样也只是十七八岁的模样,加上身上穿着的学生制服,也能够让人明白对方是自己学校的学生,之所以让崎人感到成熟的是,对方身上透露的气质以及……那一对沉甸甸的和自己班主任老师有的一比的丰满巨乳!可以说,在一瞬间就将崎人的目光夺取,牢牢的盯在了上方。

  在出现之后,那位看上去丰满成熟的女生,慵懒的看了一眼四周,在他们三人分别扫视过去,虽然在崎人的身上稍微停留了一会儿,但是很快就转到了真莱的身上,带着没好气的声音说道:「我还以为是谁,一直在我们部门门口大吵大闹的,没想到是真莱,这次你过来又是有什么事情?别跟我说你又没有多余的灵力给灵符充能,我可不是你的充电宝,再这样我可是要收费的!」

  听了对方的话语,崎人不由重新将目光移到真莱的身上,眼神也变得更加可悲和怜悯起来,虽然说他早就知道真莱的实力绝对是在灵能者里面算是倒数的,但是没想到会是比自己想象之中更要可悲的模样,符咒所使用的灵力还可能完全是靠着其他灵能者充能,他都有点看不下去,想要和对方撇开关系了啊!

  被对方这么一说,真莱就算是再镇定,脸上还是露出了明显的红霞,左顾右盼像是转移话题一般说道:「嘻嘻,彩香你在说什么呢,作为一名杰出的灵能者我怎么可能会找你做这些事情呢,哈哈……」

  这话语说出来,在场的人都毫不犹豫的向他投出了鄙视的神色,这也让对方的干笑有些持续不下去,只能尴尬的说道:「彩香,今天我找你是有其他重要的事情,这可是关系到一些误会。」

  虽然有些后悔跟着真莱过来,不过崎人也知道了眼前这位看似成熟的女生,正是占卜社的部长九条彩香,也同样应该是向穗教授诅咒的人。当然现在的他也多多少少明白为什么真莱会说他们之间可能存在误会,毕竟是作为和真莱像是有合作关系的人,就算是真莱能力再弱,但是对方也好歹是守护城市的巫女,对于身边的熟人也比较了解,才能够得出了这样的结论吧。

               第四十九章

  在听到真莱的话语之后,彩香倒是露出了认真的表情,点了点脑袋说道:「如果有重要的事情的话,你就尽情的说出来,我想应该是关系到你身边这位男生的事情吧。」

  似乎是没有想到对方一下子猜到了要点,崎人不由露出惊讶的表情,但随之而来的是疑惑的心情,难道说真的是对方指使的穗这么做的吗?不然的话怎么可能会在一听到真莱的话语就猜测到是和自己有关的事情。

  想必这样的想法也同样存在真莱的脑海之中,就算是一直信任着对方的她,此时也不由稍微后退了一步,有意无意的挡在崎人的面前,表明上则是继续带着平常那种嘻嘻哈哈的表情说道:「就是和小崎崎有关,彩香你是怎么猜到的?」
  稍微愣了一下,似乎是没有反应过来小崎崎指的是谁,不过在反应过来之后,彩香不由摇了摇脑袋,没好气的说道:「你当我是笨蛋吗?直接带一个灵虐体质的人来我门口,只要是个灵能者都能猜到事情和他有关吧!」

  听彩香这么一说,真莱不由松了口气,不过身子倒是没有从崎人的身前移开,笑嘻嘻的说道:「说不定我只是带来显摆呢~ 不过这次的确是和小崎崎有关,你在之前有没有让别人对小崎崎使用出控制诅咒?」

  「这还是我第一次见到这位男生,虽然说对方的灵虐体质确实难见到,但我又不是什么妖魔鬼怪,为什么要对他使用控制诅咒。如果真莱你是故意来找茬想要借此赖我进行符咒充能的话,我可是真的会生气的!」彩香一脸生气的说道,似乎是对对方强加的罪名感到不高兴。

