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美艳教师的性福生活】(23-25)【作者:a649652350(奇思妙想/煞费苦心)】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二十三章全身按摩

  「张姐,我要把你浴衣脱下来了……」这时高伟柔声的对张玉萍说。

  张玉萍了瞬时就非常的羞涩:「脱浴衣干嘛?」

  「张姐,这是全身按摩,每个来这里的顾客都要把浴衣脱了的!」高伟解释着对她说。

  「这……」张玉萍瞬时就想起了昨天在商场广场上的货厢里面的情景,浑身就更加难为了起来,但还是犹豫了。

  「张姐,我这三年来什么样的女人身体没见过呀,你还是大方一点吧!」
  「那……那就脱了吧!」张玉萍咬了咬,狠下心,就让他脱了。

  高伟就把她身上的浴衣给脱了下来,张玉萍又急忙趴在了按摩床上,她心里庆幸自己的前面的部位都没有被高伟看见。

  但是她趴在按摩床上,两边侧胸的两载雪白的乳房肉都被挤压了出来,还有整个后背与屁股也完全暴露在高伟的眼鼻子底下。

  这时只见高伟也爬上了按摩床,张腿胯坐在张玉萍的后腰上,双手放在她那赤裸裸的肩膀上按了起来。

  张玉萍当然知道这是按摩的过程,虽然感到很羞涩,但后腰被他跨坐着,肩膀被他按摩得甚是舒服,所以也只有忍住羞涩随他怎么样按摩了。

  高伟双手慢慢的在她的肩膀上往下面按,他跨坐在她后腰上的屁股也慢慢的往下面移动,变成了跨坐在她的屁股上,双手放在她那雪白光滑的后背上按摩着。
  张玉萍羞涩的玉面通红,浑身的反应也变得非常的强烈,阴户中也异常的空虚奇痒了起来,淫水不断的从阴户中渗了出来。

  这时高伟已经跨坐在她的玉腿上,两只手掌在她赤裸裸的雪白屁股上揉搓了起来,手指还不时的屁股沟中刮几下。

  惹得张玉萍满脸绯红,阴户中的淫水像决堤般的涌了出来,她感到好羞涩,因为高伟是跨坐在她的小腿上,自己屁股沟下端的阴户他可能都看得见的,自己的阴户已经很湿润了,这岂不是丢死人了吗?

  高伟当然能看得见张玉萍玉屁股沟下端的阴户了,只见两块暗红色的大阴户上都长着阴毛,大阴唇里面两片紫黑色小阴唇都吐露在外面,只时两片小阴唇已经分开,从里面鲜红的嫩肉中不断的渗出一些黏黏糊糊的蜜汁来。

  可能他已经习惯了,因为没有一个女顾客不会被他按得流出淫水的,他只是用双目瞄了一下张玉萍夹在屁股沟下端湿漉漉的阴户。然后用手指掌在两块大阴唇上也做了按摩……啊,张玉萍的阴唇突然被他的手指揉搓着,兴奋的她浑身猛的颤抖了几下,阴户中的淫水就更加止不住的涌了出来,她感到无比的羞涩,终于忍不住的开口说话了:「那里不用按……」

  「张姐,这是全身按摩,只要你身体上的每一个部位,我都会按摩到的……」高伟边说边用手指在她的两块暗红色的大阴唇上轻轻的揉搓着?

  兴奋的张玉萍差点要喊出声音来了,但是她还是含羞咬住牙根,忍住阴户中那种像被无数只蚂蚁撕咬着的感觉,但是不行,还是太难受了,终于又忍不住的开口说话了:「行了,你……你往下面按吧!」

  高伟一听,手指高马上离开了张玉萍的大阴唇,开始往她两条雪白光滑的大腿内侧按摩着……张玉萍才松了一口气,但是大腿内侧被他的熟练巧妙的手掌揉搓着,还是感到特别的兴奋,但她也只能咬住牙根忍住了,人家已经不在按摩着她的大阴唇了。

  「张姐,这样子按起来舒服吗?」高伟边用熟练的手掌在她的两条大腿内侧按摩着,边亲切的问她。

  「不舒服!」张玉萍毫不隐瞒的说了一句。

  「为什么不舒服呀?」高伟问:「难道是我按得不好吗?」

  「不是你按得不好,是……是被你按得太舒服了才会难受的嘛……」张玉萍玉面通红,异常羞涩的对他说。

  「哦,是不是被我按出水来了,才不舒服的?」高伟问。

  「嗯!」张玉萍突然想起自己是付钱的,自己是顾客,顾客就是上帝,所以就应了一声,因为被他按摩的不舒服就要说出来,要不就花钱买难受了。

  「哦,我知道了,张姐,你再忍一下,呆会就让你舒服的!现在你把身体转过来,我要给你按前面部位了……」高伟说着就从她的小腿上下来,站在按摩床边上等她把身体转过来!

  张玉萍已经从高伟的话中听出来了,呆会让她舒服的意思,瞬时又羞涩又兴奋,总算明白这全身按摩的意思了,当下就犹豫了一下,然后忍住羞涩,把身体转了过来,昂躺在按摩床上。

  只见她胸部两只高耸的玉乳与小腹下面那乌黑的阴毛就完全的暴露在高伟的眼前。

  张玉乳已经羞涩的满脸通红,两只美目偷偷的瞄了一眼站在按摩床边上的高伟,只见他两只眼睛只在她的身体上瞟了一眼,不像别的男人那样,见了她的身体两眼都直勾勾的盯着她的身体看,这使她放心了不少,但是也心里也莫名的有点点失望,自己的身体难道就不令他贪婪吗?

