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母亲的视角
有些话我已经憋在心里很久了,一直想找个什么人倾诉一番,可是又苦于找不到合适的倾诉物件,所以心里十分苦闷。

  我之所以说找不到合适的倾诉物件,并不是说我这个人连一个要好的朋友也没有,而是因为我想说的事情太过于私密,甚至于太过荒谬和惊世骇俗,让我不能也不敢跟我的朋友们讲。

  可是就这么憋在心里又太难受。有一段时间我怀疑自己会因此而疯掉!就在我最彷徨的时候,我通过一个偶然的管道进入了第一会所网站,在这里我看到了许多关于母子乱伦的文章,我不知道这些文章究竟有多少真实性,但我想既然有那么多的人在写这些东西,又有那么多的人在流览这些东西,至少说明母子乱伦这种事情还是存在的,并不是只有我一个人在做,也不像我之前所想像的那样十恶不赦。

  诸位大概已经猜到我想说的是什么事情了,不错——我和我的亲生儿子乱伦了!

  说出这一秘密后,我感到浑身轻松自在了许多,仿佛常年压在心里的一块大石头终于落了地。

  不知不觉间,我已经是一位中年妇女了。年轻时我也曾经漂亮过——长着一张标准的瓜子脸,身材高挑,皮肤白皙,两腿修长。有人说我长得有点像王祖贤,我自己也这样觉得,只是没有她那么狐媚罢了。现在都快上四十的人了,身材长相都已大不如前了,虽然儿子常说我很性感,但那只是他安慰我的话罢了,当不得真的。我上过中专,文化程度应该还不算太低。记得读中学时,我们班的语文老师一直都很喜欢我,夸我的作文写得好,而且还经常在班上念我的作文。现在我想把我的经历写下来给大家看,一方面算是一种倾诉吧,另一方面也是想听一听大家的反应。

  下面就是我想要讲的故事。

  三年前,我们家还没买新房子,一家三口挤在一套只有三十平米的小屋子里。由于只有一个卧室,已经十三岁的儿子还和我们夫妻俩睡在一张床上。

  提起我老公,大凡认识他的人都知道他的脾气有多么暴躁。他这个人平时还好,也挺爱讲朋友义气,可谁要是惹毛了他,他会发了疯似的把人往死里打,邻居们大都知道他的脾气,所以也都不去惹他。

  我和老公结婚已经有十六年了,当初我之所以同意和他结婚,主要还是看上他在一家大型国企工作。谁知道结婚不到两年,这家国企就不行了,每个月只能发一点最低生活费。

  以前单位效益好的时候,我老公的脾气还不算太差,工作也还努力,后来效益不行了,厂里也没多少事情可干了,他的脾气就一天天地变坏了,还爱上了酗酒。每次喝多了酒回来,稍不顺心就拿我和儿子发飙,所以我和儿子都怕了他。

  我老公的性欲很强,差不多每隔两天就要和我性交一次,性交的时候也不怕被儿子看到,常常当着儿子的面就扒光了我的衣裤。我说:「别这样,儿子在一旁看着呢。」他却说:「怕什么!儿子又不是外人。」我说:「你就不怕他学坏啊?」他却说:「他年龄也不小了,也该知道怎么玩女人了。」我不敢违拗他,只得任他胡来。

  有个这么无赖的老爸,儿子自然也好不到哪去。每次我和老公性交时,他都要躲在一边偷偷地看,我再怎么说他也没有用,次数多了,我也就懒得去理他了,只不过在和老公做的时候总觉得有点怪怪的。

  有一次,我和老公做完爱之后,我刚要睡着,就感觉有人在摸我的阴部,不用看我就知道是儿子在摸我。因为一来老公每次完事之后总是很快就睡得跟死猪似的,从来不会再来摸我;二来摸我阴部的那只手又嫩又小,绝不可能是我老公的手。

  当时我的心里非常气愤,真想一脚把他踹到床底下去,可又怕惊动了老公,所以就没敢吱声,只好继续装睡。因为如果让老公知道了,他一定不会原谅儿子,可能还会连我一块打。也许是我的纵容吧,后来儿子就经常摸我的阴部,而我也只能装着不知道,真是让人头痛。

  有一天,老公在外面喝醉了酒,回来倒头就睡了。我刚睡下没一会儿,儿子就把手伸过来在我阴部乱摸一气。我还是和平日里一样装睡,反正被他这样摸我也不是头一回了,我也已经习以为常了。可是没想到被他摸了一阵子后,我的阴道里竟然有些润湿了,一股水喷了出来。我想可能是有几天没有被老公肏了,性欲没有得到释放的缘故吧?