  另一方面,崎人倒是越发的清楚了真莱在其他灵能者面前的可信度是多么的低,这样的场景可是让他都有些看不下去了,只不过为了自己身体诅咒的事情,他还是抢先一步比较详细的问道:「九条前辈,我的名字叫黑川崎人,是二年级C班的学生,不知道你有没有教过一个叫吉冈穗的女生有关于控制诅咒?」
  「小穗?」似乎是听到意想不到的名字,彩香目光再次落到崎人的身后,随后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双手一合掌,指着他说道:「我明白了,原来你就是小穗的男朋友!」

  「咦?!」这回在场的三人都异口同声的发出了一声惊讶的呼声,就像是没有料到对方会说出这样的话语来,像是有子都有些激动的说道:「黑川学长,你明明已经有部长了!而且为什么你要对女生动心啊!啊!」

  「我只会对女生动心好吧!这个时候你就别给我添乱了!」崎人没好气的敲了一下有子的脑袋,暂时忽略真莱脸上同样惊讶的表情,对着彩香说道:「九条前辈,我想你是误会了什么吧?你为什么会认为我是穗的男朋友呢?」

  「因为小穗是我们部门的部员,她可是经常在我们面前提起关于她男朋友的事情,而且关于控制诅咒确实是我教给对方的。因为前几天她在我面前抱怨着,自己男朋友有了她还对其他女生动心出手的事情,所以觉得对方可怜,我就特别将这个诅咒告诉对方。只不过这个诅咒是弱化版本,就算是中诅咒,也只会持续大概一个小时左右。只不过让我没想到的是,你竟然是灵虐体质,你这个花心的男生!」说道最后的时候,彩香看向崎人的目光越发变得不善起来,如果不是真莱在场的话,说不定她都准备转身离开了。

  「该死的穗啊!就知道绝对没有什么好事!」崎人忍不住的向天咆哮了一声,随后也连忙对着彩香解释了自己和对方并非是男女朋友只是青梅竹马的事情。
  在崎人的解释之下,彩香虽然还处于半信半疑的状态,但是总算没有再骂他是花心的汉子,同时也带着疑惑的语气问道:「不过小穗明明是那么可爱的女生,为什么黑川学弟你没有接受对方?还是说你真的像香川学妹说的那样,喜欢男生?!」

  崎人没好气的瞪了身边这乱传播信息的腐女有子,轻轻叹了口气。虽然他很想说出实情,但是有了自己妹妹的前车之鉴,他还是没有选择说出穗的真面目,而是挠了挠脑袋,有些心虚的说道:「那个……其实是我已经有喜欢的女生了。」
  虽然现在崎人所说的话语无疑是谎言,但是只要他不说,其他人怎么知道实情是如何,而且他现在的表现也完全被对方当做是害羞的表现,所以也没有怀疑什么,只是发出了原来如此的感叹,毕竟既然对方已经有喜欢的人,总不可能让别人移情别恋吧,真的会那样轻易改变自己喜欢的女生的无疑是渣男了,如果崎人真的是那样的人,彩香也绝对拼命说服穗改变心意。

  倒是刚才吃了崎人一下,现在又不长记性,拼命的喊着学长已经有了部长,究竟喜欢什么女生的的话语的有子,又很快的吃了崎人一击,重新抱着脑袋跪坐在地面上。

  不过在这同时,崎人心中也有种不可思议的感觉,自己究竟有没有喜欢过什么女生呢?之前自己三个好朋友说着关于女朋友的事情的时候,自己虽然对于他们的建议感到心动,但是自己内心之中究竟是渴望着什么样的女生吗?

  自己所喜欢的……所喜欢的……应该是……在那樱花树下……

  「小崎崎!」独属于真莱的声音在崎人的耳边猛地响起,让崎人如同吓了一跳一般,原本在回忆的思绪一下子完全的中断,回到了现实之中,带着有些奇怪的语气开口问道:「真莱前辈,突然喊这么大声干什么,我可是被吓了一跳!」
  「人家还想问小崎崎你刚才怎么走神了,喊了你那么多次都没有反应,所以我才提高了声音。」真莱不由双手叉腰带着些许抱怨的语气说道。

  没想到自己只是想些事情就出神的这么厉害,崎人不由露出了有些尴尬的笑容,随后掩饰这份不自然一样,他再次开口如同转移话题一般问道:「真莱前辈,你现在喊我是有什么事情吗?」