  「张姐,我现在要把身上的衣服脱了帮你按摩,你不会介意吧!」高伟有礼貌的问她。

  「随……随便吧……」张玉萍听了羞涩的说,因为她已经明白全身按摩的含义了。

  高伟就开始把身上的衣服脱了精光,赤裸裸的站在床边。

  张玉萍见了心里真的喜欢的不得了,不是因为喜欢高伟胯间的大肉棒,而是喜欢高伟身上那健美般的结实发达的肌肉,一块一块的凸出来发达结实的肌肉,张玉萍还是第一次亲眼看到过,心里面真的是太喜欢了,以前是从电视上看到过的,想不到今天能亲眼所见,真想伸手去摸摸高伟身上那发达结实的肌肉。
  又见他的胯间挻着一根巨大的肉棒,硕大的龟头鲜红而有光泽,整根棒身青筋暴起,她心里又是异常的喜欢。阴户中就莫名的更加奇痒难受了起来。

  这时高伟弯下身体,双手先在她的两个肩膀上按摩了一会,又慢慢的往下按摩,然后两只手掌就握住了张玉萍胸部两只高挻白嫩的浑圆乳房揉搓了起来……「嗯……」张玉萍敏感的乳房突然被高伟的双手握住揉搓着,兴奋的她浑身忍不住颤抖了一下,嘴里呻吟一声。

  「张姐,舒服吗?」见张玉萍发出了呻吟声,高伟边握住她胸部的两只乳房,边问她。

  张玉萍听了羞涩的把脸扭在了一边,没有搭理高伟的话。

  高伟一见,他的手指就轻轻的拧住乳房上的两粒褐红色的乳头,用他那巧妙的手法开始玩弄了起来……「唔……唔……唔……」乳头是女人身上非常敏感的部位,张玉萍感觉一种酥麻的感觉迅速的从乳头上传遍全身的每个角落,难受的她忍不住的从喉咙里发出来低微的呻吟声,难受的她两条玉腿也不由自主的摆动了起来。

  高伟的指法真的是太巧妙了,手指捏住两个乳头变着戏法似的玩弄着。
  「嗯……嗯……别弄乳头了……我难受死了……」张玉萍可能真难受的忍不住了,就边呻吟边对他说。

  见她终于开口了,高伟才放开她的两个乳头,手掌在她雪白光滑的肚皮上慢慢的往下按摩着,然后停留在她那光滑的小腹上按摩着,手指还时不时的触碰到下面那一片乌黑浓密的阴毛。

  张玉萍一直处在兴奋之中,她的两只美目时不时的瞄了瞄高伟胯间的那根巨大的肉棒,巴不得这根粗壮的肉棒能插入她那又痒又湿润的阴户中给她满足。
  这时高伟在按摩着她阴阜上的乌黑浓密而柔软的阴毛了,说是按摩,其实还不是在抚摸呢,弄得张玉萍阴户中的淫水止不住的涌了出来,但她还是咬紧牙根忍住,只是在喉咙里发出低微的呻吟声。

  「啊……不要……」张玉萍突然浑身颤抖了一下,张口惊叫一声。

  原来高伟一下子把手指插入了她那早已湿润的阴户中抽插了起来。

  「张姐,这也是按摩的程序,不过你的水特别的多呢,呵呵……」高伟边用手指轻轻抽插着张玉萍那越来越湿润的阴户,边微笑着对她说。

  「嗯……你这样弄人家,水不多才怪呢?」张玉萍玉面通红,埋怨似的对他说。

  「张姐,按摩的程序还要我用嘴巴帮你服务的,你可否愿意?」高伟突然问张玉萍。

  张玉萍想想都是付了钱的,不让他用嘴巴为她服务,那岂不是白白给钱了吗?再说让这么一个英俊帅气,肌肉发达的健美男人为她用嘴巴服务,那也是求之不得的事,所以就含羞的同意了:「嗯,反正都收费的,你就用嘴巴给我服务吧!」
  高伟听了就又对她说:「张姐,这嘴巴服务可也是全身的呢,你可千万别叫难受哦,呵呵……」

  「啊?」张玉萍以为他只用嘴巴为她的阴户服务呢,原来也是全身的,当下就惊了一下。

  「但是每个顾客被我用嘴巴全身服务过以后,没有一个说不舒服的……」高伟又补上一句说。

  张玉萍听了心里当然感到好奇了,自己这段时间虽然与好几个男人发生过关系,但是这全身用嘴巴服务,真的还是第一次听到呢,不想而知,这应该是很舒服又很刺激的了,所以就对他说:「你就用嘴巴给我服务吧……」

  「好的……」高伟边说边来到按摩床的下端张玉萍脚的位置。

  高伟就从她的脚趾开始,轻轻的吻着舔着,还忍不住轻轻用牙齿咬了几下。
  脚板心太敏感,只是让高伟的舌头亲吻几下,张玉萍就感到很是奇痒,就差点咯咯笑出声来,但是她还是紧闭嘴巴忍住了。

  高伟的舌头在张玉萍的脚尖那儿倒是大大肆虐了一番,弄得张玉萍又舒服又感到很刺激,这么一个英俊潇洒,帅气十足的健美肌肉男人为她舔脚趾,怎么能不让她感到兴奋与刺激呢?

  这时高伟把张玉萍的脚趾头依次含在嘴里,轻轻的吸吮着她珍珠似的趾尖、把舌尖伸进她带着清香皂味的趾间舔舐着……「唔……」张玉萍看着高伟的一举一动,脸上带着复杂与好奇的表情对他说:「我从来没有这样被别人舔过脚趾,感觉好奇怪哦……」

  「是的,有好多顾客都是第一次让人舔舐过脚趾,也像你这样好奇的问我呢?」高伟吐出口中的脚趾,抬头看着张玉萍说。

  「是吗,那来这里做全身按摩的都是些什么样的人呢?」张玉萍好奇的问他。
  「张姐,这是顾客的隐私,我是不会问顾客的,不过她们都是有钱有地位的人……」高伟对她说。

  张玉萍听了心里也放心了不少,看来高伟他真的是很敬业的,就对他说:「嗯,那你继续吧……」

  高伟听了就又张口含住了张玉萍另一只脚的脚趾舔舐了起来。

  张玉萍感到特别的刺激,突然她的心就又揪了起来,因为高伟又用舌头舔着她的脚心了。

  「脚心不用舔了,痒……」她忍住住的喊了出来。

  高伟一般都尊重顾客的要求,见她说不用舔她的脚心,就把舌头慢慢的转到了她的脚后跟一直往小腿上面舔去……张玉萍第一次感受到被男人用舌头舔脚,她真的感到又兴奋又刺激,心里莫名的想着陈佳是不是与自己一样的?