  说来令人害羞,我的淫水直接就喷在了儿子的手上,吓得他有一会儿没有动。在确认我没有醒来后,儿子又继续摸了起来,也许是我的阴道里有了淫水的滋润变得很滑,这一回他竟然把手指伸进了我的阴道里面,还学老公平常跟我性交的样子,用手指当做鸡巴在我的阴道里戳弄,弄得我十分难受,可我又不能发飙,只好将屁股往他那边凑过去,因为那种姿势会让我感觉更舒服一些。

  我正在左右为难,不知道是不是应该出声制止他的时候,儿子的手却突然抽离了我的阴道,我心想:大概是他摸够了吧?我这时反倒有些遗憾,觉得阴道里面空落落的很是不爽。

  我当时矛盾的心情其实也没什么好奇怪的,因为当一个女人的性欲被挑逗起来以后,总是会有一种本能的反应,会忍不住期待一次高潮的到来。

  就在我内心陷入矛盾时,我身后的儿子又有了新的举动!这一次他竟然把身子贴了上来。我被他的举动吓了一跳!因为我发觉儿子已经脱掉了他的裤衩,一根硬邦邦的肉棍子直接戳在了我的阴户上。

  我的一颗心狂跳不止,我当然知道他接下来想要做什么,我也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不行,我一定要制止他!可是我应该怎样做才好呢?老公就睡在身边,而且又喝多了酒,若是吵醒了他,我跟儿子只怕都得脱层皮!

  儿子的肉棒很轻很小心地在我的两腿之间探索着,他显然也很忌惮他老爸,不敢弄出半点声响。

  可能是儿子缺乏性爱方面的经验吧,他的肉棒好几次都划门而过。我心想:不能让他再这样放肆下去了,不然的话我的神秘之门终归会被他破门而入!

  我想要制止他却又没有去制止。就在我犹豫不决之际(其实只是很短的几秒钟),儿子的肉棍已经找到了他要找的那条肉缝儿,「哧溜」的一下就将我生给他的那根阳具插入了我曾经生出他的阴道(应该说用「滑入」才更贴切,因为当时我的阴道里面已经非常的湿滑,感觉儿子并没有怎么太费劲)。虽然插进来的只是一小截儿,但我敏感的阴道内壁已经感觉到了儿子鸡巴的存在。

  唉!这是造的什么孽呀!儿子的鸡巴竟然钻进了他亲娘的屄里!现在就是再说什么也没有用了!儿子的鸡巴都已经插进来了,再去制止他还有什么意义呢?母子乱伦已经成为了事实!

  当时的我是又惊又怕!惊的是儿子居然会这么大胆无赖,连自己的亲生母亲都敢肏;怕的是我和儿子居然真的乱伦了,这事若是被老公知道了我们母子俩的下场一定很惨。

  那一刻我的头脑里一片空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我思来想去也没拿定个主意,反倒是阴道里的淫水被儿子肏得越来越多,最后只好决定继续装睡。

  还好,老公醉得不省人事,睡在旁边跟死猪一样,还打着鼾。虽然我也知道母子乱伦是一种为世人所不耻的禁忌行为,在过去那是要浸猪笼的,可儿子的鸡巴都已经插进来了,说乱伦也已经乱伦了,反正事情都已经发生了,再害怕也没有用,于是我索性什么也不去想,还在潜意识里暗示着自己:我是睡着了的!我是睡着了的!!

  就这样,我对儿子的初次侵犯并未做任何的抵抗,反倒撅着个屁股任由儿子的肉棒在我的阴道中一进一出地抽插着。唉,说来也真是羞人啊!我明明知道跟儿子性交是违伦背德的丑事,却偏偏有一种罪恶的快感。

  不过让我稍感遗憾的是,儿子没能坚持多久就射了,并且全都射在了我的阴道里面。射完精后,儿子的肉棒还继续留在我阴道里,直到慢慢软下来才滑出了我的阴道。

  我继续保持着原来的姿势,用屁股贴紧儿子的下身,儿子变软了的肉棒虽然滑出了我的阴道,但龟头部分依然被夹在了我的屁股缝里。我和儿子保持着这种下身紧贴的暧昧姿势睡在被窝里,直到估摸着儿子睡着以后,我才敢爬起来去厕所清洗下身。

  当我用手接住从我阴道里流出来的那些乳白色精液时,我当时的心情是非常复杂的,我心想:这些就是我亲生儿子的精液!想不到自己竟然会被亲生儿子给内射了!儿子还不满十四岁,尚未成年,他就算是做出了什么出格的事情也都不奇怪,奇怪的是身为他母亲的我竟然没有及时地制止他!