  听崎人这么一问,真莱脸上抱怨的情绪一扫而空,带着开心的语气笑着说道:「刚才彩香在说因为误会的原因,所以对我们进行补偿,不仅再给我免费给符咒提供灵力,而且说免费帮你占一卜。」

  对于你来说重点只是前面这一项吧。崎人不无恶意的在心中暗自想到,同时下意识的开口说道:「占卜?这种迷信的东西有什么意义吗?」

  「黑川学弟你的话我可是不能当做没有听到!」在崎人的话语刚落,彩香就带着些许生气的语气说道,「我们占卜社可不是街头小巷那些专门坑蒙拐骗的人,我们九条一族可是一直预知未来闻名在整个灵能界,通过灵能者特有的灵力,沟通世间的万物,也因此能够获得一些比较灵验的消息。」

  「噗~ 」还没等对方说完,真莱就忍不住笑出了声,随后挥了挥手掌说道,「好了好了,彩香,如果你骗骗别人就算了,我可是知道你刚好和灵能界的占卜一族同姓氏而已,而你的父母也没有任何的灵能力,根本不是什么所谓的九条一族~ 」

  被真莱这么一说,彩香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通红起来:「真莱你别拆我台啊!起码我要等我把话说完吧!」

  你倒是诚实,就这么直接承认了啊!崎人忍不住的在心中吐槽道,同时原本还因为对方话语稍微有些期待和激动的心情立刻平复下去,和真莱有关系的人到底靠不靠谱的啊!

  咦……不对,这样不是把自己也骂进去了吗!

  真莱倒是看出了崎人眼中越发怀疑的色彩,继续轻笑着说道:「小崎崎,你也不用这么怀疑,虽然说对方并不是九条一族的人,但是对方在灵视方面还是有点天赋,能够稍微占卜一些真实准确的东西出来,对你也是没有害处的。」
  听到真莱这么说了,虽然对于占卜这项事情还有些怀疑,不过崎人也不反对由对方给自己占一卜。

  在事情商量完毕之后,彩香也转身回到自己的部门之中,只是随后让崎人没有意料到的是,对方在转身迈开的时候,突然像是被什么绊到一般,整个人嘭的一声摔倒到在地面上,一下子让整个场景变得寂静起来。

  看到这样的场景,真莱强压着笑意,对着崎人开口小声的解释道:「虽然说彩香她在平时说话聊天的时候都表现的非常正常,但是实际上她可是有着非常天然迷糊的表现,很多的时候甚至会莫名的平地摔。」

  在真莱这么解释的时候,彩香沉默着从地面上重新站起身,只不过崎人还是能够感觉到对方的脸蛋连同耳朵都变得通红起来。这样的糗事,想必不管是发生在谁的身上,都是足够羞耻的事情吧。

               第五十章

  「黑川学弟,将你的手放到这个水晶球上面。」在社团的房间之中,彩香带着认真的语气对着崎人开口说道。

  因为是大中午的原因,所以社团里面也只有彩香一人在,所以倒是不用介意其他什么意外的因素。而彩香现在的表情完全让人无法看出对方之前摔倒时候的糗样,这自然也不会排除对方是在故作冷静。

  当然这也不是崎人在意的事情,现在他的目光完全落在彩香手指指向的那个水晶球上面,就像是在电视上经常能够见到那种占卜师的水晶球,这让他的眉头微皱,心里的不信任感再次涌现上来,忍不住开口问道:「这个水晶球是真货吗?」毕竟现在的场景对于他来说,实在是太有迷信骗人的临场感了。

  没等真莱开口回答,彩香先一步皱着眉头说道:「黑川学弟,我知道你在想些什么。这水晶球只是作为灵力的介质存在,一直呆在真莱身边的你应该清楚这个概念才对,真正与占卜有关的反而是自身的灵力。这只是我对于之前的误会所做的补偿,如果你真的这么一直怀疑下去的话,那就请你直接离开吧。」