  此时,高伟的舌头已经在她那白嫩的大腿上面舔舐了,慢慢的把她的两条玉腿都舔遍了,两条玉腿上也留下了高伟的口水。他才分开张玉腿的大腿,使她的整个阴部完全暴露了出来。

  只见张玉腿的两条大腿被分开,两腿之间的整个毛茸茸又湿润的阴户全都暴露在高伟的眼皮子底下,两块暗红色的大阴唇上都是乌黑的阴毛,夹在大阴唇中间的两片紫黑色的小阴唇已往两边裂开,里面湿润的鲜红嫩肉都显露了出来。
  高伟两只手扶在张玉萍两条雪白大腿的内侧,把脸埋在了她的两腿之间,张开嘴巴伸出舌头就在那鲜红的嫩肉上使整劲的刮舔了起来……「唔……唔……唔……」敏感的阴户突然被舌头舔舐着,张玉萍兴奋的浑身不由自主的颤抖了一下,然后就从喉咙里发出了呻吟声。

  高伟好像是经过训练似的,他的舌头特别的灵活,舌尖在阴户中,阴蒂上轮流的舔舐着,只一会儿的功夫,张玉萍的阴户就已经是泛滥成灾了,把他的整张嘴巴连同鼻子都给她阴户里面流出来的淫水给弄得湿漉漉了。

  「嗯……嗯……天哪……好舒服……不……好难受……别……别再舔了……受不了了……嗯……」此时的张玉萍已经被高伟那灵活的舌头舔舐的淫声浪语了起来,因为她实在忍受不住了,竟然把她两只葱嫩般的手掌伸到两腿之间,挡着高伟的头使劲的往外面推开。

  高伟一见,就把脸从她的两腿之间抬了起来。

  张玉萍偷偷瞄了一下他,见他的嘴巴上鼻子上都湿漉漉的,知道这都是她从阴户里面流出来的淫水,就更加的羞涩了起来。

  高伟真的很敬业,根本没有休息一会儿,舌头就在她那乌黑的阴毛上舔舐了起来……张玉萍嘴巴里还在喘着急促的呼吸声,随着她的呼吸,胸部两只高耸的乳房也不停的起伏着。

  高伟的舌头经过张玉萍雪白光滑的小腹,舌尖在她的肚脐上舔舐了起来……「啊……痒……痒……别舔了……」张玉萍又拼命的喊叫了起来。

  高伟的舌尖又急忙离开了她的肚脐,慢慢的往上面肚皮上舔去,一直舔到她的乳房上,含住一只乳头就吸吮了起来……「嗯……嗯……嗯……」张玉萍紧皱眉头,从嘴巴里发出了呻吟声。

  高伟的嘴巴轮流含住两个乳头吸吮了一会儿,高慢慢的把嘴巴往上面移动,又在她的白嫩粉颈上一直吻到她的嘴唇上。

  伸出舌头钻进她的口内,将舌尖深入刷弄着她洁白整齐的贝齿挑弄着张玉萍的那条性感的舌头。

  此时的张玉萍已经欲火焚身,她毫不示弱地用香唇裹高伟的舌头,如同含着肉棒一样地套弄起那入侵她口腔的异物。

  高伟边与她热吻着,边把一只手伸到她的两腿之间,手指头插入她那早已泛滥成灾的阴户中抽插了起来。

  「唔……唔……唔……」此时的张玉萍已被身上的欲火燃烧的晕头转向了,她热情似火的抬起两条白嫩的手臂搭在了高伟的肩膀上,由于嘴巴被封住在热吻着,所以只能从喉咙里发出唔唔的低微呻吟声。

  只一会儿,两人的嘴角就出现了口水,但是现在也分不清到底是谁的口水了。
  「啧啧啧」两条舌头在互相勾缠着发出的声音……

              第二十四章诉苦

  张玉萍两条白嫩的手臂紧紧的缠绕在高伟的脖子上,也不知道与高伟热吻多久,她不知道是呼吸困难了还是阴户里太难受了的原因,突然一下子挣开了,深深的舒了一口气后急促的对高伟说:「我下面好难受,你快点进入我的身体吧……」

  高伟本身就是给顾客服务的,顾客的要求他是不可违的,所以他一听张玉萍的要求,就起身把她两条雪白的大腿给分开,再把她的屁股拉到按摩床的边缘,就站在按摩床边夹在她的两条大腿,把胯间的肉棒插入了张玉萍早已空虚奇痒又湿润的阴户之中!

  「唔……」张玉萍感到阴户中被塞得非常的饱满,但是奇痒的嫩肉被粗壮的棒身摩擦的甚是舒服,又好像又很难受,就皱起眉头在喉咙里呻吟了一声。
  「张姐,我要开始了!」高伟进攻之前还是很有礼貌的对张玉萍打了招呼,这可能也是服务的原因吧!