  我轻轻地叹了一口气,把自己的阴道内外清洗了一遍,又拿了条毛巾回卧室小心地替儿子擦干净他的肉棒,帮他把裤衩穿好,这才又重新睡下了。

  那一晚我胡思乱想了很多,翻来覆去的没有睡好觉。

  第二天起床时,儿子看我的眼神有点怪怪的,我猜想他一定是在琢磨着为什么我竟然没有生他的气。作为母亲我当然有我的自尊,我不是不想生他的气,而是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说。这一次儿子犯的错与以往不同,难道要我对他讲:「臭小子,昨晚上你为什么要肏你娘的屄?」事已至此,我只好装作什么也不知情。虽然明知这只是一种鸵鸟心态(不敢面对威胁时就把脑袋埋进沙子里来逃避现实),其实我们母子两个都心知肚明,可只要是嘴上不说,面子上就不会觉得太过尴尬。

  俗话说:万事开头难。自从有了这第一次之后,第二次、第三次……就似乎变得顺理成章了。打那以后,每次老公在我身上发泄完,只要鼾声一响,儿子就会很小心地从后面将肉棒插进来,就好像父子两个在床上跟我玩性交接力似的。起初我还有点不好意思,也给过他一些暗示,不想任由他这么胡来;可他却根本没把我的警告当一回事。举个例子说吧,比如有一回在他把鸡巴戳过来的时候,我故意轻轻翻了个身,这意思很清楚,就是告诉他:你别弄了,妈还醒着呐!可你们猜猜他怎么着?他根本就没理我这一套!直接就把我的下身往他那边一拉,又让我的屁股对着他的鸡巴了。我担心动静太大会吵醒他老爸,只是象征性的抵抗了一下就被他给肏了进来。

  我每次跟儿子的这种较量都无一例外的以我的肉屄被他的鸡巴攻占而宣告结束,次数一多也就麻木了,索性不作抵抗,并且还乐在其中,只不过表面上装作睡着了而已。

  那阵子除了晚上的乱伦性交外,白天我和儿子还是维持着一种正常的母子关系,他淘气或者不听话的时候,我还是照样地教训他,只是有时候我在训斥他时会突然想到他晚上肏干我的事实,心里未免有些发虚,生怕他会反过来顶我一句:「你的屄都被我肏过了,还有什么资格来教训我?」还好,儿子从来没有这样顶撞过我,而且在我看来,自从他肏过我以后,他好像变得比以前听话了,学习方面也比过去进步了不少。

  现在回忆起来,儿子大多数时候还是蛮乖的,也愿意替我分担家务活,只是偶尔也会放肆一下,特别是他老爸出去打牌,明知道老爸一时半会回不来,他就会变得很放肆。比如说在我做家务时他会突然过来摸我的屁股,任我怎么骂他反正就给我个不理不睬。

  我见他并没有太过分的举动,也就随他摸了。开始他只是隔着裤子摸我,后来见我没怎么说他,就把手伸进我的裤裆里,贴着肉摸我的屁股。好久以来我都已经被他摸习惯了,所以也就由着他。谁知他又得寸进尺,来扒我的裤子。我不准,用力打他的手,他可能被我打得有些痛吧,于是将手缩了回去。

  但过了几天他又忘记了痛,又来扒我的裤子,就这样一来二去的我又顺从了他,由着他将我的裤子脱到脚踝处,我一边做着家务,一边任他摸我的屁股,这还不够,他又发展到摸我的阴户。我常常被他摸得阴道里痒痒的,淫水直流,但无论如何我也不准他插进来,因为这是我的底线,晚上睡觉的时候我还可以装作不知情,但大白天的被他插进来可就很难自圆其说了。