  听到彩香说道这个份上,这也是免费给自己进行的占卜,自己再继续这样疑惑发问下去,确实是非常没有礼貌的事情。

  所以在轻轻说了一声抱歉之后,崎人将自己的手掌放到了眼前的水晶球上面。只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在自己的手掌刚刚接触到对方的水晶球之后,就如同打开了一个开关一样,原来平淡无奇随处可见的水晶球顿时整个发光起来,明亮的光泽将原本因为遮挡了阳光显得有些昏暗的部室如同白昼一般明亮。

  在这样的变化之下,崎人下意识的想要将自己的手掌抽回来,但却感觉到水晶球上面传来一股吸力,将他的手掌牢牢的控制在水晶球表面上,无法动摇分毫。
  「小崎崎,不用这么紧张,这属于正常的现象,等到占卜结束就会恢复正常。」在崎人慌张的过程之中,他身边的真莱主动解释到,让他心中稍稍松了一口气,暗中埋怨了一下为什么不早点说,让自己吓一跳,但是还是静下心来,将目光移动到彩香身上。

  现在作为占卜社社长的彩香,正紧紧的闭着双眼,而位于她身边的手指却在轻轻的动作着,伴随着她右手食指向上的滑动,就如同得到一个命令一样,从水晶球从瞬间伸出几条白色射线,如同小蛇一般灵活的顺着崎人的手掌向上飞跃上来。

  这样的场景自然让崎人内心的心跳加快了几分,只是有了前面的经验,真莱也没有特别的反应,崎人还是冷静下来,看着那些白色的丝线,在这瞬间将自己的身体紧紧包裹,同时从他的身体之中有着一种暖洋洋的感觉,心中暗自思考着,难道说这就是所谓灵力所带给人的感觉吗?

  在灵力线将崎人的身体完全包裹之后,紧闭着双眼的彩香再次动作起自己的手指,这一回灵力线开始慢慢的向着他的体内钻动着,就像是要涌进他的体内一般。

  只是下一刻,就像是遇到什么问题一样,彩香的脸色一下子变得糟糕起来,在这瞬间,崎人只感觉自己身体内部如同发热起来,身体四周都涌现出大量白色的光泽。

  这样的景色并没有持续多久,在下一刻,只听一声嘭的声响,在他手心下的水晶球猛地爆裂开来,变成一滩碎片,同时彩香也发出了一声略显难受的呜咽声,身体颤抖了一下,脸上泛起了有些病态的绯红,原本紧闭着双眼一下子张开,剧烈的咳嗽了几声。

  这样的场景让崎人有些发愣起来,似乎是没有明白发生了什么,反而真莱像是早就知道会有这样的情况一样,对着彩香说道:「彩香没关系吧?倒是你的占卜术好像失败了呢~ 」

  「咳咳……」继续轻轻咳嗽了几声之后,彩香才像是回复了正常一样,一边轻抚着自己的胸口一边轻声的说道:「难道说灵虐体质的未来都是无法预料的吗?只是刚才这样的光泽,总感觉像是神明一样……」

  「神明?彩香你在说什么呢,因为失败了所以故意找借口吗?还是想要通过这样的方法,来赖掉赔偿我们的事情吗?」真莱非但没有关心对方现在的身体,反而像是落井下石一般笑着说道。

  「放心吧,答应你的事情我不会少,而且我可以答应你在我毕业之前,都可以免费帮你的灵符充能。」说完这番话之后,彩香还是忍不住白了对方一眼,虽然说只是猜测,但是她非常怀疑现在所发生的事情,对方心中应该明白些什么,就像是故意挖了一个坑让自己钻一样,而且自己也拿对方没有任何的办法。
  真莱倒是没有多去在意对方现在脸上的表情,非常开心的说道:「嘻嘻,这可是彩香你亲自说的哦~ 不要反悔哦~ 」

  其实就如同对方所想的那样,真莱可是非常清楚现在的事情所发生的原因是什么,也正是因为这一点刚才他才一直怂恿着崎人接受对方的占卜。

  彩香的占卜术是通过一开始就储存在水晶球之中的大量灵力,通过接触要占卜的对象身体体内的灵力,以此沟通神灵,获取极其稀少也不稳定的未来视,毕竟就算是普通人,身体内部也会存在一些稀少的灵力,只不过这份灵力和灵能者一类的根本无法比较,就像是杯水车薪一般。当然,灵能者所拥有的强大的战力,也可能会让一些鬼怪舍近求远去袭击普通人这也是国家灵能厅成立的重要原因,以此来保护普通人正常的生活。