  「嗯!」张玉萍阴户里面奇痒的嫩肉是要靠肉棒不停的摩擦来止痒,当然希望高伟快点开始了,就应了一声。

  高伟调整了一下位置,就开始挻动着屁股抽插了起来。

  只是粗壮的肉棒在阴户中开始不断的进进出出……「嗯……嗯……嗯……」张玉萍感觉阴户中被他那粗壮的肉棒给摩擦的非常舒服,就不由自主的张口呻吟了起来。

  此时的高伟两条手臂分别把张玉萍两条雪白光滑的大紧紧的夹在侧腰上,使整的挺动着屁股抽插了起来。

  张玉萍开始迷糊了,雪白的乳房随着高伟的抽插而颤动,只一会儿,她的大腿根已经被高伟的撞击顶得泛红,阴阜间的细细阴毛被他肉棒带出的淫水弄得湿漉漉了,而柔嫩的小阴唇则随着他的抽送而张合吞吐,发出「渍渍」之声。
  高伟一边加快了抽插的节奏,一边伸出双手握住张玉萍胸部两只随着抽插而颤抖着的双乳揉搓了起来,乳头来回摩擦着他的手心,她的那两个奶头还是那样挺胀胀地像两粒熟透的樱桃。

  「嗯……嗯……嗯……」张玉萍边兴奋的呻吟着,边尽量地使她的臀部高翘起来迎合着高伟的抽插。

  高伟挺动着屁股急促的抽送着,只见张玉萍阴户里丰沛的溪流搭配出「渍渍」的轻快节奏声音,而且不时夹杂着高伟阴囊拍击着她后庭菊花处的声音,每当细微的「啪啪」声传出时,张玉萍也会适时发出特别大声的呻吟声:「嗯……哎……碰到人家花心了……天哪……好舒服……你真棒……嗯……」

  高伟可能得到了张玉萍的鼓励,抽插得速度就更加的快了起来,只见硕大的肉棒飞快的在张玉萍的阴户中进进出出,根本看不清楚是怎么插进去,怎么抽出来的。

  阴户中的蜜汁不断的被棒身带了出来,把他们俩的交接之处弄得已经模糊不清了。

  此时的张玉萍已被双目迷离,语无伦次了:「嗯……你太棒了……啊……又碰到人家的子宫了……嗯……嗯……太舒爽了……」

  高伟最后挺动着屁股使劲的冲刺了几下后就突然把张玉萍的整个身体抱了起来。

  「啊……」张玉萍惊叫一声,急忙把两条玉臂紧紧的缠绕在高伟的脖子上,要不整个人就会从他的身体上摔下来的。

  高伟长得很健壮,只见他双手托住张玉萍的两片白嫩的屁股,悬空把她的整个身体端了起来,胯间的肉棒还是插在她的阴户中。

  张玉萍两条手臂紧紧的缠绕他的脖子上,两条玉腿也紧紧夹在他腰间,整个人挂在了他的身上,这个悬空挂在他身上的姿势张玉萍从来没尝试过,她感到特别的羞涩,也感到特别的刺激。

  像这种抱起来悬挂在身上的姿势也只有像高伟这么健壮的人才能抱得起来。只见他借着腰间的力气不停的上下端动着,胯间的肉棒在张玉萍的阴户中也随着抽插着……「嗯……嗯……嗯……」张玉萍双臂紧紧的缠绕在他的脖子上,胸部的两只乳房也紧紧的挤压在他的胸脯上,此时的她一边是羞涩的呻吟着,一边是兴奋与刺激。

  随着高伟捧住她两片白嫩的屁股上下端放着,肉棒在阴户中不停的摩擦着。
  「嗯……天哪……真舒爽……嗯……羞死人啦……」张玉萍可能想起她都已经四十多岁了,还被一个与她儿子年龄差不多的小伙子这样抱着抽插着,感到了异常的羞涩。

  虽然高伟健壮,但是这个高难度的姿势他也只能坚持到二十几下后就又把张玉萍的身体放回到按摩床上,胯间的肉棒还是插在她的阴户里面。

  悬着的一棵心终于放下来了,张玉萍深深的舒了一口气,但是未等她再喘第二口气的机会,高伟就把她的两条玉腿扛到了他的双肩上,使她的两条小腿都朝天了,这样她的半个屁股都被悬空抬了起来,整个阴部就更加的突出来了。
  高伟就开始挻动着屁股抽插了起来,这样子被悬空抬起来抽插,每一下龟头都能碰到张玉萍阴户最里面的子宫。

  「啊啊啊……天哪……」张玉萍瞬时就被他抽插得兴奋的喊叫了起来,两只葱嫩般的手掌也不由自主的伸到胯间,挡在高伟的小腹上,尽量使他胯间的粗壮肉棒少深入阴户一点。

  「啪啪啪」高伟可能也经过训练的,只见他越插越勇猛,粗壮的肉棒飞快的在阴户中抽插着,应该说每一下都能碰到子宫了。

  「啊啊啊……」张玉萍真的被他搞得都连声喊叫了起来。

  「张姐,你如果到高潮时提醒我一下,我会给你更大的快感!」高伟边抽插着,边嘱咐着她。

  张玉萍已被他搞得那有时间答复他的话,她只顾喊叫都来不及了呢。

  十几分钟后,张玉萍终于兴奋的大声喊叫了越来:「啊啊啊……不行了……天哪……要到高潮了……」

  高伟一听,知道张玉萍马上要到高潮了,就又把她的整个身体悬空抱了起来,让张玉萍挂在他的身上达到了高潮。

  高潮后的张玉萍脸色红润,她的整个身体还悬挂在高伟的身体上,浑身不停的颤抖着,这种高潮她还是第一次体会到,她感到特别的刺激。

  高伟也把他那滚烫的一大股精液射进了张玉萍的阴户里面。

  高潮后的张玉萍浑身没有一点点力气,整个身体软在了高伟的身体上。
  可能是射了精的原因,高伟也支撑不住了,急忙把张玉萍的身体放回到按摩床上,然后低头问她:「张姐,刚才还满意吧?」

  张玉萍睁开疲惫的两只美目看着高伟,然后喘着急促的呼吸声对他说:「嗯,很满意!」

  「那呆会请张姐在老板娘那里多多美言几句哦……」高伟对他说。

  「这……这怎么好意思呢?」张玉萍犹豫着说。如果出去以后对老板娘说这个叫高伟的服侍的很好,那不说明自己很满足了?这怎么好意思说呢?