  有一次我在厕所里洗澡,儿子突然推门就进来了,说是要小便。他当着我的面就掏出了那根半硬不软的肉棒,我见他好半天也没拉出尿来,只是一个劲儿地玩弄着他那肉棒,把肉棒玩得又大又硬,就说:「臭小子,你这是在干嘛呢?」儿子不怀好意地看着我说:「妈,你看我尿不出来咋办?」我说:「尿不出来就别尿了呗!」儿子腆着脸笑道:「妈,不尿出来我憋得慌啊。」我当然知道他想干嘛,就没有搭理他,他却索性脱下了裤衩,挺着根家伙就上来弄我。

  说实话我那时也有些心动,阴道里面已经湿得一塌糊涂,但母子乱伦的罪名却不是我所能够承受得起的,于是我拼命地反抗,儿子见我如此坚决,也就只好放弃了奸污我的想法,说:「妈,你让我摸一下总可以吧?」我见他那可怜巴巴的样子,心头一软就顺从了他。就这样我又向他妥协了一步,以后每次洗澡的时候他都要进来摸我,口说是要帮我擦身子,其实却是上下其手,从乳房到屁股,从大小阴唇到阴蒂和阴道全都不放过。

  我呢,虽然嘴上骂他耍无赖,内心里却是挺喜欢被他这样爱抚的,女人嘛都有被人需要的渴求,我自然也不能例外,所以每次洗澡我都会故意挑老公不在家的时候洗,好方便儿子进来摸我。

  只是不管怎样我也不许他在大白天侵犯我,母子两个仅止于抚摸,他在经过了几次失败的尝试之后,只好放弃了大白天公然与我通奸的想法,继续满足于白天明着摸,夜里偷着干的局面。

  其实那段日子我绝非心安理得,而是一直都处在一种十分矛盾的状态之中:一方面听任儿子对我的性侵犯,另一方面又要在他面前维持一个正常母亲的形象。

  那阵子,我和儿子在白天依旧是相安无事,但一到了晚上,等老公睡着了以后,儿子就会挺着鸡巴上来弄我。夜里黑灯瞎火的,反正我看不清他,他也看不清我,我就由着他插进来。儿子越弄越能弄,头两个月我还常常为达不到性高潮而发愁,后来就每次都能达到性高潮了,有时碰到老公出去打麻将了,儿子能一连跟我做上几次,射得我阴道里全都是他的精液。

  不过儿子也是个机灵鬼,他知道他老爸一般什么时间回来,总会留出个十几分钟给我做善后,而我也顾不上害羞,每次做完之后,不等儿子睡着就光着屁股去厕所处理阴道里的精液,完了还要用湿毛巾帮儿子把鸡巴弄干净。

  每次我帮他擦肉棒时,儿子就笑呵呵地看着我,一副很享受的模样,只是我们两个谁都不说话,仿佛只要不说,母子俩就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似的。

  我就这么在我的亲生儿子面前不断变换着严母与淫妇这两个截然不同的角色。但毕竟我跟他已经有了肉体关系,所以有时候凶他时难免显得有些底气不足,甚至会表现得色厉内荏。

  记得有一次期中考试儿子考砸了,我质问他为什么会考成这样,是不是没有认真复习;他却用满不在乎的口气说:「妈,我只是考试的时候有点粗心罢了,期末考试准能考好的。」当时我很讨厌他那种无所谓的态度,又怀疑他可能是因为上过我了,所以根本没把我说的话当一回事,那一刻我也不知道怎么了,突然就发起了无名大火,竟然当着老公的面就给了他一巴掌,打得他那半边脸上清清楚楚地印上了我的五个手指印。

  儿子像是被我给打懵了,都忘记了哭,我也被自己给吓到了,一时说不出话来。还是老公最先反应过来,他「哼」地一声骂道:「臭娘们,他就是该打也轮不到你来打。」说完,用力一脚踹在了儿子的屁股上。

  那天下午等老公上班去了以后,我因为后悔打儿子打得太重,就想跟他道个歉,却又苦于说不出口,急得我出了一身的汗。我打算先冲个凉再说,才刚脱光了衣裤,儿子就嬉皮笑脸地进来了,脸上那五个手指印还没褪尽呢!我白了他一眼,说:「没看见老娘在洗澡啊,你进来干嘛?」儿子厚着脸皮说:「妈,我这不是想将功赎罪,帮您擦擦身子嘛!」我心疼他刚才挨的那一巴掌,就顺水推舟的道:「算你识相!以后若是再考成这样,看我不把你给阉了!」儿子三五两下就脱了个精光,他听我这么一说,谄笑着把鸡巴递到我手边,道:「妈,这次纯属意外,如果再有下一次,您只管把它割了去。」我被他逗得「扑哧」一笑,心中的悔意就此烟消云散。接下来的事情各位不用我多说可能也猜到了,我很快就由一位严母变成了一个淫妇儿,儿子借着帮我洗澡的份儿把我浑身上下摸了个遍,末了还将他右手的食指和中指插入我的阴道里面放肆地抠弄,直弄得我淫水如注,竟被他玩得直接地泄了身。