  而拥有强大的灵力又没有什么攻击力的灵介者与灵虐者无疑就是鬼怪优先袭击的对象,只不过和灵虐者不同,灵介者容易觉醒为灵能者,而且本身身体内部的灵力容易隐藏起来,在平时正常生活时候很难被发现。至于灵虐者的存在,简直就像是黑夜之中的一盏明灯,只要在一定范围之内,鬼怪都能感觉到他的存在,灵虐者的名号也正是由此而来。

  最为重要的是,现在崎人身上的灵力并非是他自身的灵力,而是真正神明的灵力,神明的未来根本不是普通的灵能者所能预知到的,而现在彩香所做的正是去预知神明的未来,会有这样的结果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不过,距离那时候也有五年了吧……

  真莱的眼光不由自主的落到了崎人的身上,这让还在为刚才现象感到发呆的他,在注意到对方看向自己的目光之后,不由自主的开口问道:「真莱前辈,你知道刚才是怎么回事吗?」

  「嘻嘻~ 小崎崎不用在意这些事情了,既然无法被预知未来,说不定正是灵虐者与众不同的地方呢~ 」真莱倒是毫不犹豫的笑着回答道。

  听到真莱这样的回答,崎人还是多多少少露出失望的神情,不仅仅是现在,昨天在青山神社的时候在自己身上发生的事情所产生的疑惑都没有得到解释,这还是让他有些郁闷的,现在的他只能庆幸着自己不是强迫症,不然的话,不等妖怪袭击,自己就被自己憋死了吧!

  离开了占卜社之后,有子倒是难得主动开口问出了有些正经的问题来:「那个,部长,黑川学长,为什么之前的水晶球会突然爆开啊?」

  「你难道没有看到……」崎人下意识的开口问道,但是想起对方只是一个普通人之后,话锋一转,带着些许疑惑的语句问道,「香川,你之前在占卜社的房间之中看到的场景是怎么样的?」

  「什么怎么样?不是黑川学长你将手放到了水晶球上面,然后过了一段时间水晶球突然就爆炸了,真的是吓了我一跳,害的我脑海之中所构建出来的黑川学长和其他男生美好未来都一下子被打断了!」

  嗯,水晶球你炸的真好!在内心之中暗自吐槽了一句,崎人也明白了在普通人眼中所表露出来的世界的的确确是不同的,看不到任何灵力的表现,所以在她们眼中,看到的只是普通并且显得有些昏暗的部室而已。

  想到这,没有继续回答有子的疑惑,崎人将目光转向了真莱,带着好奇的语气问道:「对了,真莱前辈,昨天我被相叶同学所救的过程之中,对方似乎是用了和拔刀术一样的招式,在接近对方的瞬间,在一阵亮光之下,那个无头骑手就被消灭了。你知道这是什么样的攻击方式吗?」

  听到崎人的话语,真莱的脸上倒是忍不住露出了惊讶的神色来:「这确实可以称之为拔刀术,或者说是灵能界的拔刀术,在攻击之前,通过一手握住刀鞘,一手握住刀柄,源源不断的往刀中输入灵力,然后在接近的瞬间,将刀拔出,那时候爆发出来的灵力能够造成极大的伤害,甚至是一击必杀。」

  「只是……」说到这里的时候真莱稍稍停顿了一下,微微皱着眉头说道,「听说这类拔刀术对于身体内部的灵力需求非常大,修炼这种战斗方式的灵能者的寿命都会非常之短。」

  「咦——?!」

               第五十一章

  「会消耗寿命的战斗方式吗?」崎人一边走在走廊上,一边在心中暗自想到。
  在和真莱分开之后,他都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不由的感到忧心忡忡。在他的心中,有一种想法,默默的驱使着他想要立刻前往对方的教室,告诫遥江停止使用这样的战斗方式。

  只是这样的想法在刚产生的瞬间就被他默默的否定掉了。他又不是遥江的什么人,就算是真的这么去做,对方会听自己的话语吗?