  「哦,那就算了,没关系的!」高伟边说客气的对她说,边走进了那个透明卫生间。

  「高伟,这对你很重要吗?」张玉萍想起刚才真的被他搞得非常的舒爽,想了想就问他。

  「也没什么?还不是想叫老板娘多多关照我吗?」高伟边在卫生间里冲洗着下身,边对张玉萍说。

  「那……那下次我来就点你好了……」张玉萍听了红着脸羞涩的对他说,因为这次被他搞得使她终身难忘,她想到下次寂寞的时候可以再这里满足她的欲望。
  「那就谢谢张姐了!」高伟高兴的对她说。

  「别客气!」

  「哦,张姐,你快过来我帮你擦洗身体……」高伟突然对还赤裸裸躺在按摩床上的张玉萍说。

  刚才全身都被他按摩过,用舌头舔过,张玉萍也不感到羞涩了,就从按摩床上下来,赤裸裸的进入了透明卫生间。

  高伟就拿着蓬头喷洒在她那如疑脂般的肌肤上,边为她擦洗着身体。

  几分钟后,两个人穿上衣服就从单间里起了出来,正好碰见陈佳也从隔壁的单间里出来,见她脸色红润,身后还跟着一个健美男人,张玉萍心里也就有数了。
  陈佳见了张玉萍,心里也是有数了,张玉萍可是她哥哥的老婆,她心里面莫名的有一丝丝醋意。

  张玉萍与陈佳俩人都心照不宣,默默无言的来到了外面的厅里,陈佳在厅台里买单,张玉萍也不客气,这次是陈佳拉她出来的,理当她要买单的。

  老板娘客客气气的把她们送到了门口,还嘱咐她们以后要经常来。

  她们在门口拦了一辆出租车,上车后司机问她们开到那里去?

  张玉萍突然告诉他去一个吃宵夜的地址。

  「玉萍,咱们不回家了?」陈佳听了就问张玉萍。

  因为张玉萍突然想到自己刚才在单间里被全身按摩了,陈佳一定会知道,就想请她一起去吃宵夜,对她解释,要不她告诉她的哥哥陈天华,那就麻烦了,所以取失了要回家的念头,就娇笑着对她说:「刚才做美容与保健是你请我,现在我请你吃宵夜呀,咯咯……」

  「好呀,咯咯……」陈佳听了高兴的对她说。

  十几分钟后,她们俩就坐在一家夜宵店的一个小包厢里。

  她们点了几个爽口的菜,由于她们俩都会喝酒,也点了一瓶红酒。

  然后就边吃边聊了起来。

  「陈佳……」张玉萍娴熟的脸上显露不好意思的红晕。

  「嗯?」陈佳喝了一小口红酒,然后应了一声。

  「刚才在美容馆……做全身按摩的事……」张玉萍真的不好意思说出口,她毕竟是陈佳的兄嫂。

  「咯咯……玉萍,你不要说了,我都知道了,你刚才是不是被那个小帅哥给那个了?」陈佳居然娇笑着对她说。

  「我……那个……」张玉萍听了娴熟的脸上不由得一红,羞涩的说不出话来了,然后又不好意思的对她说:「其实……你哥在公司里很少回家的,陈佳,我也是个经常的女人,也需要男人的疼爱与呵护……」

  「玉萍,我哥怎么样对你,我心里清楚的很,他也实在有些太不像话了,就今天,他公司十周年庆典,居然当众与那个女秘书亲热,我心里也很是为你感到不平的,所以晚上就特意带你出来散散心的,玉萍,你也不用不好意思,我能理解你的……」陈佳安慰着她说。

  「陈佳,谢谢你能理解我,其实我……我平时真的像没有老公一样,你也是个女人,应该体会到一个没有男人的女人,一到深夜那种寂寞与孤单的滋味……」张玉萍想起一个月前的那种心理上的煎熬,脸色也变得痛苦了起来。

  「玉萍,其实我与你还不是一个样啊,谁叫咱们的老公都是办公司的呢?不过我比你还好一些,他每个月都回家一次,但是我们的年龄正是狼虎之年,心理上的需求也是正旺盛的时候,一个月一次怎么能满足的了我呢?」说到这事,陈佳也是与张玉萍同病相怜。

  张玉萍听了心里暗想着,难怪她把陈阳给引诱住了,原来也是耐不住空守独房啊,心里不免有点不那么责怪她了,再说她的儿子宋小峰还不是与自己做了那种事了吗?心理也是很平衡了。

  「陈佳,可不是吗?那你咋办呢?」张玉萍故意这么问她。

  「咋办?忍着呗!」陈佳也不会傻到会把与陈阳的说出来的:「所以刚才在美容院做了那事,现在浑身都觉得舒爽呢,咯咯……」

  「陈佳,我也是,但是你可千万不要告诉你哥哥天华哦……」张玉萍又羞涩又担心的对她说。

  「玉萍,你就放一百个心吧,我们同为女人,我能理解你的,咯咯……」陈佳娇笑着对她说。

  张玉萍听了才放下心了:「陈佳,谢谢你啊……」

  「你又跟我客气了不是,这事咱们得互相理解,希望你也不要告诉我的老公,咯咯……」

  「那当然,咯咯……」张玉萍听了娇笑着对她说。

  「来,为咱们晚上的放纵干一杯!」陈佳拿起酒杯对张玉萍说。

  「嗯,为咱们的开放干了!」张玉萍拿起酒杯与她的酒杯碰了一下,就干了杯中的红酒。

  「玉萍,不满你说,晚上被那个健美小帅哥搞得那个叫舒爽,咯咯,你呢?」陈佳突然压低声音对张玉萍说。

  「我……」外表保守的张玉萍听了娴熟的脸上不由得一红,不好意思说出来。
  「说说看嘛,咱们俩谁跟谁呀?别不好意……」陈佳见张玉萍羞涩的模样,就催着她说。

  「还不是与你一样呀,舒爽呢……」张玉萍红着脸羞涩的对她说。

  「咯咯……这个美容院真的很不错呢,哦,玉萍,要是咱们以后寂寞了,可以再来满足一下哦……」陈佳高兴的对她说。

  自己的老公陈天华毕竟是陈佳的哥哥,所以张玉萍对她还是不能表现的太突出了,就白了她一眼说:「要来你来,我是不会再来了,晚上还不是被你出买了,害我失了身,做出对不起你哥哥陈天华的事!」