  儿子见我那样,还以为可以趁虚而入呢,挺着他那根硬如铁棍的家伙就往我下身戳,却被我一脚给蹬了开去。他一时没辙,只好自己打手枪泄火。

  由于儿子的大度,那一次的事情就这样顺利的过去了,我们的关系并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我嘴上虽然没有说什么,但心里其实还是很领他的情。

  我跟儿子就这么玩着猫捉老鼠欲擒故纵的游戏,虽说碍于母子身份不能尽兴而为,可也是其乐无穷,乐在其中。

  然而有一天晚上却出了点小意外。

  那天也不知道为什么,老公和他的牌友们突然决定在我们家打牌。这种事情以前从来都没有过,因为我们家地方太窄,就两间房,他们在外面的客厅里打牌,我跟儿子在里面的卧室睡觉,哪怕只有一点动静外面都能听得到,所以我们什么事情都不敢做。

  牌一直打到夜里十二点多才散,等老公上床睡觉的时候已经快到午夜一点钟了,儿子早就熬不住睡着了。

  第二天中午,老公上班去了,儿子因为昨晚上没有和我搞成,所以猴急得很,等他老爸刚一出门,就丢下碗筷上来扒我的裤子。

  我原以为他只是跟平常一样摸一摸就算了,没想到他扒下我的裤子后又飞快地脱光了自己的裤子,只见他两腿之间的那根肉棒冲天而立,龟头都快贴到肚皮上了。

  我忙问:「你这是想干嘛?」

  儿子装出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道:「妈,你看我的鸡巴都快胀破了,就让我干一下吧。」我一时心软,但也可能是自己也有那种需求吧,就背转身去装鸵鸟,还故意走到桌子旁边,装出擦桌子的模样。聪明的儿子自然明白了我的意思,他从身后一把将我给抱住了,硬邦邦的大鸡巴直接就顶在了我的阴户上。

  我什么话也没有说,而是稍稍将屁股往后翘了翘,让他的龟头很容易地就找到了我的阴道入口。

  儿子用龟头在我的屄缝上来回地磨蹭了几下,知道我阴道里面已经湿透了,就说了声:「妈,我可要插进去了!」我自然不好意思回答他的问话,就故意把话题岔开道:「这桌子还真的旧了,怎么擦也擦不干净。」儿子没等我把话说完,就一挺下身,将他那根罪恶的鸡巴捅了进来。

  那是我头一回在大白天被他插进来。

  虽然我的肉屄已经不知道被他肏过几多次了,但是对母子乱伦禁忌的恐惧还是令我不敢面对这个现实。

  于是我一边翘起屁股以方便儿子在我的身后抽插,一边装作在做家务的样子,还偶尔跟他聊一聊他们学校发生的事情。

  儿子似乎很了解我的内心感受,所以他也非常乖巧地跟我东拉西扯,仿佛我们母子俩什么事也没干,只是在拉着家常似的。

  但他下面的鸡巴却丝毫也没有闲着,坚挺的阳具像钻孔机的钻头般一下又一下地钻进我的阴道,硕大的龟头顶在我的阴道内壁上,戳得我屄水直流;一双手也不老实地伸到我的胸衣内放肆地摸我的乳房。

  当时我是又害臊又害怕,可是无比强烈的肉体需求战胜了一切恐惧,让我沉溺于与亲生儿子乱伦的快乐中不能自拔。我清楚的记得儿子的腹部撞击我的屁股发出「啪啪啪」的响声,儿子的鸡巴在我湿滑的阴道中快速抽插发出「噗嗤噗嗤」的响声,这些声音令我既难堪又刺激。

  也许是在大白天吧,我那一次的高潮来得特别快也特别强烈。高潮到来的时候,我实在忍不住发出了「喔……啊……」的呻吟声。

  儿子看到我那骚模样,他也非常兴奋,使劲地用他那根大鸡巴肏我,口里也放肆起来,边插边说:「妈,儿子的鸡巴肏得你爽不爽?」我哪里好意思说爽?只是一个劲地摇头,他就故意捉弄我说:「妈的意思是不爽喽!那我抽出来好啦!」我还真的怕他一下子把鸡巴抽出去,不过他并没有那么做,他还是挺在意我的感受的。