  答案自然是否定的。

  作为一名比真莱来说要厉害许多的灵能者,对方在修炼这种拔刀术的时候,想必早就明白了这个后果,而对方现在一直使用着这样的战斗方式,无疑是在证明着,对方心中拥有着一份执念,拥有着即使是牺牲了自己的生命也无所畏惧的信念,这一定是和遥江昨天没有道出的过去有关系,也让她一直走到了这一步。
  现在的崎人越发的明白了自己对于对方的善良的程度还是看的太轻太轻了。
  明明自己对于她来说只是一个陌生人,她却依旧来拯救自己,而且所消耗还是她自身的寿命,一想到这里,崎人的内心之中就显得压抑起来。

  遥江她使用着咒术避免和普通人的熟识,除了昨天她自己所说的话语之外,说不定也有着因为自己的生命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消失这样悲哀的想法。

  现在的自己有什么办法去帮助到对方吗?没有……就像是昨天那样,自己也只会拖后腿,也只会让对方用自己的生命来拯救自己。

  想到这里,崎人不由暗自叹了口气,飞快的摇了摇脑袋,脸上露出了些许苦笑的神色,昨天对方可是直接就拒绝了自己,自己和对方可是没有任何的关系,就算是想那么多也是没用的事情吧,就像是在舞衣的事情上一样,自己根本无能为力,帮不上一点忙。

  正当他在思考着这些事情的时候,突然他的耳边传来了一声略显娇媚的声音来,同时一阵柔软的触感传到他的身上来。

  这让回过神的崎人一边向后退去,一边在心里暗自感叹着最近自己是不是得到了撞人症了,这个星期就能撞到好几回。在这同时,他也连连开口道歉道:「对不起,刚才有些走神,没有仔细看路。」

  「没关系~ 」一声非常妖媚的声音传达到他的耳朵之中,让崎人下意识的将目光看向对方的身上,眼中不由露出了惊讶和略显紧张害羞的神色来。

  惊讶的是眼前这位被自己不小心撞到的是一名女性,并且不是同龄的学生,如果说是老师的话,对方身上的打扮又显得非常潮流和时尚。

  紧张害羞的是,这位女性的模样可是非常漂亮成熟以及妩媚。二十岁左右的模样,淡黄色的中短发随意披散着,彰显着成熟的气息,一双充斥着晶莹水意的双眼在无形之中有种勾人心魂的感觉。上身穿着的衣服让人有种不经想要感叹有伤风化的感觉,毕竟只有一片蓝白色如同抹胸一般的小衣堪堪遮掩住胸前的隐私之处,只不过因为近乎E级别的丰满胸部,让大半上乳部位直接暴露在空气之中,吸引着人的目光。下身处则是超短的牛仔短裤,并且这么短的程度,上面还有镂空的部位,真的让人怀疑在动作稍微大一下,会不会让人直接从那些镂空的部位看到对方隐私的地方。

  看到崎人看着自己的模样而有些发呆的样子,这位成熟的女性吃吃的笑了起来,随后继续开口用着娇媚的让人感觉发软的语气开口说道:「刚才也有我的错在里面~ 如果仔细看路的话,也不会撞到你哦~ 」

  要知道崎人可是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妩媚只是在谈笑间就让人脸色发红的女性,现在听到对方这样妖娆的声音,更是表情不自然起来,红着脸颊转过脑袋有些结结巴巴的说道:「那个……请问你是这里的老师吗?我好像从来没有见过你?」在说话的同时,他的眼光还是不断不自然的向着对方的身上瞟动着,毕竟对于青春期的男生来说,这样成熟又充满色气的女性可是充斥着十足的杀伤力。

  听了崎人的问题之后,这位女性掩嘴轻轻一笑:「我可不是这里的老师,因为我的弟弟在这座学校里面读书,所以我是过来参观的。」

  「啊,是这样,也是呢,大姐姐你如果真的是老师的话,像你这么漂亮,我绝对会记忆犹新的。」崎人一边挠了挠脑袋,一边尽量让自己心情平静下来,只是对方声音实在是太过于妖媚,根本平静不下来。同时他也在心里暗自吐槽道,保安这么轻易的把这样的女性放进来,不怕引起学校里面的大动静吗?!还有谁家的弟弟这么幸福啊!