  「啊呀,我哥哥都当众与那个女秘书亲热了,你还为他守什么身呢,现在的女人那个没有情人呀?对了,玉萍,你要是交个情人,我一定会支持你的,保证不会对我哥哥说的,咯咯……」陈佳的思想比张玉萍豪放的多,还支持自己的兄嫂找情人。

  「你说什么呢?我是你的兄嫂且不说,我还是个人民教师呢,怎么可能会找情人呢?你就瞎说!」张玉萍听了心里蛮高兴的,但表面上还是白了她一眼,然后没好气的埋怨着她。

  「咯咯,那随你吧,你以后寂寞了可别怨我哦,不要说我没提醒你……」陈佳知道张玉萍是个端庄优雅,又非常保守的人,所以张玉萍说得话她还是相信的。
  「咱们赶紧吃菜吧,吃饱了回家吧,陈阳一个人在家里呢!」张玉萍突然想起了家里的陈阳,她就有点担心了起来,现在把晚上在美容馆做全身按摩的事的已经对陈佳解释清楚了,她也保证不会告诉陈天华了,所以此时的她也放心了,就想快点吃了回家陪陈阳。

  「哦,都九点了!」陈佳听了拿起手机看了看说,突然又想起来对张玉萍说:「要不带点回去给陈阳吃吧!」

  「陈阳不吃夜宵的习惯,你还不知道啊?」张玉萍白了她一眼说。

  陈佳听了娴熟的脸上一红:「哦,我忘记了,咯咯……」

  两个人再吃了一会,就离开了夜宵店,各自搭了一辆出租车回家了。

  张玉萍到了家里,见陈阳还在书房里做功课,心里非常的欣慰,就轻轻告诉他自己回家了,然后叫他十点睡觉,就不再打扰他做功课了,回到她自己的房间脱了外衣换上睡衣就自躺在床上睡觉了,但是脑子里就莫名的浮现出晚上在美容馆被那个高伟的健美男小帅哥搞得舒爽的情景……

             第二十五章忍气吞声

  第二天张玉萍起床,儿子陈阳像以往一样,已经去学校了,她就在厨房里弄了点早餐吃了,然后回房间里换上衣服拿起挎包就离开了家,往学校赶去。
  「张老师,早!」进入办公室,与她在一个办公室的章老师就对她打招呼。
  「章老师,你早!」张玉萍也客气的向她打招呼。

  张玉萍的岁数比章老师大,教龄也比她高,所以章老师对她还是很尊重的:「张老师,马上要高考了,你班级这次在学校的成绩又是第一名吧,咯咯……」
  「呵呵,那可不一定呢,我班级有个最差的学生呢,他会给班级的总分带来压力呢……」

  「张老师,你说的是你班级的胡强勇吧?」

  「可不是吗,他的成绩全校倒数第一,我真担心胡强勇会拖班级的尾巴呢,唉……」张玉萍说着就叹了一口气。

  「张老师,不是我说你,你当时就不要收下那么差得学生,你瞧瞧你班级那个胡强勇,在学校里除了闹事,还会什么呢?」

  「唉……当时都是莫校长硬把胡强勇塞进我班级的,现在说起来也没用了!」张玉萍的班级每学期的总分都是学校的第一名,现在胡强勇在学校里的成绩那么差,她真的有些反悔当时怎么会收下他呢。

  「张老师,你昨天中午不在,你可能不知道,一个女学生到教导主任何立和告状,说胡强勇调戏好,这个胡强勇,也是的,唉……」章老师说着也摇头叹气了起来,她对胡强勇也是无言了。

  张玉萍听了突然想起自己受胡强勇的威胁,还特意到他的家陪他了,但是从那次后,胡强勇也没有再找自己了,心里总算很欣慰。现在听章老师说他昨天调戏女学生,心里就揪了起来,因为她莫名的有一种不祥的预感,胡强勇调戏女学生不成,可能会找自己的。

  瞬时,张玉萍就发呆了起来。

  「张老师,你怎么了?」

  「哦,没……没什么呢!」张玉萍急忙从脸上免强挤出一丝笑容对章老师说。
  「哦,张老师,我要去班级里瞧瞧了!」章老师边说边起身离开了办公室。
  张玉萍一见,才想起自己也要去班级里监视一下早读的学生,因为离高考越来越近了,想着也就起身离开了办公室,往她的班级走去。

  来到班级外面的走廊上,张玉萍透过窗户玻璃往教师里面看,班里的学生还算很认真,儿子陈阳也在认真的学习,就只有胡强勇,他好像根本没有在学习,而是拿着手机正玩得开心呢。

  如果是任何一个学生被张玉萍看到了正在玩手机,她马上会冲过去把手机给没收掉的,但是胡强勇不行,他的成绩已经无可救药了,再一个自己被他玩弄过一次,如果把他的手机没收掉,万一把他惹恼火了当着全班级学生的面,把自己与他父子的事全部倒出来,那就麻烦了。所以张玉萍还是不敢没收胡强勇手机的,现在把柄在他的手上,他不找自己麻烦已经是三生有幸了,她怎么敢惹他呢?
  张玉萍进入了教室里面,由于是早读课自习课,所以她也没有去打扰在自习的学生们,而学生们见班主任老师来了,就更加认真的自习了起来。

  张玉萍就来回穿梭在学生们中间监视着他们,她正来到班长张凡书桌傍时,就见他偷偷递给了自己一张小纸条。

  张玉萍一见,知道张凡一定有事,接过纸条偷偷打开一看:张老师,胡强勇一直在玩手机,请老师把他的手机没收掉,再给他处置!