  那一次儿子的表现真的很棒。他的双手像是有魔力似的,摸乳头乳头硬,摸阴蒂阴蒂硬。那根我生给他的鸡巴就更不用说了,像铁棍般硬挺,龟头又热又粗,顶在屄心上比什么都舒服。他也没做什么,只是跟往常一样地抽出和插入,我却觉得格外的舒爽,仿佛每一次的抽插都是一次愉快的旅行,他那可爱的大龟头在我的阴道里滑行着,一下又一下地顶撞着我的屄心,顶得我乳波臀浪,娇喘连连;顶得我花心乱颤,整条阴道时紧时松,像只吸盘似的紧紧吸住我亲生儿子的肉棒,像是要将它吸干一般。

  儿子的表现就像是一个肏屄的老手,他时而用硬邦邦的大鸡巴使劲地拍打我着的穴口,打得啪啪作响,然后猛的一下用力捅进去;时而又抽出鸡巴,拿龟头拨弄我的阴蒂,弄得我淫痒难耐,又不好开口求他,只好轻摇肥臀,肉穴里的淫水止不住地往外流,却又被儿子用鸡巴顶了回去。

  总之,那一次光天化日之下的母子乱伦性交,我被自己的亲生儿子肆意玩弄,肏得一连达到了三次高潮,而他也在我的阴道里连着射了两次精。

  第一次射完精他只休息了一两分钟,鸡巴一直插在我的阴道里面没有变软,还说要堵住我的穴口,不让他的精子流出来。

  很快儿子又重振旗鼓,接着又继续干我。

  由于我的阴道里面全都是儿子射入的精液,腔道变得更加的泥泞湿滑,阴道内壁的嫩肉也变得格外敏感,儿子的鸡巴在我阴道里的每一次抽送都能够给我带来极大的快感。

  被儿子连续两次内射之后,我也达到了第三次高潮。当时我的感觉就是既爽又累,双腿哆嗦得快要站不住了,儿子的鸡巴还没有抽出,阴道内我自己的阴精与儿子阳精的混合液就顺着母子两个性器官的交接处流了出来,流得我满腿都是。

  等到儿子将鸡巴抽出时,又有更多的粘液像瀑布似的从我的阴道里狂泄而出,将我身下的地板打湿了一大片。

  由于浑身乏力,我也顾不上害羞,就地蹲下身来,像屙尿似的让阴道里的精液流到身下的地板上。儿子还是头一次看到我这副模样,他非常好奇地蹲在我面前看着我屙精,他大概想问我什么问题却又忍住了没有问出来,我红着脸也没有说话,母子俩依旧保持着带有某种默契的沉默。

  等到阴道里的精液流得差不多了,我也基本上恢复了体力,于是我赶紧起身去厕所洗了洗下身,又拿了条毛巾出来帮儿子擦他的肉棒,以前每次都是由我替他做善后,所以我习惯性的就这么做了,直到儿子笑嘻嘻地看着我,我才意识到现在是在大白天,我的脸儿一热,慌里慌张地就跑进厕所里去了。

  我前脚进去,儿子后脚就跟了进来。我故意板着脸问他:「你又想干嘛?」儿子笑着说道:「妈,我看你累了,想进来拿拖把把地拖一下,总不成还留着那些东西让老爸回来看见啊,你说是不是?」我不由大羞,又有些恼怒,就道:「我自己会拖。」儿子知道我是害羞,也不跟我计较,最后还是他拖的地。如今想起来都怪不好意思的,当时儿子在拖那一大滩母子乱伦性交混合液时,也不知道他心里都在想些啥?

  有了这纯属意外的第一次之后,我们母子之间的乱伦性交也就完全放开了。本来白天不让儿子插进来是我给自己设的底线,现在底线既已被突破,我也就索性放开了,只不过由于害羞的缘故,在与儿子性交的时候我还是不敢直接面对他。

  打那以后,只要是老公不在家,儿子就会找机会上来扒掉我的裤子,然后在房间里的任何地方和我性交,而我也只是稍作抵抗就让他把肉棒肏了进来。儿子每一次都要在我的阴道里射精,射完精后还要我叉开双腿让他看精液从阴道里面流出来的样子。

.............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全球华人服务,受北美法律保护。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