  「小弟弟你的嘴真甜~ 」似乎是感到开心一般,这位女性露出更加灿烂的笑容说道,在这同时,她稍微靠前,拉近和崎人的距离,继续笑着开口说道,「我弟弟说他现在在理科准备室之中,只是人家是第一次来到这里,能不能麻烦小弟弟你带我去一下吗?」

  她的弟弟难道是什么学霸吗?在这个午休时间段还在理科准备室……在听到对方这个请求的时候,崎人率先在脑海之中如此想到。

  不过对方似乎是误会了崎人的意思,以为他是在犹豫给自己带路的事情,所以双脚再向前踏入一步,伸出双手,将崎人的右手紧紧的抱在胸前,如同撒娇一般的说道:「小弟弟,可不可以呢~ 」

  「唔~ 」下意识的想要发出一声惊呼声,随后强行压抑住自己的声音,不过崎人的脸色还是忍不住变红了起来,因为现在的自己的右手可是被对方直接搂入到胸部之间,被她那对丰满十足的胸部紧紧包裹着,这样柔软的像是棉花一般的感觉,真的是让他的骨子都要酥上几分,区区单薄的抹胸可是完全遮挡不了这样身体的热度。最为重要的是,这样柔软的触感,总有一种让他觉得在这件单薄的小衣之下,对方并没有穿任何内衣的感觉,这样的想法一出现,无疑让他的脸色更加发热起来。

  所以崎人几乎没有任何的犹豫,连连点头说道:「当然可以当然可以!帮助大姐姐可是我份内的事情!」

  「嘻嘻~ 那真的是太感谢小弟弟你了~ 对了,我的名字叫做小野敦子,你直接称呼我叫敦子就可以~ 不知道小弟弟你叫什么名字?」带着开心的表情,敦子开口问道,并且在说话的同时不仅没有松开崎人的手臂,反而越发的往自己的胸口的搂紧,现在这么近的距离,可是让几乎能够感受到对方那对丰满的胸部要和自己的胸口触碰在一起。

  闻着对方身上传来的浓郁的香气,感受着对方身体的柔软,现在的崎人不禁有种飘飘然的感觉,连忙开口说道:「敦子姐姐,我的名字叫做黑川崎人,你直接称呼我为崎人就可以了!」现在的他突然觉得是不是自己的桃花期到了,本来前面几天还在烦恼着女友的事情,现在就遇到一个这么成熟漂亮的大姐姐,而且还和自己这么亲密,难道说其实自己是一个非常有魅力的男生吗?!

  「崎人君,人如其名,真是一个非常不错的名字~ 」敦子继续保持着一边搂着崎人胳膊,一边开口带着一如往常妩媚十足的话语说道。

  「哪里哪里!敦子姐姐的名字才是特别的好听,就跟敦子姐姐的样子一样!」崎人也通红着脸颊慌张的回答道。

  「嘻嘻,崎人君的小嘴真的是非常甜呢~ 」听了崎人的话语,敦子再次吃吃笑了起来,然后整个人更加紧密的挨到对方的怀中,带着娇媚的语气说道,「崎人君,现在请你带我去一下理科准备室吧~ 」

  在同一时间,位于校门口的位置,遥江看着保安室之中坐着发呆的几名保安,微微皱了一下眉头,伸出右手,淡白色的灵力如同利箭一般瞬间贯穿了眼前三人的身体,这也让原本呆住的对方瞬间回过神来,有些茫然的看了下四周,喃喃自语道:「咦,刚才看到一个非常漂亮的女人,怎么转眼就不见了?难道我是在做梦吗?」

  没有理会这三人的反应,遥江转身看向身后的教学楼,低声自言自语道:「这样的魅惑能力?飞缘魔吗?什么时候妖怪敢在白天的时候正大光明入侵人类的学校了吗?」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