  张玉萍看了吓了一跳,这事可麻烦了,现在班长提出来要自己没收胡强勇的手机,这可咋办呢?如果不把胡强勇的手机没收掉,那班长张玉,还有全班级的学生们就会有意见的,因为班长是代表整个班学生的!要是把胡强勇的手机没收掉,那胡强勇能干吗?

  所以此时的张玉萍心里面真的左右为难,又见班长张凡用期待的表面看着她,意思告诉她快点把胡强勇的手机没收掉。

  张玉萍没有办法,就来到最后排胡强勇的书桌边对他:「胡强勇,你跟老师出来一下!」

  胡强勇一见张玉萍喊他出来,心里倒高兴了起来,就拿着手机跟着张玉萍出了教室。

  「张老师,你把我喊出来,有啥事?」在教室外面的走廊里,胡强勇不以为然的问张玉萍。

  张玉萍一见他的得性,压住心中的恼火,就反问他:「胡强勇,你说老师找你啥事?」

  「嘻嘻……莫不是老师想我了?」胡强勇突然两眼贪婪的看着张玉萍那娴熟漂亮、端庄优雅的脸,然后坏笑着问她。

  张玉萍听了真的被他气个半死,真想一巴掌扇在他的脸上。但她还是硬忍住了:「胡强勇,你知道不知道早课时是不能玩手机的?」

  「知道啊!」胡强勇还理直气壮的说了一句。

  「那你还玩手机?」张玉萍听了又忍住心中的恼火问他。

  「我就玩了,咋的?」胡强勇又不以为然的看着张玉萍说,而是他的模样根本不把张玉萍放在眼里。

  此时的张玉萍再也忍不住了:「老师现在要没收你的手机,你把手机拿过来!」
  「给!」胡强勇居然把手机递给了张玉萍。

  张玉萍蛮以为胡强勇不会把手机交出来,想不到他居然这么爽快的把手机递给她,张玉萍瞬时就愣了一下。

  「老师,你不是要没收我的手机吗?怎么?不敢要吗?」胡强勇见张玉萍愣了一下,就杨起眉毛得意的对她说。

  「拿来!」张玉萍真的被胡强勇嚣张的模样给恼怒了,边厉声的说,边伸手从他的手里抢过了手机。

  「嘿嘿……老师,你可别后悔哦!」胡强勇见她真把他的手机没收了,就讶笑了一声对她说。

  「你想干嘛?」此时的张玉萍越看胡强勇脸上那讶恶表情越厌烦他,但是听了他的话,就本能的问了一句。

  「没干嘛,我回教室去了!」胡强勇说着就转身想进教室,但是又马上补上一句:「呆会全班级的同学们就会知道你与我父子的风流之事了,嘿嘿……」说完就阴笑了一声。

  啊,张玉萍一听,吓了一大跳,急忙喊住了他:「等等……」

  正想进入教师的胡强勇一听,就停止住脚步,然后得意的问她:「张老师,手机都给你没收了,你还要我怎么样?」

  「拿回去吧!」张玉萍忍住心中的怒气,把手机递还给胡强勇。

  「老师,既然被你没收了,现在我手机还真的不能要了,嘿嘿……」胡强勇脸上浮现出一脸的耍赖表情对她说。

  「行了,拿回去吧,老师不没收你手机了!」张玉萍见他不要手机了,心里惊了一下,只好忍气吞声的对他说。

  「老师,你以为没收我的手机这么好没收吗?现在我真的不要手机了,嘿嘿!」胡强勇说着就冷笑了一声。

  张玉萍听了心里就莫名的紧张与害怕了起来,也知道后果的严重性,当下就责怪自己刚才太冲动了,如果胡强勇不把手机收回去,他指定会在教室里当着全班级学生的面公开自己与他们俩父子的事,那自己就会身败名裂,而他反正也不想上大学了,对他也没什么损失,所以一定要阻止住他。

  「胡强勇,那你到底想怎么样?」张玉萍只好又忍气吞声的压低声音问他。
  「老师,很简单,这两天我裤裆里面的玩意思很不听话,老想出来透透气,你就让我舒爽一回,这事就算扯平了,咋样?」胡强勇也压低声音无耻的对张玉萍说。

  「不行!」胡强勇在张玉萍的心目中已经越来越厌烦他了,她真得不想再让这让他糟蹋自己的身体了!

  「对不起,那就没得商量了!」胡强勇说着就又想往教室里面进去。

  「等一下!」张玉萍听了又吓了一跳,急忙又喊住了他。

  「怎么?想通了?」胡强勇转身问她。

  张玉萍咬了咬牙对他说:「老师答应你,不过你的手机要放在老师这里,一个星期后再还给你,这也是学校的规矩!」

  「好吧!我也答应你!」胡强勇见张玉萍答应了,瞬时也就高兴的答应了她的要求。

  「还有,你回到教室后不能乱说话,老师会向同学们公开你的手机被没收!」
  「行,没问题!」胡强勇又不以为然的说,但是他的两只眼睛却贪婪的盯着张玉萍胸部两只高耸的乳房看。

  「胡强勇,你现在可以回教室去了!」张玉萍的胸部被他贪婪的眼神看得大好意思了起来,娴熟的脸上一红,就叫他回教室,免得尴尬。

  「等等,老师?」胡强勇突然对她说。

  「咋了?」

  「你提出来的要求我都答应你了,现在也我要提提我的要求了,嘿嘿……」
  「老师不是答应你了吗?你还有什么要求?」张玉萍听了又吓了一跳,紧张的问他。

  「老师,等中午下课,老师与同学们都去食堂吃饭的时候,我在学校后公园的凉亭里等你,到时你一定要来哦,嘿嘿……」胡强勇说着就讶笑一声往教室里走去。

  「等……」张玉萍想喊住他,但是见胡强勇已经进入了教室里了。她的心就又揪了起来,因为胡强勇要她去学校后公园的凉亭里,那不用说也知道他想干什么?这怎么可以呢?大白天的?所以她的心里面越来越紧张与害怕,要是在学校后公园被人看见了,那可怎么办?

  张玉萍怀着紧张与不安的心情进入了教室,然后站在教台上公布了没收胡强勇手机的事,给全班级的学生也有个交代。

  班级里的学生们见胡强勇的手机终于被班主任老师没收了,他们可能害怕胡强勇会报复,所以他们只能在心里面欢呼,表面都不敢体现出来。

  陈阳听到胡强勇的手机被妈妈没收了,心里那个高兴呀,因为他心里面对胡强勇的恨是一辈子也忘不了得,画自己妈妈的裸体亵渎她,就这种侮辱自己妈妈的事,就够陈阳恨一辈子了。

  早读自习时间一到,张玉萍就从教室里回到了办公室,心里却一直在忐忑不安。

  到中午最后一节课下课,学生们与老师们都涌向食堂吃饭,张玉萍却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胆怯的往学校的后公园走去。

  到了学校的后公园,只见胡强勇真的已经在凉亭里等她了!

  来到凉亭里,张玉萍无比紧张的对胡强勇说:「胡强勇,你大白天的叫老师来这里到底想干嘛?」

  「老师,你说呢?嘿嘿……」胡强勇边看着娴熟漂亮的张玉萍,边讶笑着反问她。

  「你……」张玉萍当然知道他想干嘛了,又羞又气的说不出话来。

  「老师,趁老师与同学们都在食堂吃饭,咱们还是快点吧,别再耽误时间了!」胡强勇边说边伸手解着裤子上的皮带。

  「胡强勇,现在正是中午,被人看到了怎么办?你不脸,老师还要脸呢!」正中午在学校的后公园里做那种事,张玉萍真的不敢想象会发现什么事。

  「老师,现在他们都去食堂吃饭了,那有人会来这里呀?你如果不快点,呆会他们吃好饭过来,那可真的会被人看到的,嘿嘿……」胡强勇坏笑着对她说。
  「你……」张玉萍听了心里面真的又紧张又焦急了起来,因为胡强勇中午是绝对不会放过她的,像他所说的,如果再延误时间,那可真说不准了,所以此时的她心急如焚,不知道该怎么才好,本能的抬头看了看四周,幸好现在还没人,突然发现凉亭的东边有一小丛林,瞬时心里面一喜,如果在凉亭里被胡强勇搞,那太显眼了,只要有人过来,远远的就能看到凉亭里面的人。要是在东边那片小丛林里面,就是有人来凉亭里也会看不到的,那岂不是安全多了吗?

  张玉萍想到这里,娴熟端庄的脸上一红,就对一脸得意神色的胡强勇说:「咱们还是到那边去吧!」说着就伸手指了指东边那小丛林。

  胡强勇随着她的手势一看,也就同意了,其实在这么明显的凉亭里他心里一点也不害怕那是不可能的。

  「那咱们快点过去吧!」张玉萍倒催着胡强勇来了,因为她想趁老师与学生们在食堂没吃完饭之前就与胡强勇完事,说着就带头往东边的小丛林走去。
  胡强勇也兴奋的跟了过去。

  来到小丛林里面,感觉比凉亭里安全多了,人如果稍微弯下身,就连凉亭也看不见的。

  张玉萍为了不耽误时间,只好忍气吞声的含羞的对胡强勇说:「胡强勇,咱们都不用把衣服脱光,我把裙子掀起来,你把裤子脱到膝盖上从后面进入就可以了……」说完,她的脸就通红了起来,身为胡强勇的班主任老师,居然会对他说出这种羞为启齿的话来,怎么能不叫她难为情呢?

  「好呀,嘿嘿,老师,咱们师生大白天的在这里偷情,真得感到很刺激呢,嘻嘻……」胡强勇听了兴奋的坏笑着对张玉萍说。

  此时的张玉腿也只有忍气吞声了,为了不耽误时间,为了尽快完事,她只能玉面通红的含羞把裙子给掀了起来,瞬时就暴露出两条白嫩圆滑的玉腿与穿在身上的一条水绿色蕾丝小内裤。

  「老师,你的两条大腿真美,嘻嘻……」胡强勇两只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张玉萍两条暴露出来的雪白光滑的大腿看,边坏笑着对她说。

  张玉萍听了羞涩的根本没有搭理他的话,两只美目白了他一眼,然后不耐烦的对他说:「别那么多废话了,你还不快点把裤子脱下来?」

  「哦。」胡强勇一听,急忙伸手脱下了裤子,瞬时,只见他胯间的一根早已翘起来的大肉棒就暴露了出来,在他的胯间不停的摇晃着,好像在向张玉萍挑战似的。

  张玉萍见了芳心也不由得一荡,浑身也有了反应,阴户中也变得湿润了起来。她为自己有这种反应感到了羞涩,明明自己那么的厌烦胡强勇,但是见了他胯间的大肉棒,浑身却会有这么强烈的反应?

  「老师,你快点把内裤脱下来吧,我急着想操你了,嘿嘿……」胡强勇可能知道自己现在对她说脏话,她也不会骂自己的,所以说话也粗糙了。

  张玉萍听了虽然又羞又恼,但是现在又有什么办法呢?只好忍气吞声的含羞把内裤脱到了膝盖上。

  只见她的下身就赤裸裸的展示在野蛮的胡强勇眼前,雪白光滑小腹下面的三角区上布满一片乌黑浓密的阴毛,迷人的阴户隐藏在阴毛丛中,时隐时现的阴户更加撩乱人心。

  胡强勇见了忍不住的咽了咽口水,兴奋的浑身不由自主的颤抖了一下,因为他想起刚才还在教室里上课的端庄而严厉的班主任老师,此时居然站在自己的身前,暴露出女人最私秘的下体……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